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感应(求订阅)
    ,精彩小说免费!

    “师尊?”看到师尊神情凝重,沈久留担忧的询问。

    沈熙回过神来便洒脱的将此事放下了,因果已了,想不透的便不再去深究。

    他拂袖一挥,道:“起来吧。”

    一股无形的力量拖着沈久留的双膝让他站了起来,沈熙继续道:“跟为师一起回宗。”

    沈久留欲言又止,似乎有为难之处。

    沈熙轻轻一笑,声音依旧温和,却强势的不容抗拒:“走吧,任何事都没有为师的命令重要。”

    沈久留垂头应道:“是,师尊。”

    他朝着沈熙妥协了,在已死的人与活着的人之间,他选择了活着的人。

    这很正常,不是么?

    容娴低低一笑,叹道:“这世界,果然没有谁离不开谁啊。”

    得到徒弟的应承,沈熙身上的冷意这才散去,他看了看周围几人,朝着清华微微颔首告别。

    沈久留看向云游风,似有些担忧。

    云游风情绪十分低落,容娴不在了,现在连久留都要离开了。

    但他也不是那种放不下的人,他爽朗一笑,说:“久留放心,我已经答应你们三长老,从这里离开后回去当紫薇城主,我们可以相互通信。”

    沈久留这才放松下来,沈熙见到弟子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食指中指并拢在身前一划,一道剑芒闪过,二人立刻化光而去。

    他们离开后,云游风也没有多待,与众人辞行后,便朝着碎叶城而去,他想在去紫薇城之前见见楼三娘,很想很想。

    “师父?”思心见到师父一直在走神,忍不住小声叫道。

    清华回过神来,朝着她与阳明道:“走吧,我们也回山吧。”

    刚才沈久留的师父说的那些话何曾不是他想对小徒弟说的,可是他没有机会说了,小徒弟再也听不见了。

    阳明看着师父黯然伤神的背影,有些无措。

    他连忙追了上去,与思心一起朝着玄华山走去。

    令君从环顾四周,转瞬间只剩下他们几人。

    他苦笑一声:“没想到今日我会无家可归。”

    短短几天,令家倾覆,亲人不在,红颜背叛,他不仅是无家可归,还很可悲啊。

    燕菲诚恳的道:“君从,胭脂城会有你一席之地,你愿意去我胭脂城吗?”

    她看着令君从犹豫不决的样子,挑眉笑道:“长月和小婉若是愿意,也可以去。”

    然后,令君从带着白长月和小婉跟着燕菲去了胭脂城。

    空荡荡的山涧中,容娴静静地站在山顶,像是亘古不变的神女峰,看着山川变化,沧海桑田。

    等姒臻收到消息赶来时,这里除了满地的死尸,什么都不曾剩下。

    “臻……叔。”容娴飘到他身边,神色复杂的唤道。

    姒臻猛地抬起头朝着四周看了看,没有任何人影。

    刚才他好像听到了容娴的声音,是错觉吗?

    想到路上听到的那一句句‘容大夫被魔修给杀了’的消息,姒臻胸中气血翻腾不休。

    姒臻不清楚自己对容娴的莫名情绪是怎么回事,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他不愿意见到容娴受到半点伤害。

    容娴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姒臻,她没想到姒臻竟然能听到她说话。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父女感应吗?

    但原主已经不在了!

    容娴紧抿着嘴巴跟在姒臻身后,看着姒臻无意识飞去的方向,她脸色微变。

    那是——当年她遇到姒臻父女的地方。

    虽然她进入这具身体时原主已经死去,但面对一名父亲,她总是抱有歉疚。

    姒臻无意识的飞出石桥涧,像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一般到了一处山脚下,他的脚步蓦然一停。

    眉头微微皱起,这里……似乎有些熟悉。

    “堂哥?”一道讶异的声音响起。

    容娴眼里划过一丝复杂,没想到这二人到底是碰到了。

    姒臻抬头看去,只见身穿黄色罗裙,手腕挂着一串铃铛的女子站在不远处俏生生的看着他。

    姒文宁从紫薇城马不停蹄的赶来后,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仅容娴死了,整个小千界都乱了,但如今能遇到自己一直寻找的堂哥,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姒臻迟疑了下才叫道:“文宁?”

    姒文宁连蹦带跳的跑回来,惊喜的说:“真的是你啊堂哥,我都找你很久了。”

    她朝着姒臻身后看了看,疑惑的问:“怎么就你一个,我堂侄女呢?”

    容娴暗道一声:糟糕。

    当初她身体条件不允许,抹除记忆也不怎么彻底,特别是姒臻这种实力强大的存在,受到丁点刺激便很有可能恢复过来。

    她都不敢跟姒臻多待,没想到姒文宁一句话会爆出这么大问题。

    容娴眉宇间有些懊恼,暗道一声失策,将姒文宁给忽略了。

    而姒臻听到‘堂侄女’三个字时,只觉得脑中轰隆一声大响,曾经一幕幕记忆尽皆复苏。

    他看着周围的场景唇角有些哆嗦,怪不得这里熟悉,当年他带着女儿从中千界逃来后重伤昏迷,昏迷前他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的女儿,将这熟悉的地形也记在了心中。

    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

    姒臻一脸茫然,他再次醒过来已经在千里之外的镇上,他脑中关于女儿的所有记忆全都消失。

    有人故意这么做的!

    那人到底是谁,为何要抢走他的孩子。

    还有——容娴。

    这个他一见便心生喜爱,总觉得十分面善的姑娘,很可能就是他失散的孩子。

    他一把拉住姒文宁,语气急切的说:“文宁,跟我去找容娴,我一定要找到她。”

    “你找她作甚,不是说她已经……”死了吗?后面的话在姒臻吃人的目光中咽了下去。

    姒臻脸色阴沉的可怕:“不会,她肯定不可能死的。”

    “堂哥?”姒文宁有些瑟缩的唤道。

    姒臻一字一顿道:“她很可能是我女儿,不,她一定是我女儿。我在她身上感应到血脉的渊源,她是我姒家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死在小千界这群渣宰手中。”

    容娴默默地看向魔门方向,暗道:崽(宰)们,多多包涵一下老父亲吧。

    姒文宁表情一裂,眉眶狂跳。

    容娴是她堂侄女?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