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不平
    ,精彩小说免费!

    “别哭君怡,记住老祖宗的话,找到你哥哥。”慈爱的声音传来,令君怡一脸惊恐的发现自己爹娘也化为乌有。

    “爹,娘……”令君怡痛哭出声。

    浓重的血腥味在大厅蔓延,整个大殿都被晦涩的力量腐蚀,好像在风中残破了数百年的破庙,再也不见曾经的辉煌和华丽。

    大厅很快便只剩下令老祖和令君怡两人了,令老祖一头白发在强大的力量冲刷下竟然化为了黑发,可这也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他看向令君怡,无形的力量便将令君怡拉到了他面前。

    令老祖一掌打在令君怡腹部,庞大的力量顺着他的力量涌进令君怡体内,撕裂她的血肉灵魂,让她痛不欲生。

    痛到极致,令君怡竟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令老祖双手飞快的结印,一层薄薄的封印护着令君怡的心脉不至于让她丧命。然后他飞身而起,用尽全身力气撞向外界的结界。

    ‘轰’一声大响,结界破了一个大洞。

    令老祖手一抓,地上的令君怡便被抓在了手中。

    他快速在令君怡耳边说道:“记住君怡,活着找到你哥哥。若要帮助,去找凝月尊者。”

    话音未落,他便猛地将人给推了出去。

    令老祖目光看向正冲来的魔修,狰狞一笑,朝着他们扑了过去:“你们这群魔修迟早会付出代价的,我令家有先辈在上界。”

    令老祖狂笑一声,‘嘭’一声炸开,整个令家被夷为平地,方圆五十里一片废墟。

    刚刚赶来的容钰伸手挡住了灵气波动,乌黑的发丝被吹的凌乱飞舞。

    他的脚步停住,眸色异常冰冷:“去前面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少主。”魔修飞快的朝着令家飞去,还未飞到,入目便一片废墟。

    他脸色微变,绕着这片废墟细细查看一番后,脸色垮了下来。

    少主想要亲自处理,没想到令家人倒是硬气,居然自爆了,这让他如何向少主交代。

    更何况这件事还是他亲自督办的,而今让少主扫了兴,他完蛋了。

    魔修哭丧着一张脸转身回去复命,是生是死全看少主心情了。

    令家的人之后如何容娴没有再理会,这种粗制滥造的血祭肯定不会漏掉任何一人,该死的不该死的都逃不掉。

    她将令家抛到身后,也没有去管容钰与左护法等人,身形一飘,瞬息千里,跟在了令君怡身后。

    此时的令君怡一身可爱的粉裙被鲜血浇灌,她被令老祖一瞬间送到了千里之外,容娴冷笑,为了保住令家延续,那老家伙还真是拼。

    被那股力量冲击的五脏惧伤的令君怡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身,她‘哇’的一口血吐出来,茫然的喃喃道:“爹,娘,哥哥,怡儿好痛……”

    喊完后她才意识到令家已经没了,爹娘也都不在了,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了。

    令君怡捂着脸放声大哭了起来,身体因抽泣而疼得更厉害,她连忙忍住眼泪,却突兀的打了个嗝,牵动着五脏六腑都疼了起来。

    令君怡面容有些扭曲,她蜷缩着身子躺了好久,才缓了过来。

    她要去找哥哥,要将老祖的话带给哥哥。

    她想站起来,却浑身剧痛动弹不得,只能像泥塑的娃娃老老实实躺在地上。

    容娴一身白裙安静的站在她不远处,长身玉立,翩然随风,她嘴角噙着一抹恍如春风的笑意,温暖柔和到了极致。

    但她的目光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少女,眸子里没有半点笑意,反而冷的让人心生警惕。

    “哥哥,爹娘……”令君怡无意识的呢喃着,声音弱的好像刚出生的幼猫。

    容娴眉宇一动,轻轻飘到了令君怡面前,她蹲下身想要触摸少女的脸颊,却不想直接穿透了过去。

    良久之后,她收回手嗤笑一声:“你怎么可能会像阿妹呢,阿妹当年承受的痛苦比你多太多了。”

    她站起身嫌弃的甩了甩手,将脸上的所有情绪全都隐没,她轻轻开口,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当年我容家全族尽灭时,连兄长刚满月的幼儿都没逃过,生生被人摔成了肉泥,我容家死去的人无一人留有全尸。令君怡,你看,如今你躺在这里的姿态多像我阿妹,可你却比她幸运,你比她幸运……”

    容娴神色悲怆,语气有些哽咽。

    听着令君怡一直在喊着爹娘哥哥,容娴不由在想,当初阿妹遭遇那一切的时候,是不是也一直在喊着爹娘哥哥,然后在那一声声中彻底的绝望,彻底的疯狂。

    阿妹当年的年纪,跟令君怡一样啊。

    她低声轻喃:“当年那些人造成容家破碎,这痛苦延绵了上千年,如今我又造成了其余家族的破碎,也不知这同样的痛苦能延绵多久。”

    即便知道这只是冤冤相报,但容娴就是放不下,她也永远不会放下。

    冤冤相报又如何,她做不到自己家破人亡,仇人却美满安康。她做不到故人痛苦疯狂、沉沦黑暗,仇人却受人敬仰,享受福禄。

    那是不公平的,血债只能用血来偿还。

    容娴重重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澄澈的眸子里干净如昔,不含半点情绪。

    她就沉静的站在令君怡身边,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直到第二天清晨,有行商的人经过将令君怡救了,给她暖被热茶,给她饭菜丹药。

    容娴抬头望天,由心底发出一声不平:“这不公平。”

    为何令君怡有人救,她的阿妹当年却只能被人欺侮到底,为何令君怡碰到的都是好心的人,她的阿妹却一次次绝望。

    “这不公平!”容娴的声音冷的诡异,沉的仿佛雾霭压下,只残留点点秃鹫嗷叫,带着阴凉的冷戾让人毛骨悚然。

    容娴知道自己钻牛角尖了,她清楚自己只是在迁怒。

    当年容家被结界封锁,阿妹遭遇一切坎坷时不会有任何外人进入,所以也不可能遇到有好心人救助。而令君怡在荒郊野外,随时会有陌生人经过,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热心肠的人救她。

    但她就是难受,就是不平。她放不开,怎么都放不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