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哭吧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侧头一笑,暖化心肺:“你没有对不起我。久留,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要你想起什么,而是要你知道,你小时候活得很快乐,族内的每一个人都很爱你,尽管他们现在已经不在了,但你依旧被爱着。”

    沈久留听完这话,只觉得心里有种酸涩的感觉。

    原来他曾幸福过,原来一直有人爱着他,可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仰起头来,让眼泪倒流回去,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应该落泪的。

    “你要开始哭吗?”容娴话锋一转,忽然问道。

    沈久留红着眼眶,身体一僵。

    容娴装模作样的扯着袖子挡着脸,体贴道:“你若真哭出来了,我会假装没看见的。”

    沈久留:“……你可以不用说出来的。”

    容娴放下衣袖,斜睨了他一眼,一本正经道:“我一直都是个实话实说的人。”

    沈久留眼角一抽,刚才心底那股悲伤的情绪瞬间消失,隐隐有种无力感升起:“小娴,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听你这么实话实话的。”

    这么戳人痛脚,你会被打的,好么?

    容娴沉吟起来,试探道:“我会看着你哭的。”

    沈久留:!!

    这是哭不哭的问题吗?小娴为何总是抓不到重点。

    容娴没理会沈久留的抓狂,她挑眉抬眸,对着沈久留那泛红的眼眶意有所指道:“所以,你何时开始哭?”

    沈久留沉默了半晌后,生硬的转移话题道:“小娴,我还是没有记起任何东西,你再给我讲讲这里的事。”

    容娴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从善如流的揭过了话题,继续说道:“练武场旁边有一间药房,只要有人受伤了都会去药房,在药房为人看病的便是彩衣姑姑,我的药箱也是彩衣姑姑送给我的。小时候族里的孩子都害怕她,因为她总给生病的小孩儿开很苦很苦的药。不过久留很勇敢,也不怕她。”

    来到拐角,容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她扫了眼地上老妇人这七窍流血的尸体,叹了口气道:“练武场到了,尽管我极力避免有人惊扰到族长他们,但还是有人不请自来。”

    沈久留听到这话,目光略过地上的死尸,心情有些压抑。

    “小娴,这不是你的错。”沈久留安慰道。

    容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理直气壮道:“这本就不是我的错。”

    沈久留脸上一阵尴尬,咳,表错情了。

    容娴微微一笑:“久留,你该去为族长上炷香了。”

    沈久留神色沉凝了下来,他抬步走进练武场,这里并不是他想象中明亮宽敞,反而是一座座冷冰冰的坟墓。

    尽管这里种满了花,依旧改变不了这里变成一片墓地的事实。

    也许是容娴描绘的场景太过美好,也许是沈久留心底深处还残留的情感,这让他看到这片墓地时,巨大的落差让他不敢置信的退后了两步。

    他捂着胸口,脸色苍白不已。明明诅咒已经没有了,但他此时却偏偏觉得心如刀绞。

    那一座座坟墓像是一柄柄利剑,直刺进他的心窝,痛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越过容娴朝着坟地走去,每一步都走得很沉重,很缓慢,就像是每一个步伐都要落到该有的地方一般。

    看过一个个墓碑,沈久留本能的来到了最前方的墓前。

    手指抚上墓碑上的每一个字——郁清族长之墓!

    这是他的父亲!

    沈久留心底忽然冒出这个念头,他朝着冰冷的石碑跪了下去。

    “爹。”他轻轻叫道,像是怕惊扰了亡灵一样小心翼翼。

    恍惚中,他似乎看到目光慈爱的男人朝着他说:“爹不会有事的,所以修儿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这样爹才能找到你。”

    “爹。”沈久留神色悲怆。

    您说要我保护好自己才能找到我,我保护好自己了,但爹您失约了,您没有找我,您骗了我。

    “爹。”沈久留声音哽咽。

    您知道吗?我忘了所有的事情,不记得您、不记得小娴、不记得彩衣……若非刚才记忆一晃而过,我连您的长相都不记得。

    见沈久留跪在墓碑前失落悲伤的样子,容娴走了过来,看着即将落下的太阳,她语气轻轻柔柔的没有重量:“久留,族长他们等了你十三年,今日也是他们的忌日。你能在今天回来,他们一定会很高兴。”

    她说:“这里是你的家,你的根。无论以后你的成就如何,走的多远,都要回来看看。”

    沈久留郑重其事的应道:“会的。”

    容娴弯了弯唇角,忽然道:“你还记得路吗?”

    沈久留严肃的表情一裂,他是真不认识路,跟着师尊给的地图都找了很久,最后还是跟在路上碰到的修士身后才找到了石桥涧。

    一看他的表情,容娴就明白了,她叹了口气,镜花水月般的温柔神色上隐隐浮现出浅浅的担忧:“原来久留不识路,你一个人若是走丢了,该如何是好。”

    沈久留表情空白道:“我不会。”

    容娴一脸#你真是任性#的表情,无奈道:“别逞强。”

    沈久留艰难的解释:“……我没有。我对这里比较陌生,才没找到路的,其他地方我都不会迷路。”

    容娴不置可否,她没有再逗弄沈久留,感受着自己与沈久留那若有似无的联系,眨了眨眼问:“我的两个娃娃呢?”

    沈久留一怔,顺着容娴的目光落到自己脖颈,这才想起来他贴身带着的荷包里有两个小娃娃。

    沈久留连忙从荷包里动作轻柔的拿出娃娃,认真的说:“我将它们保护的很好,没有半点损伤。”

    容娴弯下腰,白皙的手指轻轻摸了摸两个药石刻的娃娃,立刻便感应到十三年前设下的禁制还好端端的在里面。

    不过,当她察觉到被禁制锁住的二人精血时,皱了皱眉头。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两滴精血在未来会有很大的作用。

    如今她身上没有业力,又有功德庇佑,那么刚才的感应也不是什么坏事。

    想了想,容娴不着痕迹的将一股生机注入到药石娃娃内,并加强了娃娃身上的保护禁止。

    这一系列的想法和动作不过是眨眼间,容娴她面上依旧淡定自若,不露端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