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成全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缓步走进房中,目光忽然一凝。

    这时,房门嘭的一声关了起来,一道结界瞬间将整个房间笼罩。

    容娴敛目看去,便见一身华丽罗裙的女子正懒洋洋的靠在床边。

    此时的她气度逼人,充满了上位者的威严和强势,与曾经无心酒肆的老板娘那娇美洒脱的姿态完全不同。

    “你怎么来了?”容娴走到桌前整理着桌上的笔墨纸砚问道。

    楼寒溪站起身,看着容娴的眸色微冷,声音好似含着坚冰:“我为何不能来,这里云集了小千界半数修士,除了那个神秘势力,连令家都出现了,看着他们活蹦乱跳,我如何甘心。”

    她周身血气激荡,浓郁的血腥味在屋内蔓延而开。

    容娴鼻尖全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但她神色没有半分变化。

    她随手给一旁的香炉上扔了一块药材,袅袅青烟升起,淡淡的药香快速的驱散了血腥味后,她才回头看向眼里满是红血丝的楼寒溪。

    “所以,你亲自动手了?”容娴轻飘飘的问,声调没有半点起伏。

    楼寒溪疯狂一笑,畅快的说:“是啊,我亲手将那些人挫骨扬灰了,不得不说,亲自动手报仇实在太解恨了。”

    容娴定定的看着楼寒溪,直到楼寒溪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这才开口了,她的声调不似在旁人面前那般轻柔温和,也不似在曲浪这些属下面前那般凌厉果决,而是有些许无奈和放纵:“我不在意你带给我的麻烦,也不在意那些人的死活。但是阿妹,你亲自动手,可发现了自己已被己身业障缠绕?”

    她声调微扬,语气难掩痛惜:“你身上的血腥味太重,因果已经纠缠不清,每杀一人便消耗掉你自身的气运,那是容氏一族仅剩下庇佑你的东西,若你再继续杀下去……”

    “阿姐。”楼寒溪打断了她的话,目光沉寂道:“因果报应,血债血偿。即便是死,我也要拉着那些人一起下地狱。”

    “那我呢。”容娴冷着脸有些不冷静了:“你宁愿那些人脏了你的轮回路,也不愿好好活着。你要丢下你唯一的亲人,陪着那些阴暗中的鼹鼠去死,你将我置之何地?”

    楼寒溪咬了咬唇,别过脸声音冷硬的说:“阿姐,我们一直都是不一样的。你永远都干干净净,像站在云端的神。而我却满身泥泞,陷在污秽里爬都爬不出来,这样活着我宁愿去死……”

    “混账。”容娴一把将桌上整理好的东西一袖子扫在了地上,凤眸森冷无比:“谁说你满身泥泞陷进污泥,谁告诉你我干干净净站在云端。这么多年来,我翻云覆雨、费尽心力的为容氏一族报仇,为你报仇。我手上沾满鲜血,无辜的不无辜的,该死的不该死的,你说,我若干干净净,那谁该下地狱!”

    她的声音阴寒低沉,却字字泣血:“你是我妹妹,我千般手段只为护着你,哪怕我被狴犴魔狱禁锢住也念着让你好好活在人间。我庇护了你一千六百年,现在你告诉我,你宁愿去死。”

    她上前两步,走到楼寒溪面前,目光漆黑如深渊:“我没让你死,你便不能死。”

    “所以我痛苦绝望的活了一千六百年!”楼寒溪有些崩溃的喊道。

    看着容娴眼底的悲哀与痛苦,楼寒溪喃喃道:“我只想要解脱而已,我想见爹娘,我想大哥,我想小侄子,我想那一片月见草,阿姐,为何你不愿成全我……”

    容娴重重的闭了闭眼,悲叹道:“因为我只有阿妹一人了。”

    房间一时间陷入了可怕的沉寂中,空气像是被冻结了一样。

    良久之后,楼寒溪声音哽咽的说:“阿姐,我早就不想活了,我苟延残喘至今,也是放心不下你。当年你成为魔主,被天道赋予镇压狴犴魔狱的责任,那会让你耗尽力量而死。每天我都不敢闭眼,唯恐一个错眼你便离我而去。当冷凝月背叛你,而你选择自爆时,那一瞬间我恨不得毁了这天地。”

    她脸上浮现出一丝释然而轻松的笑意:“但幸好你没死,你还好好活着,后来更是摆脱了狴犴魔狱。你的第二次生命干干净净受人敬仰,阿姐,我放心了,我真的放心了。”

    “所以阿姐,能不能别让我这么痛苦的活着,我真的受不了了。”楼寒溪的神色在疯狂和清醒间交织,她真的撑不住了。

    容娴悲哀的看着她的妹妹苦苦哀求着她,求自己让她去死。

    可这怎么可能,这是她的妹妹啊,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但看着她妹妹这么痛苦,容娴脸上满是茫然,她一直强求着妹妹留下真的对吗?

    世人都说她是他们的救赎,可她的救赎在哪里?

    人人都觉得她站的太高,看世事太透彻,可谁又知道她也有解不开的结。

    她只是想让妹妹好好活着在这个世界,错了吗?

    忽而,外界的禁制被触碰了一下。

    楼寒溪脸色一凛,看向没有回过神的姐姐,脸上的表情迅速收了起来。

    她不能让别人知道阿姐与她的关系,她是人人喊打的魔头,阿姐是救世活人的神医,她们不应该有交集的,她不能让阿姐好不容易得来干干净净的一世染上瑕疵。

    外界的人似乎发现事情不对,已经在全力破坏禁制,楼寒溪周身的魔气不再收敛,手中魔力凝聚成一把匕首朝着容娴走去。

    “阿姐。”楼寒溪抓起她的手,狠狠的在她的手腕上一划,散发着金芒的血液汹涌而出,被楼寒溪收进了瓷瓶里。

    她语速十分的快:“阿姐,别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当人人惧怕的魔修尊者,你做人人敬佩的容大夫,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未来也不可能共处,今天我来这里也是想要得到剑帝精血。阿姐,答应我。”

    容娴没有任何反抗,她静静地看着楼寒溪的动作,眉间的郁气突然散开,像是想明白什么了一样,声音沙哑道:“我答应你。”

    她知道做出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即便心如刀割,却依旧无法后退一步,她语气满是悲哀的重复道:“我答应你,阿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