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欢喜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不觉间,令君从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他已经走到了清华的院子外,但他却没有再跨进去一步。

    因为怀里的人已经没有了生机,他双手还维持着托举的姿势,但手上却空荡荡一片。

    妹妹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来,化为飞灰消散于天地间。

    “怡儿,怡儿……”令君从嘭的一声跪在了地上,痛苦的泪流满面。

    他眼睁睁地看着妹妹死在了他怀里,但他却无能为力,他连留住她的尸体都做不到。

    容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果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看,死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可活着的人承受的痛苦却是成倍的。

    令君从疼的撕心裂肺,她的心也在隐隐作痛。

    阿妹,我好像……有点后悔了,我还是不想失去你。

    听到动静走出来的安阳、陆远和燕菲等人虽不知所谓何事,但看到令君从浑身散发的悲痛气息,便知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沈久留走出门的第一时间便看到了云游风,尽管心情沉重,但他依然很惊讶:“游风,你怎么在这里?”

    云游风听到熟悉的声音,忙抬头看去:“久留,你果真在这里。”

    他将这里所有人都看了一遍,声音艰涩道:“容娴呢?”

    沈久留心脏一痛,没有说话。

    云游风眼里的光暗淡了下来,看来路上听到的传言是真的,容娴真的已经不再了。

    他没有再提这让人难受的话题,别过头看向跪在地上的令君从,说:“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了这位少侠的妹妹,然后……送那姑娘见这少侠最后一面。”

    这话里的意思众人都听明白了,清华与阳明、思心站在门口,目光沉痛的看着令君从。

    白长月脸色苍白的走上前,蹲在令君从身前看着他的眼睛问:“君从,到底出了何事?”

    令君从抬头,眼里雾水朦胧,一层血色覆盖其上,他声音沙哑的说:“月儿,令家不再了,怡儿她……”

    他的声音哽咽,那种绝望无力的痛苦让他身体微微颤抖:“怡儿将消息送来后,便魂飞魄散,我连她的尸体都留不住,我……”

    他紧紧闭上眼睛,不想让眼泪落下来。

    容娴飘到白长月身前,语气轻柔极了:“白长月,你也在难过吗?”

    她怔怔然的说:“令君怡是你的朋友,她死了你这么难过。当年我婧堂姐死后,无我便一直活在地狱里。大家都这么痛苦,可为何又要一直在制造痛苦。”

    人只要活着便会一直制造事端,你不愿放下,我也不愿放下,一直长长久久的纠缠在一切,地老天荒,你死我亡。

    容娴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面前这些人的喜怒哀乐,也只能看着,半点插不上手。

    白长月捂住嘴,眼泪嗒嗒的落了下来,她与令君从青梅竹马,跟怡儿那丫头更是熟稔,她想过自己会死,却从未想过怡儿会死在她前头。

    “是谁?君从,告诉我是什么人,我白家定会为她报仇。”白长月愤然出声道。

    令君从语气阴沉森冷,就像地狱来的恶鬼:“是魔修!”

    沉默不语的沈久留猛地抬起头,冰冷的眼里闪过一道戾气,紧握着剑便朝外走去。

    “站住,久留,你要去哪儿?”阳明见到沈久留步伐坚定的朝外走去,心里咯噔一跳,连忙跑过去拦住他的去路。

    容娴也回头看去,唇角轻启,‘沈久留’三个字在嘴边绕了一圈,轻轻叫了出来。

    云游风意识到好友情绪的不对劲,也忙跟着阳明一起将人拦住。

    沈久留周身清冷的气息变得阴煞无比,那压抑到极致的疯狂似乎能将所有人拉着陪葬:“让开。”

    “不让。”阳明是疯了才会让理智全无的沈久留离开:“久留,你冷静些。”

    “我冷静不了。”沈久留罕见的爆发了,再不复之前的清冷淡定,“小娴我是的族人,我的挚爱。她为了我受了那么多苦楚,我好不容易才见到她与她相认。回到郁族后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叙叙旧,她还没告诉我小时候的事情,没有讲清楚石桥涧一草一木的故事……”

    沈久留红着眼睛:“魔修杀了她,她那么善良那么好,那些人怎么能下得去手!”

    他有些崩溃的喊道:“小娴连身体都没有留下,那些人也许会抽干净她的血,会将她……”

    沈久留闭了闭眼,他不敢去想象那些残忍的场面,他真的承受不住。

    魔修离开以后,他都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去追。

    一直引路的杉树花似乎因为另一半的消逝再也召唤不出来,他只能像个傻瓜一样站在原地发愣,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力感快将他逼疯了。

    云游风心中钝钝生疼,拦着沈久留的手也无力的垂了下去。

    尽管他早有准备,可当他真从沈久留口中听到容娴的死讯时,依旧难以接受。

    他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个纯澈清透的姑娘了吗?他还没有问她究竟是何时认出他的。

    容娴一步步走近,来到了沈久留和云游风、阳明三人面前,纤尘不染的裙摆轻轻从沈久留腿上飘过,却诡异的穿过了他的腿。

    她目光澄澈,好似容纳了万千风景。

    她开口,声音好似一阵春风吹拂:“看到你们这么在乎我,我很欢喜。”

    那假的一面太成功,能牵动这么多人的心神。

    她肯定的点点头,似模似样的重复道:“我很欢喜。”

    然后,那张温柔的脸上扬起一个明媚粲然的笑意,使得万千芬芳失色,可惜这美好的能入画的一幕无人能看到。

    容娴言不由衷道:“还是容大夫更讨人欢喜啊。”

    她沉吟了起来,琢磨着自己还有哪些破绽要尽快抹除,听从阿妹的话,活的干干净净。

    不过,以一个名扬天下的大夫身份活着,还真是带感。

    这边,闹剧还在继续。

    云游风靠不住了,阳明只能自己拦住沈久留,听着沈久留的猜测,他悲痛欲绝:“那是我小师妹。沈久留,我的痛苦不会比你少半点,可这般直愣愣的冲出去你找谁报仇,你又能找到谁!”

    “难道我们就只能干坐在这里等着吗?我受不了!”沈久留大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