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藜芦(求支持)
    ,精彩小说免费!

    曲浪听到少辛这个名字后,脑袋懵了半晌。

    这不是药材名吗?尊主她老人家还真是时刻谨记着自己大夫的身份。

    容娴见他没有出声,还以为自己名字取的不好,她脸一耷拉,十分不情愿道:“既然你觉得少辛不好听,便叫藜芦吧。”

    曲浪脑中瞬间反应上来藜芦的特性,性寒味辛,有毒。

    曲浪:“……尊主英明。”

    尊主绝对有毒,不然怎么取了俩名字都是有毒的,总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敢直视那两味药了。

    曲浪明智的没有多问,他轻咳一声,说:“藜芦还有何吩咐?”

    赶紧把人送走他也就不用提心吊胆了。

    对,没错!曲浪他就是在心里暗搓搓的想着将尊主扔的远远的,并非眼不见为净,而是怕自己一直待在尊主眼皮子底下,哪天尊主看他的脸腻歪了就把他给弄死。

    容娴危险的眯了眯眼,意味深长道:“藜芦不过是门主门下一名微不足道的修士罢了,如何能谈得上吩咐呢。若有吩咐,也该是门主吩咐藜芦才是。”

    曲浪:尊主对于自己的新身份看来是适应良好啊。

    曲浪抽搐着嘴角硬是板着脸,大魔头的气势十足,内心却多少有些崩溃,他在尊主这个煞星面前完全硬不起腰来。

    但现在最要命的是尊主好像在问他要任务!

    他该给尊主一个什么样的任务才能突出她的重要性又不让尊主觉得自己在敷衍她?

    曲浪脑子转动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快。

    正在曲浪绞尽脑汁想任务时,他家尊主云淡风轻的命令道:“立刻派人找到清波和冷凝月等人所在,尽快将消息交到我手中。”

    剑帝派的人不知何时会到,她必须在离开小千界前将所有恩怨了了。

    曲浪:说好的我给你任务呢,在我准备开口时你又给我任务,你一定在驴我!

    曲浪觉得自己被玩弄了,但他依旧不敢生气,还小心翼翼赔着笑道:“是,属下一定办妥。”

    容娴满意的点头,然后目光不含半点感情的盯着曲浪。

    曲浪、曲浪绷紧脸皮,小心翼翼的问:“尊主还有何吩咐?”

    容娴嘴角勾起漫不经心的笑,语气却最是诚挚不过:“藜芦现在是堂主了,得有几个属下。”

    曲浪表情裂了裂,您老作为魔道尊主还会缺属下,别闹了。

    但显然他是不敢说出口的,那是连提都不敢提,直接怂怂的应道:“属下会给您派两个人来,您放心。”

    尊主到底有没有放心曲浪也不知道,他只听见尊主她老人家高深莫测的问:“我召唤你时,你如何来得这般快?”

    魔门在南州,这里可是在南州边上。

    以曲浪的修为,少说也得一刻钟,但曲浪可是一盏茶的功夫便出现了。

    难道他是有任务在身?

    听见尊主询问,曲浪也没有半点隐瞒:“尊主,最近两个月内,魔门辖区下的一些村庄内总有人失踪,门内去探查消息的人也失去了联系,包括一位外门长老,所以属下亲自来看看。”

    “哦?”容娴眼底划过一丝兴味:“这事儿交给我办了。”

    曲浪:“……”

    容娴一见曲浪那一言难尽的表情,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凑热闹的情绪太过外露。

    她连忙清了清嗓子,强行自圆其说道:“藜芦好歹也是魔门的一份子,即便只是地位比较低下的堂主,但身为魔门中人,魔门的事就是藜芦的事。”

    她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义愤填膺道:“不知是何人如此胆大妄为,居然敢将主意打到魔门头上,简直不知死活。那人真当我魔门无人不成,门主你位高权重,不能轻易出手,此事藜芦一人便能应付。”

    曲浪:“……”真当他不知道尊主只是无聊了想找些事打发时间吗?

    但他能怎么办,当然是顺着尊主的意思了。

    “那就麻烦藜芦堂主了。”曲浪木着脸道。

    容娴眉毛微抬,神情明明很得意但又不想表现出来,可她那小雀跃的语气却直接出卖了她:“既然门主诚意邀请,藜芦也盛情难却,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门主了,门主可以完全放心,此事便交给藜芦,藜芦定会将幕后凶手抓出来。”

    曲浪:“……”呵呵!

    时隔三年,尊主自说自话的本事半点没有退步。

    尽管尊主口是心非的模样十分可爱,还带着孩子气的娇憨,可曲浪半点都不觉得荣幸。

    他一点儿都不放心将这事儿交给尊主,好么。

    这位尊主实在是太能搞事儿了,一千年前杀的整个小千界下了整整三天血雨,三年前以剑帝精血为饵,又将天下搅了个天翻地覆。

    三年后再来,他唯恐小千界禁不住尊主的折腾。

    可他位卑言轻,除了附和别的还真做不出来了。

    容娴偏头看向曲浪,间他眉宇间满是纠结,简直可以说是七情上脸了。

    容娴神色有些微妙,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音节:“唔。”

    以为自己想法被看穿的曲浪咳嗽了一声,立刻端正了态度,干巴巴道:“藜芦堂主还有吩咐?”

    容娴慢条斯理的说:“并无。”

    曲浪顿时松了口气,然而,尊主依旧盯着他不放。

    曲浪有些肝疼,他拍拍胸脯做出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坚定不移道:“尊主有任何吩咐属下必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但容娴对他的表态完全无视,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给人一种脆弱无害的感觉,可她说出来的话毫不留情:“你还在这里作甚?我给你找人的时间太多余让你过于轻松吗?”

    她斜睨了曲浪一眼,送给他一个让天地为之失色的笑容后,说:“所以,放着轻松的活儿不干,你想要上刀山下火海?”

    容娴可谓是将#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这两个词诠释的淋漓尽致。

    听她这么一说,曲浪心脏都抖了两抖,立刻怂巴巴的缩成一团,屁滚尿流的跑了。

    他觉得找人的活儿就已经够了,至于上刀山什么的,还是留给别人表忠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