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暴露
    ,精彩小说免费!

    容钰朝着远处的魔修招招手,见魔修快速来到自己面前后,神色冷漠的询问道:“还有几方势力没有清除?”

    魔修恭敬的回道:“其他几处已有人去,如今只剩下令家了。”

    安静站着的容娴脸色猛地一沉,令家,又是令家,这可真是阴魂不散。

    “那个神秘势力的据点呢?”左护法忽然问道

    魔修连忙回道:“尊者说那里交给她处理,属下已经派人将各个据点包围了起来。”

    容娴痛快的一笑,阿妹出马,那个势力定会无一活口,多年的夙愿,今日便了了吧。

    容钰见左护法没有其他问题了,便吩咐道:“所有人聚集令家,不许放过任何一人逃脱。”

    “是。”魔修化为一团黑雾召集所有人快速的朝着令家而去,容娴看了看慢吞吞的容钰,眼里的嫌弃十分明显。

    她心神一动,率先朝着令家飞去。

    而此时的令家早已警戒了起来,令家的老祖宗也从闭关中走了出来。

    众人集中在大厅内,气氛压抑的厉害。

    容娴便在这时突兀间到答了这里,她站在大厅中,轻轻从每一个人面前飘过,记住了每一张面孔,无辜的不无辜的她都记住了,因为今晚这些人都得死,她不能容忍令家还有漏网之鱼存活。

    “年轻一代的弟子一人都没有送出去吗?”令家老祖突然问道。

    令家主语气沉痛的回道:“没有,外界早已被魔修结界禁锢住,任何想要越过结界的人都化为血水消失了。”

    听到这话,令老祖神色瞬间黯然,身上的精气神也像被什么抽走一样,尽显老态。

    “难道我令家今日真就灭族了吗?”令老祖悲痛欲绝,“令家血脉断绝,我有何面目去见令家的列祖列宗。”

    大厅左侧末尾处,女孩儿怯生生的说:“哥哥在外面。”

    容娴的目光猛地朝着女孩儿刺去,令家主锐利的眸色也看向女孩儿,语气难掩急迫:“旁支子弟?你刚说你哥哥在外面是怎么回事?他叫什么?”

    女孩紧紧攥住父亲的一角,在父亲安抚的笑容下鼓起勇气说:“我哥哥叫令君从,去寻找剑帝精血去了,他没在这里。”

    令君从,竟然真的是他!

    容娴神色隐隐有些复杂,不得不承认,那小子拥有大气运,总是逢凶化吉,有贵人相助,有机缘上门。

    想要杀掉令君从又不被气运反噬,只能想办法先磨去他身上的气运了,气运这东西都有定数,并非一味的无条件给予。

    容娴眼珠子转了转,无数个计划一一闪现,每一个都能让令君从死去活来。

    令家所有人都被魔修赶到了主宅,他们想送人出去为令家留下一丝血脉都做不到,如今却突然听到这个好消息,顿时都难掩激动。

    令老祖惊喜的一拍桌子,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令君从、令君从,好名字,好名字,天不忙我令家啊。”

    他语气猛地拔高:“一千年前我令家能挺过去,今天我令家照样能挺过去。反正都是要死,我等血祭,冲破这结界,换取一人生机,将我令家东山再起的资本带给令君从。”

    “是,我等谨遵老祖宗命令。”所有人都心甘情愿的应道。

    听到这令人热血沸腾的希冀,容娴唇角掀起一个凉薄的笑:“呵,若我再让你们令家有能力东山再起,那可真就是个笑话了。”

    令老祖目光灼灼的看向女孩儿,语气慈爱:“小丫头,血祭能让你短时间拥有强大的力量,你要利用这力量尽快摆脱魔修追兵,第一时间找到你哥哥完成任务。但血祭的力量消散后你便会魂飞魄散,告诉老祖宗,怕吗?”

    女孩儿尽管脸色发白,但依旧摇摇头,清秀的小脸满是认真:“不怕,我一定会找到哥哥的。”

    “好。”令老祖赞了她一声,温声询问道:“告诉老祖宗,你叫什么?”

    “令君怡。”女孩儿脆生生道。

    令老祖厉声嘱咐道:“君怡,记得告诉你哥哥,仇人是魔门魔修,我等不急着让他报仇,让他在没有实力时一定要忍耐。”

    令君怡乖乖的点头:“嗯,老祖宗,君怡都记住了。”

    “好。”令老祖又赞了一声,他深深看了眼令君怡,周身一股晦涩古怪的力量开始波动,这股波动眨眼间便笼罩在所有族人身上。

    他沉声说道:“千年前令家遭逢大难,能迅速挺过来,是因为中千界有我令家先辈。如今我令家又被重创,那位先辈定会为吾等报仇,放心,我等即便是死,仇人也不会活着。”

    容娴飘飘忽忽的站在他旁边,嘴角微翘,故作惋惜的喟叹道:“这可真是可惜了,你又将令家一大底牌暴露了出来。”

    若今日她错过了这个消息,那他日,拥有大气运的令君从凭借着令家遗留的财富和那位在中千界的先辈,说不得还真能挺过来呢。

    她扫了眼令家人激动的神色,沉吟起来,右手食指中指并拢,置于太阳穴之上,轻轻的叹息在大殿中响起,诡异莫测。

    明明是被各种能量充斥的嘈杂环境,可那一声轻微到可以忽略的叹息却在众人脑中响起,让人毛骨悚然。

    容娴眨了眨眼,眼里闪过一丝了然。

    她的这缕意识依托在遮阳的阴性上,而此时的令家充斥着血祭的阴暗力量。

    她调动了这股力量后,被那些即将血祭的令家人能感应到她也无可厚非。

    “谁?是谁?”正在进行血祭的令老祖瞳孔猛地一缩,强大的神识在令家族地一寸寸扫过,却什么都探查不到。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容娴就站在令老祖面前,她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节:“唔!”

    “你是谁?出来,不要装神弄鬼。”令老祖脸色青白,额上冷汗都流了下来。

    其他族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令君怡躲在母亲身后,死死咬着唇,被那未知的东西吓得瑟瑟发抖。

    “前辈是何方神圣,何必戏弄我等小小晚辈。”令老祖颤巍巍的说道。

    他感知不到的,只能是比他强大的,称一声前辈绝不为过。

    而这位前辈在这个紧要关头出现,也不知是敌是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