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不惊
    ,精彩小说免费!

    门外,当容娴最后一丝生机消散时,黑雾和清华的攻击都凝滞了下来。

    清华顾不上黑雾,化为一道厉风迅速的窜进房间。

    他大步走到容娴身前,双手抵在容娴心口,强大的能量从他体内涌向容娴体内,但显然没用,那股力量在进入容娴体内后便消散了。

    他救不活一个死去的人。

    ‘人死不能复生’这句自古而来的俗语此时提起来竟残忍的让人难以接受。

    清华的手紧紧握住,眼底的懊悔将他淹没。

    他发现不对时应该第一时间过来的,为何当时没有多重视,若当时他直接赶来,也许小徒弟便不会死。

    “我会醒过来的,所以你不用难过。”轻飘飘的没有重量的身体来到了清华身前,纯澈的嗓音也染上了两分温度。

    门外,令君从和陆远、安阳等人警惕的看着黑雾,他们都听见了屋内的声音,却不敢有半点动静,他们不确定黑雾还能做出什么来。

    但黑雾轻轻飘动间突然化为人形,那人精致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她的眼角似乎还带着未干的泪痕,周身的气势却如同海啸一般瞬间升起,翻涌着压向令君从等人。

    在这股威压下,小婉、曲倩倩和燕菲、白长月直接吐血倒在地上,令君从和安阳、陆远也好像是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的一艘小船,面对这令人绝望的力量无处可去,无处可逃。

    身后的房子像是被飓风吹倒,一片废墟内,唯有清华和阳明努力的撑着结界挡住了外界的所有伤害,也保护着容娴的身体不会被冲击的支离破碎。

    这魔修太强了,她的实力好似灭顶之灾,让他们所有人都好像蝼蚁一样没有半点反抗力量。

    看着这群人狼狈的样子,楼寒溪嘴角微微一扬,明明是愉悦的姿态,却莫名让人觉得空落落的想要落泪。

    “杀了他们。”她语气冷漠的像是抽离了所有感情,机械而诡异。

    周围的黑影一拥而上,与令君从等人打了起来。

    “阿妹……”容娴下意识阻止道,但话音出口她便无奈的一笑,她只是一缕意识,一缕寄托于阴气上谁也看不见听不着摸不到的意识。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死心般的不再言语。

    曲倩倩周围围了几团黑雾,她神色有些焦躁,刚一掌打开一团黑雾,就被人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谁敢打她脑袋,不想活了?!

    她目光凶狠的扭头一看,下一刻嘴角抽了抽,这人是她爹。

    曲倩倩顿时焉儿了,她转身就朝着令君从跑去,将令君从身后的黑雾击散。

    令君从见到曲倩倩过来,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曲倩倩脚步蓦然停住,眼里泪水打转,却硬是倔强的不让它落下来。

    “君从……”曲倩倩声音颤抖的叫道。

    令君从防备着周围攻上来的黑雾,目光深沉道:“倩倩,你是魔门圣女,这些人都是魔修,你发誓,你与面前这些人素不相识。”

    曲倩倩哑然,她怎么可能会发誓,那里面不仅有她的属下,还有她爹,如何能是不相识的。

    她早就知道令君从很敏锐,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竟然对她防备上了。

    曲倩倩久久未语,周围的魔修像是看不到她一样,从不朝她身上攻击。

    令君从脸上颓然,手中拳头紧握,一拳打散了一团黑雾,当黑雾再次凝聚时,已经倒地再无声息。

    “你走吧,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令君从手上的动作愈发狠了。

    他做不到挟持倩倩的举动,也做不到伤害她,只能让她离开自己视线,不要再出现。

    曲倩倩眼里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很喜欢令君从,直到被令君从赶出他的世界时,她才懂得,这喜欢已经刻骨铭心,割除不下。

    曲倩倩在难过,令君从也没有多好受。

    他喜欢曲倩倩,那个娇娇媚媚,一颦一笑能撩得人心神荡漾,却因一个青涩的吻而害羞脸红。

    但他们立场不同,何必再假装自欺欺人,让彼此都难过呢。

    曲浪在一边早就看不过去了,他轻哼一声,一掌将令君从打飞出去。

    “爹。”曲倩倩阻止道。

    曲浪身形一顿,气呼呼的换了个对象再打。

    他们打得不可开交,楼寒溪却身形一闪,化为黑雾窜进房间。

    在众人没有回过神时,清华和阳明费尽心力撑起的结界便烟消云散,然后黑雾卷着容娴的身体朝着远方遁去。

    “小娴。”眼睁睁看着容娴在他面前,沈久留才回过神来。

    他什么都顾不上,拿起剑便朝着黑雾追去,却被曲浪等人拦住了。

    曲浪带着属下虽然没有杀了沈久留中的任何人,但也让他们无暇去追楼寒溪。

    直到确定他们再也找不到楼寒溪半点踪迹,曲浪才拿出一颗红色的丹药砸在了地上。

    一股若有似无的清香升起,令君从一惊:“这是‘不惊’。”

    这药他太熟悉了,他与陆远跟着容娴时,容娴便用过这药对付敌人。

    令君从话音落下,除了陆远外,其他没有防备的众人直接中药倒在了地上。

    曲浪桀桀一笑,牵着自己的倒霉闺女与一众属下化雾而去,独留下令君从和陆远急忙从院子外的废墟中寻找筛子中的小花解药。

    令君从此时也顾不得曲倩倩了,曲倩倩在魔修中的地位本就不低,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事。

    楼寒溪与本体离开后,容娴轻飘飘的身形并没有多大变化,她扫了眼地上的人,心神一动,顺着一股因果的牵引朝着远方飞去。

    在石桥涧外,整个大陆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无数家族、宗派因为门内大部分主力去寻找剑帝精血而离开,致使自身实力下降而被无数魔修攻破。

    一具具尸体支离破碎,一座座院落化为焦土。痛苦绝望的哀嚎成了主旋律,咒骂求饶成了衬托。

    这一夜,大火四起,四面八方的血水最终汇聚成一条小河流进了南州。

    南州被海水包围的归途城内,常年开着艳红花串的花树轻轻晃动着花朵,像是在欣喜,又像是在迎接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