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两清
    ,精彩小说免费!

    房门前,清华紧握着拳头,青筋直冒。

    他失去了最疼爱的小徒弟,他也想撕心裂肺的喊两声,也想不顾一切的去魔门杀个痛快为小徒弟报仇,可惜他早已过了那个冲动的年纪。

    时间最容易改变人,他已经学会将感情藏在心底最深处。

    “小友若愿意,可以来我玄华山。”清华朝着沈久留道:“我想你应该愿意去看看小娴长大的地方。”

    容娴无意识嘟囔道:“那里除了医书便是经书,有什么好看的。”

    忽而,她抬头朝着门口看去,只见来人一身白袍,神色平和如同云中谪仙。

    “沈熙……”她轻轻叫了一声,却只是动了动嘴唇,并没有发出声音。

    沈久留语气坚定的拒绝了清华的邀请,神色平静的诡异:“多谢前辈相邀,等我为小娴报了仇,我再去拜会贵宗。”

    “报仇?你去找魔门吗?”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沈久留身体一僵。

    清华等人在那人出声之时才察觉到有人不知不觉的接近,他们都警惕起来,目光冷冽的刺向那人。

    云游风直接拔出了大刀,似乎来人有丁点儿不对劲,便一刀砍上去。

    沈久留猛地转过身,声音艰涩的叫道:“师尊……”

    师尊?!

    意识到是熟人后,众人这才放松了下来。

    云游风讪讪将刀重新背好,瞄了眼沈久留不敢在出声了。

    久留的师父虽然看上去温和,但总觉得很吓人啊。

    沈熙理都没理沈久留,直接对清华颔首一礼,温声说道:“小徒顽劣,让阁下费心了。”

    那双平和的眼睛看过来时,好似带着能穿透人心的力量,震撼强大,让人无从反抗。

    清华意识到这人比他强太多了,不像是世俗众人,那身气质好似是传说之地养出来的。

    不管心中怎么猜测,他面上一片平静:“您客气了,久留很好。”

    沈熙笑了笑没有接话,他尽管已经放低了态度显得更加平和,但那种久居上位的傲慢和掌控一切的气度仍显得有些逼人。

    “师尊!”沈久留又唤了一声。

    他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但因沈熙的无视,他显然多了几分忐忑。

    沈熙淡漠的瞥了他一眼,洞彻人心的眼里没有多余的情绪,让沈久留心里凉了半截,他直接跪在了地上,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师尊……”

    云游风等一众年轻人尽皆缩了缩脖子,总觉得久留师父的眼神略可怕。

    见到徒弟这幅模样,沈熙也有些心痛。

    他上前两步走到沈久留面前,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温声说道:“久留,可冷静下来了?”

    沈久留点头,哽咽的说:“弟子让师尊费心了。”

    “傻孩子。”沈熙无奈的说:“师父为徒弟费心不是天经地义吗?”

    他叹息道:“可有些事情为师也无能为力,想费心也费不了。”

    他神色隐隐有些冷意:“比如放任你去疯狂的杀人堕入魔道,放任你自轻自贱,师恩不报,伤及己身。”

    沈久留沉默了下去,他并没有反驳师尊的话,因为师尊说的都是他刚才心里的所思所想。

    他重重的拜了下去,声音沙哑的说:“是弟子魔障了,求师尊息怒。”

    阳明和云游风轻舒了口气,还是这位前辈有办法制住沈久留。

    小婉这时也走到了令君从身边,小心翼翼的叫道:“君大哥……”

    令君从此时也从那刻骨的悲痛中冷静了下来,他勉强的笑了笑,说:“别担心,我没事。”

    燕菲也松了口气,刚才的气氛真压抑,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安阳晃着扇子的手顿了顿,打开扇面,一道灵符闪烁化为一行字出现,他看完后朝着陆远道:“师父让我们回去。”

    陆远有些心不在焉的应道:“啊?哦。”

    安阳:“……你在想什么?”

    陆远抿了抿唇,情绪低落的说:“容大夫死了。”

    安阳眼里飞快的划过一道黯然:“是啊,她死了。”

    说到这个‘死’字,安阳心底隐隐作痛,不想去面对那个残忍的现实,不敢相信那个温柔似水的女子真的没了,那是他这辈子第一个动心的人,可惜……

    安阳用扇柄敲了敲陆远,轻声道:“我们悄悄走吧,别打扰了他们。”

    大家都有伤心事,何必再添一桩离别呢。

    陆远点点头,随即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好,不过师兄,我想先回家,想见见爹娘他们是否安好?”

    安阳没有反对,见到了这么多生离死别,他也想见见那个熊的不行的师父。

    两人悄悄地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唯有容娴抽空扫了他们一眼,便不再理会。

    这边,沈熙对着跪在地上的徒儿温和一笑,笑容里总有几分担忧,“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你太重感情,也太聪明了。”

    他语气格外复杂:“凡尘有句俗语说得好,‘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久留,你这般让为师如何能放心得下?为师有时真的在想,若你能愚笨一些,是否便会好过一些。”

    沈久留一直都知道师尊待他如亲子,如今听到师尊亲口说出这些话,目光落在师尊慈爱的脸上移不开了。

    片刻后,才掩饰似地别开头,嘴角不自然的向上扬起,分明十分感动:“师尊,不管弟子聪明还是愚钝,永远都会是您的弟子。”

    容娴神色复杂的看着沈熙,知道沈熙是真心疼爱沈久留,全心全意的将他当成亲子看待,终究是放下了心。

    她看着沈熙,掷地有声道:“沈熙,你欠我的因果此后便了了,你我恩怨两清。”

    当初仙魔大战,沈熙将她重伤,曾答应为她做一件事。

    看来这件事便落在了沈久留头上,帮她照顾好沈久留,还清郁族的人情便够了。

    正看着沈久留的沈熙目光突然凝滞,他不是看到了容娴,也不是听到了容娴的声音,而是冥冥中与息心尊主的那一丝因果在刚才那一瞬竟然两清了。

    息心尊主没有死,至少在他们因果两清之前没有死!这是沈熙的第一反应。

    接着他便有些纠结了,刚才到底是息心尊主死了才因果两消,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息心尊主放下了这段因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