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便宜
    ,精彩小说免费!

    “魔修?容娴,你竟然与魔修勾结!”灰袍人见到这群魔修大惊失色,“所有人都看错了你,容娴,我一定会揭露你的真面目的。”

    容娴朝着他露出一个让天地为之失色的笑容,毫不留情道:“是什么给了你今夜能活着离开的错觉?”

    她撑了撑脑袋,饶有兴趣道:“你还想揭露我的真面目?”

    她好笑道:“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什么立场?要不要我提醒你下,你可不是走在正义这条路上的啊。”

    然后,她的笑容缓缓收敛,目神色冰冷森寒:“杀了他们。”

    曲浪等人收到命令,立刻与灰袍人拼命了,哪怕同归于尽,也要完成尊主的任务。

    在他们心中,尊主就是神,是信仰。

    他们愿意为了他们的信仰付出一切,包括生命,乃至灵魂。

    眼看着这群人不要命的杀了过来,为首的灰袍人不淡定了。

    再这么下去,他的属下可就一个不剩了。

    他目光犀利的朝着容娴刺去,只有抓到了容娴,魔修才会投鼠忌器。

    他身形微微晃动,下一刻,人已经出现在容娴面前。

    灰袍人的手已经朝着容娴伸去,曲浪等人看见这一幕,尽皆没有反应,神色还隐隐带着怜悯。

    果然,灰袍人的手还没有挨上容娴时,容娴眸子里飞快的窜出一道剑气。

    这道剑气跟之前戏弄那些世家子弟的剑气不同,剑气里充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机和恍如修罗地狱般的血腥。

    剑气划过,灰袍人的四肢直接被削了下去。

    血迹溅在了容娴的裙子上,容娴低头扫了一眼,眉角眼梢带着愉悦道:“这个图案不错,我很喜欢。”

    ‘嘭!’灰袍人砸在了地上。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容娴,仿佛是在看一个魔鬼。

    容娴眨了眨眼,轻声安慰道:“你别怕,我不杀人的。”

    灰袍人:“……你还是杀了我吧。”

    容娴有些忧伤的说:“活着不好吗?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灰袍人沙哑着声音道:“少装模作样,你不就是想知道我这个势力的消息吗?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的。”

    她垂眸,居高临下的盯着灰袍人,面无表情道:“那么,你招吗?”

    灰袍人嗤笑道:“我身份不算高,知道的东西也有限。或者说,我只知道主子是来自中千界,别的一无所知,让你失望了。”

    容娴的神色看不出半点失望,她幽幽道:“你倒是干脆。”

    她微微侧头,这才发现曲浪等人已经快速的将多余的人解决掉了。

    她朝着去曲浪:“这人交给你了,能问出什么看你的本事了。”

    曲浪立刻应道:“是,属下明白。”

    容娴点点头,忽然,她神色一凝。

    她猛地伸出右手,掌心凭空一抓,一道锦衣玉袍的身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掐住脖子吊在了半空中。

    “容、容娴!”修士从喉咙里挤出了这俩字。

    容娴眨了眨眼,惊讶道:“是你啊。”

    宋佑恐惧的说:“容娴,你、你居然跟魔修是一伙的。”

    容娴微微一笑,手一松,宋佑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她没有再搭理宋佑,朝着曲浪道:“时间差不多了,将他处置了,去吧。”

    曲浪恭敬的应声后,掌心钻出一道黑雾,直接爬到宋佑的身前,将宋佑的脖子扭断后,这才拉着尸体飞快离开。

    其他魔修也迅速的处理好地上的尸体,纷纷跟着曲浪离开。

    魔修们刚刚离开,容娴便察觉到沈久留返回的气息。

    她周身那不可捉摸的气息被温暖柔和,嘴角扬起柔柔的笑意,之前还若无其事的姿态瞬间变得虚弱了起来。

    容娴目光不经意间扫过土地,发现地上还残留着斑点点斑驳的血迹。

    她眼里飞快的闪过不悦,似是对属下的疏漏不满。

    她拂袖回去,一道带着水气的厉风瞬间便将地上的血迹冲刷干净。

    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停在了练武场外,容娴收敛了所有外露的凌厉,身体好像不堪重负般晃了晃。

    容娴好似破罐子破摔也不坚持了,她直接跪坐在了石碑前。

    看着轻轻晃动的花儿,她声音虽然虚弱却依旧温柔:“族长,您别担心我。十三年前我没有死,十三年后依旧不会死。”

    “咳咳。族长,您今天也见到郁修了,他是不是比您想象中的还要优秀?”容娴咳嗽了几声,从怀中拿出一块儿帕子,掩住唇又吐了口血。

    她的面色比之前还要苍白,虚弱的好像随时都能昏厥过去。

    容娴垂下头怔怔看着面前吸收了她血液的花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了一丈多,茁壮旺盛,不知疲倦的盛开了无数花朵。

    然后,砰然化为粉碎。

    她轻笑了一声,笑容里带着自己也不知道的忧愁:“也许有一天,我会像这朵花一样,在最美的时刻烟消云散。可是族长……”

    她轻轻摸了摸石碑,言不由衷道:“郁修只剩下我一个亲人了,若我也不在了,他该怎么办。我知道他现在有宗门,有师父,有师兄师姐,但我依旧放心不下他,就像当年您放心不下我和他一样。”

    她不为自己担忧,心里所挂念的一直是另一个人:“当年那伙人想要夺走剑帝精血,却不料剑帝精血依附进久留的体内。可剑帝精血附带诅咒一直在折磨着他,每月的噬心之痛让他承受了十三年之久。”

    她轻咳了两声,像是想到了什么,平和的凤眸里满是笑意,昂起头带着雀跃的笑意:“所以我用秘术将他体内的剑帝精血引入我体内,那诅咒也只能换一个新主人了,也不知它能不能适应。”

    随即,她的语气带着两分纠结:“我不是故意要拿走剑帝精血的,我只是不想让久留继续痛下去。”

    顿了顿,她慢吞吞道:“好吧,算我占了个大便宜了。”

    但沈久留知道,不是这样的,那不是大便宜,那是令人绝望的痛苦。

    沈久留安静的靠在树边,手里紧紧握着剑,眼眶通红。

    他本来已经被容娴给忽悠走了,但拐了个弯走到了半路上才意识到不对,刚才小娴的模样分明是想支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