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精彩小说免费!

    沈久留心里隐隐有些委屈,小娴分明是受了重伤,为何要瞒着他。

    看着她身形不稳的孤零零坐在墓碑前,沈久留忽然很想上前抱住那个单薄的身影。

    然后他看到那人神色温柔耐心的安抚着已经过世的人,听着那一句句戳人心窝子的话,听着那人没有一句提到她自己,每一句都是他沈久留,似乎那人所有的忧愁烦恼都是他。

    直到那人说起诅咒,直到那人提起剑帝精血。

    沈久留这才恍悟过来,为何他一直承受着噬心之痛。

    因为他体内有剑帝精血,而他们郁族世代守护剑帝精血,若后人监守自盗,诅咒自会出现。

    而容娴取走了剑帝精血,替他承受了诅咒之痛。

    沈久留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但他没有走过去,他知道小娴现在肯定不愿意他看到,只能默默的陪伴在这里。

    随即,便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天色已经变得昏暗,那人因为咳嗽而暗哑的声音轻轻飘出:“剑帝精血对郁修来说是一个负担,所以我擅自决定取走了它。但是族长,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怪我,他会不会觉得我独断专行,会不会认为我自私的想得到这件传说中的东西。

    嘛,她就是很想要这东西,还费尽心机的拿到了手。

    帕子掩住嘴角,殷红的血液浸湿了帕子,顺着指缝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族长你看,所有人都想要剑帝精血,也许久留知道后以为我也想要,说不定到时候我在他心里就是个坏人了。”容娴掌心燃起一簇火苗,直接将帕子烧成灰烬。

    停顿了下,她极不走心的承认着自己的内心道:“当然我也确实想要。”

    然而,容娴难得一次说了真话,但沈久留他不相信。

    沈久留闭了闭眼,他想说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在我心里从来都是最善良的,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容娴并不需要他的答案,就像她的付出从来没想过让他知道一样,她只是由着自己心意做事,从不奢求能得到什么,也不理会会失去什么。

    她柔软温和,却也固执的要命。

    黑暗中,夜风送来了那人温柔中带着罕见的幸灾乐祸:“我中了遮阳之毒,剑帝精血在我体内也被迫沾染上了这样。如今师门长辈研制的灼华都没有办法克制遮阳,那些人就算得到了剑帝精血也不敢用了。”

    沈久留猛地睁大了眼睛,遮阳,果真是遮阳,他没有猜错。

    他紧紧握住剑,眼里满是煞气,似乎清波此时若在他面前,他会毫不留情的将人捅一个对穿。

    清波怎么敢这么做,他怎么能这么做,那可是遮阳啊。

    小娴这般温暖的人若终此一生都生活在黑暗中,对她该是多大的打击和折磨。

    当那份温柔纯白不再,这世间还有何让人留恋之处。

    沈久留心里满是酸涩,只觉得这世间对这人太不公平了,那样美好的人为何非要承受那么多。

    可又是这份不公平才造就了容娴的温暖柔情,才显得她更加不凡与良善。

    咳嗽了两声,容娴喃喃轻语:“枉费他们一番算计,到头来只得一场空。该是你的躲都躲不掉,不该是你的抢了也没用,果然冥冥中自有定数。”

    沈久留抬头望着被薄雾遮盖的苍穹,忍不住目露希冀的祈求着上天,若真冥冥自有天意,那小娴这么善良的人根本不应该承受这么多痛苦,只愿上天能让她幸福安康的活着,即便用他的命换都行。

    他心里满是无措,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小娴好过一些。

    或许不是不知道,而是那人不需要。

    世间分善恶,她经历过太多的恶,却依旧固执的行走在善的道路上,她不需要被理解,也不需要回报,只是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就像离开玄华山习医八载,劳碌奔波,不求名利富贵。

    沈久留被自己的脑补感动的流下了泪水,只觉得这世间有容娴这样的人才算完整,然后默默发誓以后一定要保护好容娴,不再让他受到半点伤害。

    墓碑前,容娴神色满意的坐直了身子,目光好似无意间扫过不远处沈久留停留的位置,心中暗道:该说的能说的她都说了,想必沈久留以后也不会再问她多余的问题了。

    她支开沈久留的手段做的那么明显,就是头猪也该知道有隐情了,也不怪沈久留会回头了。

    至于这番解释,容娴垂眸一笑,人类有一个很不好的坏习惯,他们习惯性的猜疑别人说的一切,对自己亲耳听到的深信不疑。

    唔,这句话用在沈久留身上应该也会起作用的,起码效果应该比他们面对面你问我答的解释要好太多。

    她虽不怕暴露了什么,可若沈久留察觉到异常,引得沈熙出手,那就有些麻烦了。

    容娴站起身,轻轻掸了掸裙摆上的泥土,语气柔弱却坚定:“族长,我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您的。”

    她转身朝着外面走来,步伐不紧不慢,优雅从容,似乎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都无法令她失去冷静。

    沈久留连忙将自己藏进了不易被人察觉的阴影处,既然小娴不愿意他知道这些,那他便不知道,他总不愿意看到小娴为难的。

    小娴可以在暗处为他付出那么多,他也可以默默守护着小娴,替她解决所有麻烦。

    感受到容娴从他的身旁走过后,沈久留轻步从暗处走了出来。

    他深深地看着容娴的背影,目光柔情缱绻,直到那道纤细的身影在薄雾中消失,他才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在沈久留离开的瞬间,容娴的脚步微微一顿,手一翻,一颗硕大的夜明珠便出现在手中。

    她嘴角一翘,拿着夜明珠照亮脚下的路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容大夫’的身份毕竟是个凡人不是,怎么能在充斥着薄雾的黑夜中视物呢,要是一不小心被脚下什么东西给绊到了可会受伤的。

    容娴绕过数个中药倒地的修士,她来到自己住的小院前。

    她的脚步停在院外时,一身气息还恍如深渊一般,等她走进了院内,气度却已然成为温暖和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