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一起
    ,精彩小说免费!

    修士脸色一沉,指尖夹着一颗黑色的珠子,他手一扬,灵力弹入珠子内,珠子顿时在半空中炸开。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的修士都朝着这边飞来。

    “这是信号。”容娴语气平静的为沈久留解释了一句后,拂袖一挥,一根银针以更快的速度射向那人,一针扎在了他的穴道上,修士连吭都没吭一声,白眼一翻栽倒在地上。

    感应到有更多的人急速赶来,容娴眯了眯眼,右手掌心平摊,火红的业火在她掌心上空燃烧着。

    她左手轻轻捏碎一枚白色的药丸,点点粉末扬在火焰上,一道青烟袅袅上升。

    然后在沈久留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青烟直上半空,在须臾间竟然引动四面八方的瘴气,将整个村庄包围。

    而这时,太阳落山,只余晚霞夕照。

    容娴站在原地没有挪动半步,她掌心的业火没有熄灭,一颗又一颗丹药被捏碎,粉末漂浮在半空被火焰毫不留情的烧成青烟,容娴垂眸盯着丝丝缕缕的青烟,被火光照的脸庞显得有些晦暗。

    “小娴。”沈久留忽然唤道。

    “嗯?”容娴回过头来,依旧笑容温暖,跟之前没有半点区别,沈久留这才松了口气。

    可能是错觉吧,他居然觉得刚才的小娴太过诡秘莫测。

    沈久留环顾四周一圈,这才发现整个石桥涧此时已经笼罩在青烟薄雾中。

    他疑惑的问:“小娴,这些是什么?”

    容娴右手一握,火焰消失。

    她扬唇一笑,她的眼睛很亮,也很真诚,任谁都会觉得她是一个涉世未深、天真顽皮的孩童,且她的语气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劫起无为,雷动不惊,这是‘无为’,对身体并没有害处,只是让中药者意识清醒的躺上半个月罢了。”

    她眨了眨眼,调皮的补充道:“连避毒珠都没用。”

    沈久留眼角几不可查的一抽,他似乎可以想象到从这里走出去后的场景了。

    “我没事。”沈久留意有所指的说道。

    无为的范围似乎有些大,整个村子都被包围了,但偏偏他没事。

    容娴轻笑一声,指着石碑前鲜艳的花朵说:“那些花香便是解药了,你一直在这里嗅着花香,无为不会对你起作用的。”

    她的迷药最多,效果差异不大,但她制药时的手法和取材让她炼制的那些迷药的解药显得十分随便,可以说光明正大到处都是。

    也许有人中了她的药后,随手在路上掐上一把狗尾巴草便能解了药效,而她这个习惯正逐渐为人所知。

    但那些人却不会知道,也许自己随便揪的那把草、那朵花会中和体内的迷药,成为要了人命的剧毒。

    若真有这样的惨剧发生,容娴她是绝对不会认的,这跟她压根半点关系都没有,怪只怪别人乱吃东西。

    此时,容娴一本正经的忽悠着沈久留去找人,她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久留,无为不分敌我,师父和君从他们应该也中药了,我们分开去找找他们吧。”

    沈久留听到她说师父,立刻就想起来自己来的路上认识的新朋友,于是张口问道:“小娴,阳明是你师兄吗?”

    容娴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说:“嗯,阳明是我大师兄,久留碰到他了吗?”

    沈久留点点头:“碰到了,还有一位二师妹。”

    容娴了然,她师父肯定会来的,毕竟师父的三个徒弟都在外面了,若出了什么事,那可真是一网打尽了啊。

    她澄净的眼里有着浅浅的忧郁和不安:“大师兄和思心师姐都在这里,久留,我很担心他们。若有修士有办法不受无为的影响,还对其他昏迷的修士动手,这太危险了。”

    沈久留是个气质冷冽、心肠柔软的好孩子,听到容娴这么一说,内心的担忧立刻便在脸上表现出来了。

    容娴拿出一个瓷瓶递给他,眉宇间是浑然天成的忧郁:“这是无为的解药,你拿着去救你熟悉的人。”

    沈久留接了过去,问:“我们一会儿在哪儿会合?”

    容娴眨了眨眼,指着不远处的小院说:“那是我的住处,便在那里会合吧。”

    沈久留点点头,紧握着瓷瓶快速的朝着远处救人而去。

    沈久留离开以后,容娴没有再压制自己的伤势,她身形不稳地靠在墓碑上,一口血染红了面前的花儿。

    灼华药效已尽,太阳落山之时,遮阳卷土重来。

    薄雾之中,容娴的脸色苍白的厉害。

    “咳咳。”她撕心裂肺的咳嗽了起来,扶着墓碑的手都有些无力。

    “容娴在这里!”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

    容娴回头看去,只见一群灰袍神秘人快速的闪了进来。

    她站直身体,拿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去嘴边的血迹,语气不含半点情绪道:“果然不愧是外界的走狗,连无为都拿你们没办法。”

    为首的灰袍人脸色微变:“你竟然知道?”

    容娴掌心一簇火苗窜出,手中的帕子直接被染成了灰烬,她好声好气道:“我是你们的目标,而你们也是我的目标,大家都秉持着知己知彼的原则,我能知晓你们的消息,不是很正常吗?”

    她眼尾上扬:“大惊小怪!”

    灰袍人被哽了一下,他剑指容娴:“你尽管呈口舌之利吧,带走!”

    话音刚落,两道灰影立刻朝着容娴窜去,手掌成爪状,朝着容娴抓去。

    然后,他们直接倒飞出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了。

    灰袍人惊诧:“你竟然有这么高的修为。”

    容娴假惺惺的感慨道:“刚才都说大家是敌人了,要知己知彼,看来我错估了你们,你们对我真是毫无所知啊。这可不行呢,你们任务这么敷衍,你们的主子可不会满意的。”

    灰袍人脸色一僵,冷冰冰的下令道:“一起上。”

    容娴双手拢在袖中,惊讶道:“你这是跟我比人多啊。”

    她施施然道:“曲浪,交给你了。”

    曲浪突兀的冒出,在他身后的虚空中,无数道黑雾盘旋不定。

    “属下尊令。”曲浪恭敬地应道。

    他伸手一挥,背后的黑雾化为一道道身影朝着灰袍人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