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死去
    ,精彩小说免费!

    这时,禁制在清华三人的轰击下摇摇欲坠,直到快速飞来的沈久留给予最后一击,禁制砰的碎开。

    浓重的血腥味和邪恶的令人作呕的气息钻入鼻中,一团仿佛凝聚着世间最邪恶气息的黑雾飞快从房中飞出,漂浮在清华面前。

    它没有形体,但那浓重的恶意所有人都能感应到。

    它堵在了房门口,阻止了所有人前去的路。

    “让开。”沈久留清冷的声音里难掩焦急。

    他不确定小娴现在的状况如何,透过黑雾隐隐只能看到小娴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地上那一滩血迹还在慢慢堆积。

    在他的感知中,小娴的气息一直在衰弱着。

    沈久留能感应到的东西清华等人当然也不例外,清华心神一动,手中的长剑一剑化为万剑形成一个摸不透风的剑牢,将黑雾牢牢地关在里面。

    “阿妹。”容娴轻声唤道。

    即便知道她听不见,却还是没忍住。

    “阿妹,你又何必如此。即便我从此远离魔修,不再接触任何黑暗,我依旧是我,改不了的。”她的声音微微苦涩,又带着淡淡的无奈,“哪怕我今后做成千上万的善事,依旧是那个杀人无数的魔主,你何必费尽心思非要将我从那个世界摘干净。”

    楼寒溪听不见她也看不见她,但楼寒溪依旧固执的执行着自己早就决定好的事情。

    她要让她的阿姐干干净净活在这世上,被所有人喜爱,被所有人追逐,连带着她的那一份也一起活下去。

    清华的攻击锐利的毫不留情,黑雾也没有坐以待毙,庞大的黑暗气息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天空皎洁的月光被一团黑云遮盖,黑雾内不断有魔气肆虐。

    无数道黑影从其中冒出,形成一个个人影将整个院子围住。

    “嗡~”剑鸣声仿佛在灵魂深处响起,黑雾猛地膨胀开,包围着它的剑牢瞬间崩溃。

    清华脸色一变,他双手飞快的结印,树叶花朵、飞沙走石尽皆化为利刃朝着黑雾袭去。

    “阳明、思心,你们快进去救人。”清华与黑雾交手间忙吩咐道。

    不等阳明和思心反应,沈久留已经飞了进去。

    刚刚踏进房间,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他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地上仿佛睡着了的女子,白色的罗裙已被鲜血染红,身下涓涓地血迹刺眼无比。

    沈久留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因为刚刚那一瞬间,感知中轻微的生机已经流逝不见。

    他脸色惨白如纸,一向很握剑稳的手此时都有些颤抖。

    容娴的身影晃了晃,似乎更清晰,又似乎更模糊,她可以肯定的是,剑帝精血已经将本体完全禁锢住,精血未转化完成,本体便醒不过来。

    “剑帝精血真是霸道,一滴血尚且如此,剑帝此人不言而喻。”容娴皱眉沉思。

    “小娴……”沈久留唇角哆嗦的叫道,声音仿佛从喉咙眼挤出来的一样。

    容娴轻步走到他面前,伸手想要拍拍他的肩,手却直接从他身上穿了过去。

    容娴低声一笑:“真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会变成这样,所有人都看不见,听不见,感觉不到,好似被整个世界遗忘了一样。啧,这种感觉还真是不好受。”

    她看向沈久留,沈久留惨白的脸色并不比她好多少,那仿佛天塌地陷的神情让容娴叹息了一声。

    沈久留并不知道心爱的人正站在他身前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死死按住疼得窒息的胸口,不敢相信小娴会离他而去,也不愿意去相信。

    他的脚步慢了下来,似乎不敢再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唯恐将躺着安睡的人给吓到。

    “小娴。”沈久留轻声叫道。

    他一步步走到了容娴面前,短短几个呼吸间,却像是走过了漫长的生命。

    心脏的痛苦似乎太过沉重,让他的双腿支撑不住身体,他腿一软,跪在了容娴身前。

    沈久留伸出手想要触摸这人的脸颊,却又停顿在了半空中。他眼底深处的恐惧再也藏不住了,他害怕失去容娴,怕的要死。

    他以为只要转身,容娴便会一直在原地等待他,却没曾想过容娴会突兀的离开他的世界。

    明明隔了十三年他们还会相遇,明明为他挡风挡雨暗中护持,明明在父亲墓前说离开他不放心的……

    小娴,小娴……

    “原来,你这么痛苦啊。”纯澈的声音在房间响起,却无一人能听到。

    容娴站在自己的身体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沈久留,那双澄澈的凤眸眯了眯眼,声音是一种从未听过的清冽:“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可笑的是他们追求失去的东西又一直在失去更多的东西。郁修,你是那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吗?”

    沈久留听不到也没有回答,他脑中全是容娴的好,一幕幕场景都是与容娴在一起的美好记忆。

    生命的终止会为所有故事划上句号,也会将还活着的人的记忆慢慢改的面目全非,剔除了不好的,剩下最难忘的美好。

    这时阳明和思心也闯了进来,他们一眼便看到躺着的被鲜血染红的好似精美陶瓷一样的人,红的血与白的衣和黑的发对比下,美得心悸,却不带任何人气。

    “她死了?”思心惊叫道。

    沈久留没有理会她,清冷的眉眼满是悲怆的看着地上的人。

    阳明也没有功夫理会思心,他急忙从怀里取出续命丹朝着容娴嘴里塞去,口中惊慌的叫道:“小师妹,小师妹……”

    丹药化为一股纯净的力量进入女子的体内,但人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她静静的安睡着,嘴角微微上翘,像是做着一个美梦。

    但思心却知道,这人醒不过来了,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思心眼中的喜色迸发而出,藏都藏不住。

    容娴终于死了,她终于死了。

    思心愉快极了,觉得自己今天一定能多吃一碗饭。

    容娴深深的看了眼思心,轻飘飘的身体落在了门口。

    她并没有计较思心的态度,她们本就不合,比起佛口蛇心的人,思心的坦诚似乎更能让人接受一些。

    但这并不代表她原谅了思心,只希望思心未来不要犯到她手里,不然她可是会算总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