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踩坑
    ,精彩小说免费!

    院子内,清华、阴鸷老者和阳明、思心都在这里。

    四人都中了无为,没有意识,也任何战斗力。

    看到这幅场景,容娴嘴角微扬,面上若有所思。

    第一次使用无为,看到这些修士的表现,无为的药效还算凑合。

    不过她不太明白那些灰袍人是怎么躲过无为的药效的。

    容娴摩擦了下手腕上的珠子,眸色晦暗难测,看来她还需要再找人试试药了。

    容娴低头扫了眼躺在地上的阴鸷老者,老者浑身是伤昏倒在地没有任何意识,他身上的伤口透着一股熟悉的剑气,这是属于清华掌门的。

    再看看她师父,衣着整齐,除了发丝稍显凌乱外,没有任何损伤。

    看来她这个师父更胜一筹,她眉梢一挑,眼里闪过一丝兴味,抬步走了进去。

    思心倒在阳明身旁,手里的剑还握在手上。

    阳明和清华二人都盘膝坐在地上,双目紧闭似乎昏睡了过去,但周身剑气激荡,似乎在本能的防御着一切敌人。

    她的步伐没有半分迟疑,也看不出半点急切,就那么不咸不淡、一派从容的来到了阴鸷老者的面前。

    容娴仔细打量了下老者,然后伸出右手,从她的掌心传出一股晦涩玄奥的力量。

    她的手在空中缓慢划过,那股能量便顺着老者的头一直划到脚下,似乎在检查着什么。

    “什么都没有,倒是谨慎。”容娴凤眸微眯,果断的收回手,那股能量也瞬间消失。

    这具身体上没有任何标志,衣服也是普通的料子,每一寸筋脉每一滴血每一块皮肤都没有异常。

    也就是说,从这具身体上她什么都查不到了。

    容娴垂眸看着老者,凤眸干净的过分,干净的太过分明,且在那平静的眼波下又仿佛有着深不见底的漩涡,让与其对视的人稍有不慎就能折戟其中。

    她蹲下身,伸出食指抵在老者眉心,眸中漩涡渐渐扩大,老者的一场场记忆如同翻书一般被容娴毫无禁忌的翻阅。

    那些没用的记忆被直接略过,但到了重要的地方时,那一幕幕场景就像此时薄雾中的村庄,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禁制?!”容娴挑眉,不咸不淡的仔细查探了下那禁制后,便直接撤回了手。

    如果她强行读取老者的记忆当然可以,能不能查到什么东西不好说,但这人一定会神魂俱丧,等师父醒了过来,可不好交代啊,毕竟她可一直都是师父最乖巧的小徒弟来着。

    师父对她一直很好,她也是师父的贴心小棉偶,她可是有良心的,暂时还没有想变成黑心小棉袄的意思。

    她低声喃喃道:“算你命大了。”

    容娴扔下老者起身来到了清华和阳明的身边,那二人周身的剑气对容娴没有任何敌意,甚至怕伤到她而小心地为她让开路。

    容娴低声愉悦的一笑,周身那镜花水月般的温柔更加暖人心扉,仿佛明月清风,朗月入怀。

    她将腰间的荷包拿起在清华和阳明的面前晃了晃,动作亲轻柔的不带半分烟火气息。

    看到清华眼珠子动了动,容娴随手将荷包系好后,酝酿了下表情,神色不安的唤道:“师父,您醒了吗?”

    睁开眼睛的清华第一时间便看到小徒弟一副做了坏事的模样,神色颇为复杂。

    见清华不说话,容娴状似紧张的也低下头不敢出声,唯恐师父因为被自己药倒了而发脾气。

    看懂了徒弟心思的清华顿觉无力,虽然被徒弟撂倒有点丢脸,但他脾气也算好吧,这么多年从未在徒弟面前发火啊。

    “我无事。”看到小徒弟期期艾艾的模样,清华顿了顿,又补充道:“为师并未怪你,你、做得很好。若非是你,你大师兄可能会被那人重创。”

    刚睁开眼睛一脸惊喜准备跟小师妹打招呼的阳明大师兄:“……”心情无比复杂,想说点什么吧,怕拆了师父的台,不说吧,又担心小师妹小看了自己。

    可事实上是师父在睁着眼睛说瞎话,被小师妹药翻之前,他与师父可是将那人揍了个爽的,师父安慰小师妹的时候拿他做衬托这就有点不厚道了。

    但感受到师父扫过来的眼刀,阳明一脸严肃正经无比的朝着容娴道:“小师妹,一别八年,再次见面时没想到小师妹的医术已经这么高超了。”

    话音落下,容娴还没来得及摆个表情,阳明和清华便觉得心里莫名一痛。

    一是不知不觉被小徒弟/小师妹给药翻了有点丢脸。

    二是刚刚阳明自觉踩雷夸奖了小师妹的医术,为自己补了一刀,连带师父都被他戳了痛脚。

    膝盖好痛,好没用。

    阳明干咳一声,掩饰般的朝着容娴道:“小师妹,思心怎么还未醒?”

    容娴体贴的不去接刚才的话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刚才一心担心师父和大师兄,没顾得上二师姐。”

    毕竟思心的存在感实在太低,在她心里也没什么位置。

    容娴手一翻,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一颗丹药递给阳明,神色认真无比的说:“这是解药,给二师姐后她就会醒过来了。”

    阳明接过丹药后好奇的打量了下,似乎除了圆了些什么都看不出来。

    他将丹药塞进思心嘴里,随口问道:“小师妹,你下得是何药,效果很是厉害。”

    刚刚说完,阳明冷不丁想起小师妹这药效要是不厉害,怎么可能将这么多修士全都药翻,连带自己和师父都没有幸免。

    思及此,阳明又觉得自己踩坑了,他又咳了一声。

    容娴仿佛没有想到他话里的深意,笑眯眯道:“是无为,它的效果比不惊稍微强一些。”

    若是有人带着避毒珠活着修的毒道,不惊是没办法的,但无为却能发挥作用。

    阳明:那是强一些吗?那是强太多了好么。

    似乎怕自己又踩坑,阳明不走心的回道:“小师妹有自保的手段我也能放心一些。”

    清华轻哼一声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扫了眼大徒弟,直接朝着阴鸷老者走去。

    阳明一脸茫然,刚才师父看他的眼神是在嫌弃是吧?但他好像没做错事啊,难不成是师父嫌弃他不会说话总是戳到他的痛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