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助力
    ,精彩小说免费!

    老者看了看地上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后辈,再想想这姑娘刚才说没有救人的那句话,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道:“我这后辈伤的太重,小友救不了也不必自责。”

    容娴眼里闪过一丝讶异:“老前辈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老者不解:“我误会了什么?”

    容娴弯唇一笑,一脸体贴道:“罢了,不管老前辈误会了什么,我恐怕都不会让老前辈继续误会下去了,您一把年纪了,我可不忍心呢。”

    她话音落下,脸上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

    一股股阴冷的风吹拂,冰冷的寒意铺天盖地而来。

    老者瞬间好似感受到了整个天地最寒冷的气息涌入他的体内,冻结他的灵魂。

    不止四肢,连思绪都变得迟缓了起来。

    他表情空白,有些想不明白,事情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老者姓令,早已经飞升了几千年了。

    这戒指是他留给令家的一线生机,戒指内封印了他的一缕神魂。

    在令家危难之时,凭借令家血脉可以唤醒他这分魂,若后辈靠着分魂庇护,也不至于让令家灭亡。

    谁知他醒是醒了,但现在发生的事情让他完全懵了。

    容娴把玩着戒指,毫不客气的抹去了戒指上的印记,将戒指丢进了她的芥子空间中,理直气壮的将戒指内的东西据为己有了。

    即便她只有一丝意识,她依旧可以调动水灵珠。

    她刚想说什么,却忽然转头朝着远方看去,神色满是遗憾道:“他们来了,看来我与前辈只能聊到这里了。”

    她脸上露出一个如夏花般绚烂的笑意,温声安慰道:“不过前辈不用担心,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的。”

    话音落下,一股更为凌厉冰冷的寒气从老者的心脏蔓延而开。

    不过须臾间,老者的神魂便化为水滴消散在虚空之中。

    分神魂灭,老者的本体也接收不到记忆,压根就不会知道是谁灭了他的分魂。

    容娴低头看着地上的点点水气,假惺惺的感慨道:“哎呀,若在上界碰到了故人,却相逢不识,这就太让人伤心了。”

    她扫了眼浑浑噩噩的令君怡,慢吞吞道:“在愿望临近之时又落回了地狱,很难过对吗?”

    她自问自答道:“一定很难过的。”

    就像当年她以为阿妹已经康复之时,却被那一次次癫狂打入了地狱。

    她闭了闭眼,收敛了所有的情绪。

    周身丝丝缕缕阴气悄然散开,她的身影又由实化虚,谁都看不见了。

    这时,云游风与令君从终于赶到了。

    等令君从站在令君怡面前时,他才回过神来,看着那张本该笑颜明艳的小脸此时满是青白,微弱的呼吸断断续续,好似下一刻便会断掉。

    令君从瞳孔猛地一缩,满脸不可置信的扑了上去。

    “怡儿,怡儿……”他半跪在地上想要将人抱起,却怎么也伸不出手。

    他害怕,他惶恐,这真的是妹妹吗?他妹妹那么活泼可爱,怎么可能会是现在这般苍白羸弱!

    云游风站在一边没有打扰这对兄妹,他心底也有些难受,毕竟他跟小姑娘还相处了几天,那是个乖巧惹人疼爱的孩子。

    容娴的虚影与他并肩而立,目光一直落在令家兄妹身上。

    她说:“生离死别总是让人不痛快的,游风,你也是性情中人啊。”这般容易被情绪感染。

    “哥……”令君怡似乎听到了哥哥的声音,她费力的睁开眼睛,她第一次觉得,原来人的眼皮可以这么重,重的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才能睁开。

    看着面前的人影,令君怡眼神有些模糊,“是哥哥吗?哥哥来了吗?”

    令君从眼圈一红,立刻将人抱了起来:“怡儿,是哥哥,是哥哥,哥哥来了,别怕,哥哥这就带你去找大夫。”

    令君怡感受到她哥快速的朝着远方飞去,风拂过脸颊,明明很轻微,她却有种被刀刮在身上的痛楚。

    她哆嗦了下,但动作却不明显,她已经控制不了她的身体了,她快死了。

    她艰难的看了看四周,却发现之前出现过的那位息心尊主消失了。

    但令君怡却满心警惕,她完全没有忘记那人说一直在她身边的话。

    若那人听到自己将她的存在告诉哥哥,会不会对哥哥动手?

    令君怡心下一沉,她绝不能让哥哥受到伤害!

    令君怡想到这里,便决定瞒着哥哥那人的存在。

    她靠在哥哥的背上,断断续续的说:“哥,令家没有了,爹娘也不再了……”

    “怡儿,快别说话,等哥救了你你再告诉哥是怎么回事。”令君从眼眶通红,声音艰涩却带着坚定的命令。

    只要妹妹心里还有牵挂,还有未完成的事情,妹妹一定会挺过去的。

    他要让妹妹活着,一定要活着。

    “哥,是魔门,是魔门那些人……”还有老祖宗说的息心尊主。

    可惜她后来的话再也没有力气说出口,也不敢说出口了。

    云游风跟在他们身后,也听到了令君怡的话。

    他咬了咬牙,差点将背后的刀抽出来。

    “魔门那群败类!”云游风恨恨道。

    容娴扫了他一眼,明知他听不见,还是装模作样苦口婆心的解释道:“游风真是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明明我们只是在礼尚往来而已,你不能因为别人是修魔的,就什么锅都让魔修背。”

    停顿了下,她仰天长叹道:“魔修冤枉啊。”

    容娴装模作样完,这才发现令君从和云游风已经飞远了,她轻咳一声,连忙跟了上去。

    别人看不见自己以后,就这点不太好。

    她的表演欲完全得不到满足,真是太没意思了。

    不过,看着令君从匆忙飞离的背影,容娴扬眉一笑。

    不得不说,令君从的气运真是太强大了。

    若她慢上一步,真由着那戒指落在了令君从的手里,那令君从的未来还真可能跳出她的掌控了。

    女人背后的资源、戒指、戒指内的助力、飞升之后的同族……

    容娴即便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也知道令君从的未来在那庞大的气运下,已经一片坦途。

    她眸色一沉,她决不允许令君从有飞黄腾达的一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