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至公
    ,精彩小说免费!

    二十几年了,白长月听到过无数句叹息否定,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能治这句话,她现在才发现这句话竟然这么美好,比春风吹过树叶的飒飒声还美,比小溪潺潺流过的声音还要悦耳。

    她满心激动,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燕菲十分理解她的心情,但也知道大喜大悲容易伤身,她调笑的开口道:“恭喜长月了,若你顽疾得去,定要来我胭脂城做客,到时我定然扫榻相迎。”

    白长月擦干泪珠坐直了身子,仿佛刚才一瞬的失态并不存在,她脸上染上了两分笑意,脸颊上若隐若现的梨涡十分可爱:“好。”

    见她的情绪好转,容娴这才站起身从房间找来笔墨纸砚,她握笔的姿势潇洒中带着稳重,笔下的字迹也极具风骨。

    一个个药材名在纸张上写满,她的唇边始终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整个人如同一幅上好的水墨画卷,令人望之便觉赏心悦目。

    搁下笔,容娴拂袖从纸面划过,墨迹瞬间被烘干,她将这张纸递给白长月,郑重说道:“这是治好你所需要的药材,药材若是集齐了,我会为你炼制逆生丹。你的身体已经衰败不堪,而逆生丹虽无起死回生之效,却能让你体内的死气逆转为生机,焕如新生。”

    顿了顿,她语气稍显沉重道:“但你的修为会在你恢复康健时散去,当然你可以重修,这并不影响你的资质。”

    她澄净的目光中隐隐有几分歉意:“虽然我只是个凡人,但我也知道修士修为最重要。可我却保不住你的修为,抱歉。”

    白长月双手捧着纸张如同捧着自己的生命,沉重而珍视。

    听到容娴的话,她将纸张叠好,珍而重之的放进怀里,一脸认真的说:“容大夫,你不用内疚,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你救了我的命,我本以为只要能活下去便够了,没想到还能重新拥有修为,多谢你,容大夫。”

    容娴眉宇一舒,状似松口气道:“如此我便放心了。”

    她这般姿态,完全看不出她计划着消失后,扔下白长月自生自灭。

    容娴拿出一个瓷瓶递给燕菲,说:“燕城主的内伤虽不严重,但体内暗伤颇多。这疗伤丹便送给城主,能助燕城主恢复伤势。”

    燕菲也没有推辞,二话不说就收了起来。

    笑话,容娴可是当世第一的大夫,她送出去得药定然是好东西,她又不是嫌命长,当然要收起来了。

    “多谢了,容大夫。”燕菲的语气干净利落,跟她这个人一样。

    容娴扬唇一笑,解决了这两人后,她算了算时间,道:“还有两个时辰天便亮了,白姑娘和燕城主身体不适,也早点回去休息。左边的小院师父正在用,右边小院的房间什么都有,也算干净,两位可以暂时去那里休息。”

    白长月和燕菲二人会意,对容娴表示感谢后便离开了小院朝着隔壁走去。

    容娴将两二送出小院,看着两人相携离开的背影,她笑容淡漠,看过去的目光悲悯平和,像块温润的美玉,氤氲着丝丝缕缕的仙气,薄雾中,仿佛神圣降临凡尘。

    背对着她的白长月忽然回身看向容娴,刚好对上那双澄澈悲悯的凤眸,整个人怔了怔。

    “白长月?”燕菲见她脚步停下,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便见容娴朝着她温柔一笑,暖如春风。

    她叹了口气,说:“走吧。”

    白长月点头,跟着她朝着院子走去,两人之间难得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还是白长月先开口了,她神色复杂道:“本来见到君从爱上容娴,我还想着若有机会,撮合他们在一起也好,省的君从一直惦记着。但如今看来,容娴那般人物,怕是不会喜欢上君从了。”

    燕菲的手在薄雾中甩了甩,眸色深沉不已:“容娴谁都喜欢,又谁都不会喜欢。她的心太大,在乎的永远是整个天下,而不会是单独某一个人,君从怕是难偿所愿了。”

    白长月忍不住一笑,又忍不住叹息:“若有一天容娴会喜欢上一个人,为了那人不由自主,如你我这般作态,不复今日气度,我心中难免生出些许遗憾来。”

    燕菲嗤笑一声,神色却落寞了下来:“情之一字,最是难解。”

    就像你我,都爱上了令君从,但令君从爱上的却并非只有一人。

    每每想要放弃,却总是不由自主。

    白长月神色怔然道:“容娴与我们都不一样。”

    那样一个人根本不属于凡尘,普天之下也难以有人配得上她,不论是谁,爱上这样的人都会痛苦不已。

    因为她不属于任何人,她合该站在云端。

    在她眼里,众生皆平等,神与人、与花、与草,皆没有任何区别。

    何必非要出现一个让容娴魂牵梦绕、身不由己的存在呢,那个存在会打破容娴的这份至公,是不应该的。

    若容娴开始有了私心,她的至公不再,她为了某个人汲汲营营染上了红尘之色,只要想想便觉得那是一份难以弥补的悲哀。

    所以,便让容娴一直站在最高的地方看着这世间便好,不要出现任何人将她从神坛上拉下来,连令君从都不行。

    不管她们愿不愿意,都打心底里认同,令君从配不上容娴。

    燕菲嘴角的笑意染上了苦涩:“年少时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否则这一生都无法安宁,之后的生活也将变得庸碌无奇。”

    二两人相继离去后,容娴目光突兀地看向远方,眉宇舒展,眉角眼梢尽是愉快。

    是血腥味!魔门已经开始动手了。

    这血腥味来自不同的人,不同的气息,虽然很淡,但一直在逐渐加深。

    今夜过后,那些她看不顺眼的,将永远不复存在。

    被她理所当然当成自己地盘的小千界,也将干干净净,再没有令人作呕的渣滓。

    容娴目光依旧澄澈干净,与之前充满令人震撼的包容力不容,此时的她更显的冷漠和高高在上。

    然后她转身朝着房中走去,灼华已毁,天亮之后,她将再次沉入黑暗。

    那么,就在天亮之前,解决一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