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追求
    ,精彩小说免费!

    被阳明无缘无故怼了一句,令君从一脸茫然:“……师兄何时也在一起凡尘俗世那种古板的教条了?!”

    听他这么一说,阳明顿时冷笑:“如何能不在意,这种礼仪教条防的便是你这种不守规矩的人。”

    令君从觉得自己很冤枉,他怎么不守规矩了,别看他身边已经有四位红颜知己了,目前第五位——容娴还在追求中,但那四位可都还是完璧之身呢,他是再守规矩不过了。

    而他的追求者容娴显然没功夫安慰他被打击的心灵,反而笑容清浅,温暖和煦的朝着沈久留道:“辛苦你了,久留。”

    沈久留周身冷冽的气息像冰融化了般,清冷的语气也带着难以察觉的柔和道:“不辛苦。”

    他走上前将容娴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看她气色尚好,神色平静,冷漠的眼里闪过一抹不知担忧还是懊恼的情绪。

    小娴一向会掩饰自己,他又如何能从小娴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呢。

    沈久留神色冷峻清冷,但心底却满满都是焦躁。

    小娴明明已经伤的那么重了,可他却半点都看不出来,大夫都这么厉害吗?

    沈久留却不知道,不是大夫都那么厉害,而是那些大夫都不是容娴。

    “怎么了?”似乎发现了他的目光,容娴抬眸一笑,温柔如昔。

    明明是脆弱纤细的人,却因为那从容淡雅的气度丝毫不逊于旁人,好似再困难再不可及的事情,在她面前都能得到解决。

    沈久留嘴角翘起一个不熟练的弧度,不过是简单的一句问话,他却觉得好像是冬日之后的第一缕春风,他的心跳有些快,眼底的坚冰一点点融化:“无事。”

    两人之间的气氛明显有些不正常,小院里这么多人,却好似怎么都融入不进那两人的世界。

    陆远一脸迷茫,难道是因为这两人都是郁族人?

    安阳用一脸关爱智障的眼神扫了眼陆远:傻木头。

    曲倩倩和燕菲对视一眼,看了看脸上笑容都消失的令君从,又看看身旁的白长月和小婉,心里在想什么也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清华和阳明两人神色有些不好看了,特别是清华,努力养了这么多年的小白菜眼看就要被猪拱了,能淡定下来才怪。

    他上前走了两步,毫不客气的将自己摆在了沈久留和容娴中间,冷冷的瞥了眼沈久留,转头目光温和的朝着容娴问道:“小娴,这些雾何时能散?”

    容娴握着夜明珠,目光越过他看向雾蒙蒙的前方,语气轻柔道:“师父。”

    清华对上小徒弟认真的神色,神色也严肃了起来,难道——“这些雾你没办法?”

    “——这些不是雾,是‘无为’。”容娴一脸郑重的强调道。

    清华:“……”

    这就尴尬了,好么?

    清华哽了一下,怎么小徒弟总是抓不到重点,他看着地上的老者,意有所指道:“中了‘无为’的人何时能醒?”

    容娴无辜的眨了眨眼,说:“等雾散了以后。”

    “他们就会醒吗?”阳明语气沉稳的接道。

    “再给他们解药就会醒。”容娴慢条斯理的说完自己的话,然后看向阳明和清华,语气轻轻柔柔,却让人无语:“师父和大师兄为何总是误解我的意思?”

    清华和阳明尽皆嘴角一抽,被容娴倒打一耙的本事惊呆了。

    曲倩倩悄悄蹭到了思心身边,好奇的问道:“姑娘,容娴跟你们是什么关系?”

    虽然理智告诉她容娴跟那位大人根本就是两个人,但直觉上却总有种诡异的感觉。

    思心嗤笑一声,极不愿提及容娴,却又不好在外人面前丢脸,只得勉勉强强说:“是我师妹,她是玄华山的人,我师父最小的徒弟。”

    “她进你们玄华山多久了?”曲倩倩完全没察觉自己有多讨人嫌,继续问道。

    思心板着脸说:“十三年。”

    只要一想到当年这人来到玄华山后自己的处境,她眼里的怨恨怎么都掩饰不了,说起话来也很不饶人:“当年不过是被师父带回来的孤儿罢了,剑道天分不行身体又差,若不是师父,她早就死了。”

    曲倩倩面上满是不可思议,似乎想不到容娴这个看起来温柔纯澈的人还有那么令人心酸的过往,但心底却彻底放下心了。

    再看着容娴的凤眸,她也不再害怕了。

    十三年前的容娴还是个小孩子,那位大人可是活了上千年,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是孩子。

    曲倩倩将心底的阴影彻底拂去,看了眼走到令君从身边的白长月,眼里略过一丝黯然。

    令君从最爱的一直都是白长月,从前是,说不定以后也是。

    而那边,白长月来到令君从身边后,见到他的目光总是停留在容娴身上,眼神一闪,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戏谑的笑意,腮边出现两个若隐若现的梨涡:“你喜欢容大夫吗?”

    令君从心不在焉的神态瞬间消失,凑到白长月身边,语气依旧是吊儿郎当的纨绔样:“容大夫那样的人谁会不喜欢呢,当然,我最喜欢的一直是我的小长月。”

    白长月的心一沉,君从他没有否定,他真的喜欢上了容娴。

    白长月的目光落在了容娴身上,那人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转头朝着她微微一笑,那是再温柔不过的笑,好似树叶间洒下的阳光,温和漂亮的让人心动。

    白长月脸上的梨涡消失不见,即便她身为女子,也免不了为容娴动心。

    无关相貌、无关身份背景、无关修为几何,只为了那一抹令人会心一笑的温暖。

    她面上没什么表情,语气淡淡道:“容大夫看来不一定会喜欢上君从了,她跟身边那位同族明显关系很不一般。”

    令君从对白长月这种态度并没有说什么,这本就是白长月的本性,说话做事总带着几分高冷,但心地却很好。

    不过说到沈久留,令君从不免生出些许敌意,容娴是他看重的,他也一直在追求,但这个沈久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也喜欢容娴?

    看他们的样子,显然认识的时间更早。

    若容娴和沈久留两情相悦,他可做不出拆人姻缘的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