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认得
    ,精彩小说免费!

    在石桥涧中,全界修士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容娴的身上,如今容娴要做的便是让寒溪趁此机会抄了那些人的老巢,杀了当初的漏网之鱼,顺便……让‘容大夫’这个身份消失一段时间。

    剑帝精血就是个靶子,她可不愿意人人都打她的主意,适时消失一段时间让剑帝精血的事情冷寂下来便可。

    至于怎么消失,还需从长计议。

    而她消失后白长月的身体该如何,那就不用她费心了,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她嘴角扬起,笑容温和舒雅:“去办吧。”

    左护法立刻应道:“谨遵您的命令,尊主。”

    左护法消失后,容娴整理了下裙摆,笑得温柔优雅,一如阳光灿烂,不带一丝阴霾。

    她朝着前方走了片刻,脚步一转,撞上了沈久留与燕菲四人的大战。

    站在瀑布前,看着这一片狼藉的土地,容娴皱了皱眉。

    沈久留第一时间察觉到有人到了,但他并没有停手,手上剑诀掐动,悬浮在半空与曲倩倩等人过招的长剑瞬间幻化出无数把,毫不留情的朝着面前的四人刺去。

    沈久留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完全没有怜香惜玉,这里是他的家,对于不请自来的人,他可没什么好脾气。

    “啊!”曲倩倩大意之下被划破了胳膊,她倒退了两步,身影刚好停在了容娴面前。

    容娴好心的扶了她一把:“姑娘无碍吧?”

    曲倩倩稳住身子,感激的说:“无妨,多谢……”

    曲倩倩抬起头时,她的话音戛然而止。

    她对上了一双澄澈如天空般的凤眸,这双眸子太熟悉了,熟悉的让她寒毛直竖。

    曲倩倩动作飞快地捏住容娴手腕的命脉,眼里满是惊疑不定:“是你?!”

    她的语气太过失态,让小婉和白长月、燕菲三人以为她出了什么事。

    三人连忙退出沈久留的剑阵范围,朝着曲倩倩看了过去。

    沈久留也没有趁胜追击,他指尖并拢,猛地收了回来,之前还战意赫赫的锋锐长剑立刻乖巧的回到了他的手中。

    他看向被曲倩倩抓住的女子,面无表情的神色立刻龟裂,清冷的声音也染上了惊喜和紧张:“小娴!”

    他执剑指着曲倩倩,杀气腾腾道:“放开她。”

    容娴神情安抚的朝着沈久留笑了笑,又看向面前的女子,装模作样道:“姑娘认识我?”

    曲倩倩理都没理会沈久留,她细细打量着容娴,这人的眼睛像极了那天晚上跟着父亲见到的尊主。

    她怎么都忘不掉这双眼睛,那仿佛沉淀了千年的冷寂与沉郁,高高在上又漫不经心的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说,你是谁?”曲倩倩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上此时满是恐惧和慌乱。

    容娴没有被她的无礼吓到,神色也没有半分恼怒,她看着曲倩倩审视的目光,那双如同广袤天空般澄净的眼眸更显得平和,像是平静的一汪海水,眉眼弯弯时周身散发着让人拒绝不了的暖意。

    “你认得我?”她的声音温柔如春风,暖融融的让人不禁心生亲近。

    容娴眼底深处藏着淡淡的戏谑,神色沉吟起来,道:“看姑娘的模样似乎认得我,既然认得我,又为何又问我是谁?”

    停顿了片刻,她施施然道:“我是容娴,虽然我是一个大夫,但怕我的都是怕喝苦药怕扎针的小孩子,姑娘的表情看上去也挺怕我的。”

    曲倩倩表情一裂,不等她说话,她便见容娴一脸恍然大悟道:“看来姑娘也跟小孩子一样,怕喝苦药扎针啊,怪不得见到我是这幅表情。”

    “咦?曲姐姐胆子原来这么小啊。”小婉捂着嘴笑了起来。

    曲倩倩:“……”并没有,好么。

    但她此时也从被那双熟悉的眼睛支配的恐惧里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

    见容娴白皙的手腕有些发红,曲倩倩轻咳一声,不自在的说:“我、我可能是认错人了。”

    她本来想道歉来着,可谁让容娴刚才说她跟小孩子一样呢,道歉的话在嘴边绕了一圈,就是说不出来。

    容娴微微一笑,露出个体贴的笑容来:“没关系,我知道病人都怕大夫,姑娘若假装不认得我,我也会配合姑娘的。”

    曲倩倩:既然会配合就别说出来啊。

    并不是……

    她压根就不认得容娴啊!

    等等!

    曲倩倩愕然抬头:“你是容娴容大夫?”

    容娴一脸高深莫测道:“是的,我是容娴,初次见面,姑娘需要看病吗?”

    曲倩倩眼角一抽,她并不需要容娴这么热心的配合她假装二人不认识,好么?!

    曲倩倩心底升起一股无力之感,但相对的,来自那位神秘尊主的压迫恐惧小了很多。

    尊主强大神秘,那双眼睛太过冷漠深沉,高高在上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神明。而眼前这人不一样,相似的眼睛里却充满了和煦的温柔与平和,周身的气息也不是那人的神秘莫测,而是让人无法抗拒的温暖。

    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曲倩倩很甜的下着定义。

    曲倩倩笑着回道:“我并不需要看病,容大夫,刚才是我唐突了,您没事吧?”

    容娴揉了揉手腕,嘴角微翘,温和而包容道:“没关系。”

    停顿了下,她慢条斯理道:“姑娘虽然害怕大夫,但我还是希望姑娘以后不要讳疾忌医。”

    曲倩倩眉心跳了跳,提高声音反驳道:“不,我没有。”

    我压根不认识你,也没有讳疾忌医!

    容娴一脸#你开心就好#的神色,温柔道:“嗯,你没有。”

    曲倩倩:总觉得自己被敷衍了。

    但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被容娴这么插科打诨后,几人之间的距离感瞬间消失。

    容娴从善如流的将这个话题揭了过去,搞定了曲倩倩后,她看向神色警惕的沈久留,喟叹道:“我以为久留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这里了。”

    沈久留握剑的手一紧,语气依旧清冷,但谁也忽视不了其中的淡淡柔情:“你在哪里,我便在哪里。”

    容娴绕过曲倩倩,缓步走到沈久留面前,目光温柔而愉悦,她的神色满是缅怀,似乎透过沈久留在看着别的什么人。

    然后,沈久留听见容娴轻声说道:“回来了也好,跟我去见见族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