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难过
    ,精彩小说免费!

    见容娴迟迟没有答话,思心眼珠子一转,幸灾乐祸道:“我看小师妹是被人骗了不好意思说吧。”

    容娴看了思心一眼,这一眼看的思心莫名的寒毛直竖。

    清华和阳明都担心了起来,在他们心中,容娴真的是一个特别好骗的人,若真有人骗了容娴害得容娴伤心,他们可不会放过那人。

    “说话,你能确定久留是郁族少族长?”清华催促的问道。

    “唔——”容娴拉长了调子,吊足了清华和阳明、思心三人的胃口,看够了这三人紧张的神色,给了这么一个答案:“确定。”

    清华和阳明稍稍放下心来,他们对于容娴还是信任的,既然容娴说那人是郁族少族长便是吧。

    “他没有昏迷,是你给了他解药吧。”清华语气肯定的说。

    容娴沉吟片刻,在清华以为自己猜错了出糗而小徒弟不忍心指出来时,容娴慢吞吞道:“也可以这么说吧。”

    沈久留那时候一直在解药跟前,她没有给解药那人也没有昏过去。但后来她确实也给解药了,是让沈久留拿着解药去救人的。

    所以还是她师父厉害,一句话指出了两个事实。

    清华被噎了一下,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少族长人呢?”

    容娴没有任何隐瞒道:“救人去了。”

    阳明诧异的问:“他救什么人?难道是他的朋友?”

    “那当然……”容娴一脸无辜的来了个大喘气道:“不是了。”

    阳明:八年不见,小师妹变得调皮了。

    容娴幽幽叹了口气,说:“久留救的是我的朋友们,只是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受伤,毕竟来寻找剑帝精血的修士太疯狂。”

    她语气悲悯道:“中了无为昏迷过去了还好,没有昏倒的大都失去了生命,他们都是死在内斗上啊。”

    容娴可没有随便乱说,老妇人死在了那个中年男人手上,那二人对于容娴来说都是外人,所以他们的自相残杀可不就是内斗吗?

    哦,对了,还有死在令君从、陆远手上的人,那也算是内斗啊,容娴她是坚决不承认令君从他们跟她是一伙的。

    她假惺惺的扯起袖子抹了抹眼角,眉角眼梢是浑然天成的忧郁:“这么多人,只为了剑帝精血那等死物便不顾惜生命,拼死一搏,他们就这般不爱惜自己吗?”

    嘛,容娴她完全将自己一个命令就处死数十人这件事放在心上。

    容娴停顿了下,目光深远的看着重重夜幕,微微叹口气,唱念俱佳道:“看着一条条生命在我面前消逝,我实在是心痛难忍。我没办法阻止他们,也没办法让那些人死而复生,我——”

    “小师妹,你别难过,那不是你的错。”阳明见容娴这么难受,忍不住出声劝慰道。

    是那些人自作自受,小师妹完全没有必要怜悯他们,唉,小师妹就是太善良了。

    被打断了话的容娴神色一滞,糟糕,刚才酝酿好的感伤被大师兄搅没了。

    容娴不想搭理阳明,她接着自己的话,面无表情道:“——我很难过。”

    气氛都被搞没了,她说起难过来,完全没有任何情绪在。

    但好在阳明几人见到容娴时都自带过滤器,阳明对上那双仿佛天空一般澄澈的眸子,那里满是对敌人死亡的不忍和落寞,像个慈悲普世的佛陀。

    一时间,阳明竟然觉得被这样的慈悲一洗礼,他灵魂都得到升华了。

    他幽幽道:“小师妹,别为了不相干的人难过,这世界还有很多人等待你去拯救呢。”

    思心小声嘀咕道:“她救得过来吗?”

    清华沉默半晌后,无奈的说:“他们不值得你如此,小娴,你只要守护好值得守护的人便好。那些人为了抢夺剑帝精血,是他们自己的贪婪让他们万劫不复,与你无关。”

    思心翻了个白眼:“假慈悲,那剑帝精血可是在你身上,你若真不愿意见到有人为其丧命,不如带着剑帝精血一起消失来的轻松。”

    容娴讶异的看了她一眼,蹙眉沉思了起来。

    眼见小徒弟还真在考虑思心这离谱的建议,清华脸色一冷:“思心,够了!小娴是你师妹,你如何能这般刻薄,没有丁点同门之情?”

    什么叫与剑帝精血一起消失,这出的是什么馊主意。

    思心被师父这么不留情面的一训,眼眶红了起来。

    容娴好似这才回过神来,施施然道:“师父,师姐性情直爽,这话想来也不是有意的,您别生气。”

    她乖乖巧巧的说:“师父别气,你生气了弟子会担心的。”

    清华脸色一缓,刚想说什么,眸色一凝,身形一闪,迅速来到弟子们身前,目光警惕的看着院子外,手里的剑若隐若现。

    “容大夫。”纨绔轻浮的调调突然响起,让清华和阳明不悦的皱了皱眉。

    这时,一行人走入了视线。

    一身白袍纤尘不染,眉心红痣风姿卓越的沈久留走在最前面,在他身后稍落后一步的是依旧一身粗布麻衣的令君从,令君从周围被四个气度各异的女子包围了,一个个目光都盯着令君从,眼里的感情直白的毫不掩饰。

    走在最后的便是陆远和安阳了,这师兄弟俩终于碰面了,可喜可贺。

    透过薄雾,看着在夜明珠清冷光辉照射下依旧出尘脱俗的容娴,令君从眼里的痴迷一闪而逝。

    他快速越过沈久留蹦跶了过去,似模似样的朝着清华和阳明行了个礼,便凑到容娴跟前一脸幽怨道:“容大夫,你的药怎么能不分敌我呢,连我都给摔在了地上,差点脸朝地破相了。”

    容娴仔细端详了下这张英气勃勃的脸,温柔一笑,自带圣光的那种:“放心吧,破相了我也能治。”

    令君从差点没给她跪了,然后感应到身旁嗖嗖的眼刀子,他一脸茫然的看向清波和阳明,这是怎么回事?

    他貌似没有得罪容娴师父和师兄吧,礼仪也做得足足的,所以这两人给他甩眼刀是怎么回事?

    阳明上前一步,不着痕迹的令君从与小师妹隔开,一脸威严的说:“男女有别,说话就说话,凑那么近作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