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诀别
    ,精彩小说免费!

    魔修们对视了一眼,似乎达成了什么约定,不约而同的朝着天地四方飞去。

    有回归家族当个人人敬畏的庇护神老祖宗的,有建宗立教延续道统的,也有留在人间胡作非为的。

    但不管做什么,他们都没有忘记楼寒溪最后一条命令,对冷凝月等人赶尽杀绝!

    他们可不敢挑衅那个疯女人。

    于是,大陆上每天都能见到魔修肆虐杀人,群魔乱舞,乱象频生。

    一个月后,南州归土城容氏族地。

    两名魔修按照令符的指引,一路上绕过了无数机关,深入地底宫殿,终于将青铜古棺放在了最里面的一间墓室内。

    在青铜古棺刚刚放好后,他们面前的令符嘭的粉碎,还不等他们惊慌,便被一股强大的威压迫倒在地,单膝朝着青铜棺跪了下去。

    不过须臾,两人便成了栩栩如生的陶俑。

    宫殿一片死寂,深埋于泥土之下,不见天日。

    而容娴此时才找到楼寒溪,那在传闻中失踪的楼寒溪已经回到了容氏族地。

    她靠在杉树林中,被地上一簇簇月季包围,红的像血,美的令人心悸。

    那是父亲送给母亲的花,每一朵都带着让人怀念的味道。

    楼寒溪的目光似乎在看着这些花朵,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她的眼神没有焦距,脆弱的让人心疼。

    “阿妹。”容娴轻轻叫道,好似唯恐自己声音大一些便惊扰了这人。

    她走到楼寒溪面前,澄澈干净的眸子里染上了淡淡的温度,整个人好似从九天之上的仙人堕入了凡尘,染上了烟火气息。

    “阿妹,我终于找到你了,原来你回到家里了。”容娴笑着说道,尽管她知道阿妹听不见,但这并不妨碍她的兴致。

    她在杉树林中四处飘荡,每走一处便笑着说:“阿妹,这里以前是你的闺房还记得吗?你最喜欢将自己的屋子布置的漂亮又华丽,里面全都是色彩艳丽的花儿。”

    她来到最娇艳的杉树花前,笑道:“这里曾经是兄长和嫂嫂给小侄儿准备的练武场,我们曾经约好要努力练武,然后教导小侄子成为一个最强大的修士。”

    她飘动到最矮的那颗树下,抿了抿唇,眸子里聚集了一层雾气:“这里是我的院子,爹娘知道我调皮,便用术法改变了这里的土地,凡是种在这里的树都长不高,他们就是不愿意让我爬树,怕我摔了。”

    她身形一晃,来到了不远处,笑吟吟道:“这是爹娘的院子,我们小时候害怕的不敢睡觉,经常偷偷溜过来,然后被爹爹黑着脸拎走……”

    她说着说着,眼里的泪水再也没忍住砸在了地上。

    她跪倒在地上,轻轻的啜泣着,眼泪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却在穿过了落叶化为虚无。

    然后,那轻轻的哭上变成了嚎啕大哭,她就像个孩子一样,哭得私撕心裂肺,痛苦不已。

    容娴哭了很久,哭的嗓音变得沙哑,她身上纤尘不染的白裙似乎也因为主人的情绪变化而皱巴巴的,她踉跄地站起身,朝着楼寒溪走去。

    她伸手想要拉拉楼寒溪的衣服,却无力的穿了过去。

    “阿妹,我碰不到你,你也听不到我,看不到我,阿妹,我很难受。”容娴瘪瘪嘴,委屈极了。

    她想像小时候一样,即便她年纪大些,但每次受了委屈阿妹便会来安慰自己,都会哄哄她,想办法让她开心。

    但现在的阿妹完全不管她,阿妹她……已经没了啊。

    容娴吸吸鼻子,终于意识到阿妹真的离她而去了,那么决绝,那么残忍。

    早该就想到的,她早该就想到的。

    之前在石桥涧与阿妹告别她就知道了,阿妹不想再活下去了,她已经坚持不了了。

    她知道早晚有一天阿妹总会离她而去,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阿妹。”容娴轻轻唤道。

    楼寒溪回到了归土城,回到了她的家。

    是的,这里是楼寒溪和容娴的家,是她们一直的家,不管她们在外面流浪多久,不管她们在无心崖待几千年,她们认同的家只有这么一个地方。

    阿妹了却了仇恨回到了家,然后在牵动心神的家中了断了自己。

    她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她唯一的亲人。

    “阿妹,你真狠。”容娴喃喃道。

    铺天盖地的痛楚和悲怆将她淹没,她只是一缕意识,本不用呼吸,可此时她却觉得窒息,被这种亲人离去的痛楚压的窒息。

    千年前本就承受了一回,第二次却依旧让她痛苦,丧亲之痛是一个人永远都习惯不了的习惯。

    “阿妹。”她又一次唤道。

    可被她唤的人却再也听不见了。

    在容娴承受不住时,又似乎那一缕寄托意识的阴气已经耗尽,她的身形骤然溃散。

    无数杉树花同时落下,将靠在树边的女子轻轻掩埋,庇护着她,不让她经历风吹日晒。

    归土城内,地下宫殿深处。

    青铜古棺内,容娴睫毛颤了颤,却没有醒过来。

    她的身体上空,水灵珠和木灵珠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将她全身笼罩。

    那一缕意识回归后,躺在青铜古棺内的女子眼角缓缓的留下了一行清泪,可她依旧没有醒过来。

    西州碎叶城,云游风重新踏进这里时,看到熟悉的热闹景象,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他咧了咧嘴,痞气而野性。

    与在紫薇城当城主的装模作样不同,这时的他笑的更真实。

    不用维持着威严的姿态来震慑别人,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真性情会被人看轻。

    他快步朝着幽深的小巷走去,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那位娇媚豪爽又让他牵肠挂肚的女人。

    但等他走到曾经的‘无心酒肆’前时,却见那面酒肆的旗已经破旧不堪,门框上的牌匾也被风吹的失色,蛛网从上至下,整个门面看上去破旧而萧索。

    云游风心中有些不安,这里看上去好像很久都没人居住了,可明明两个月前他还与三娘传信。

    云游风将门上的蛛网扯开,伸手推开木门,厚重的灰尘落下,呛得他打了个喷嚏。

    显得黑暗的酒铺里有种潮湿的霉气,云游风轻步走了进去,地上的灰尘上立刻印上了一个脚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