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如果
    ,精彩小说免费!

    曲浪落荒而逃后,容娴嘴角翘了翘,心情愉悦的朝着一旁看去,口中轻柔道:“左护法不出来,是要我亲自请吗?”

    她话音落下,一道暗影从拐角处闪出。

    左护法依旧一身青袍,青丝被一根玉簪束缚,简单而出尘,唯有嘴角的那丝邪笑让他显得有些肆意:“三年不见,尊主变了很多。”

    容娴拢了拢披风,笑道:“左护法倒是一如往昔啊。”

    停顿了下,她眸光幽深道:“我有事交代你去做。”

    左护法立刻严肃了下来,恭敬道:“请您吩咐。”

    容娴沉吟片刻,左右踱步,脚步停住,她冷声吩咐道:“将寒溪当初带走的那批心腹好好查一遍,我要确定他们背后那人又是谁。”

    左护法讶然:“您是怀疑他们背叛了?”

    容娴眯了眯眼,狭长的眸子莫名让人有种胆战心惊的凌厉:“不是怀疑,是肯定。”

    当年夺舍后,有神器掩盖天机,连沈熙都推断不出她在何处,清波等人如何能寻到她。

    结果清波等人还真就目标明确的朝着石桥涧而去,像是早已知道她的踪迹,这本身就不对劲。

    而那时,她的位置也只有寒溪清楚,但寒溪绝无背叛她的可能,问题只能出在那些属下身上,很可能是他们将她的消息出卖了出去。

    “查,我怀疑那些人背后的始作俑者正是与冷凝月一同推动仙魔大战的黑手。”容娴垂眸,褪下了与外人相处时那镜花水月的温柔,整个人的气势骤然如同深海般不可捉摸。

    “是,属下领命。”左护法接到任务,转身便消失了。

    容娴在原地站了片刻,目光深沉的看向大山,许多村民都是在这里消失的吗?

    她眼里飞快划过一道莫名的情绪,抬步朝着村里走去。

    这么大的雪,她一个弱女子也需要向猎户借宿一夜,不是么。

    她踏着雪从这条唯一的进山小路走进去,雪地上却没有一个脚印,诡异的让人心里发毛。

    站在村子口,容娴的目光落在矗立着的破旧石碑上,那上面刻着三个大字:安宁村。

    容娴心道,这村子名字还不错。

    她越过石碑,一步步走到了村子里。

    因为雪比较大,村里的人几乎全在家里,只有少数几人为了生计从山里拖出猎物匆匆而过。

    忽然,容娴的脚步停下,她朝着不远处的路口看去。

    许久之后,嘈杂的声音响起,凌乱的脚步无措而慌乱。

    只见几个年轻小伙抬着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男人左腿上少了一大块肉,鲜血和不知名的粘液都被冻住,他呼吸微弱,似乎随时都能死去。

    看到那齿痕,容娴眸色一动,这咬痕倒是有些熟悉啊。

    她眼底深处的冷漠被一层薄薄的如同镜花水月般的温柔掩藏,让人看不真切。

    容娴双手拢在披风中,漫不经心的看着那群人着急的模样,似乎并不打算出手。

    ——阿姐,你永远都干干净净,像站在云端的神。

    ——阿姐,我当人人惧怕的魔修尊者,你做人人敬仰的容大夫。

    脑中忽然飘过阿妹曾经说过的话,容娴抿了抿唇,迟疑了片刻,轻步朝着受伤的男人走了去过。

    阿妹,如果你希望我干干净净的活着,我便干干净净的活着。

    如果你希望我是一个好人,那么我就将是一个好人;

    如果你希望我可以帮助他们,那么我必将给予他们帮助;

    你希望我是什么样子,我便会是什么样子;

    你希望我活成什么样子,我就将活成什么样子。

    阿妹,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

    她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柔的笑意,仿佛春风,温暖又温柔:“我是一名大夫,若是不介意,可以让我看看这位大叔吗?”

    阿妹,你瞧,我也会做的很好,面具似乎已经刻进了骨子里,连适应都不用。

    所以她除了换了个名字,表面依旧跟曾经的‘容大夫’一模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若曾经的熟人看见,不管是谁一眼都能认出她来。

    当然,容娴也没想着过多隐藏,她不过是想让‘容娴’那个名字沉寂下去而已。

    她还是她,叫什么都无妨。

    几个大小伙直到容娴出声才注意到村子里来了陌生人,其中一个黑黑的身姿挺拔的小伙上下打量了下容娴,看到容娴身边被护体灵气自动弹开的雪花,冷静的询问道:“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我们村子?”

    他在这群人里似乎很有威望,比起其他人的慌乱来,他显然更冷静。

    听到他的问话,容娴愣了下,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毕竟危在旦夕的伤者更重要不是吗?

    她的两眼因为惊讶微微地睁大了,继而缓缓地笑开了。

    洋洋洒洒的雪花从天空落下来,落在了她长长的睫毛上,很快便消散成一滴水珠落尽了她的眼里。那双带着温柔笑意的眼睛像在闪闪发光,嘴边的笑容温暖而又迷惑人心。

    然后,她一本正经的胡扯道:“我只是一位无意中路过的大夫罢了,若小兄弟不愿意我在此,等我治好了这位大叔的伤,我便立刻离开,如此可好?”

    她说话的语气依旧温温柔柔的,像是对待不懂事的孩童。

    对于小伙儿的质问和怀疑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脾气好的让针对她的人有些底气不足了。

    小伙儿迟疑了下,退开两步,顺便让身边的人散开,这才干净利落的说:“村子里鲜少有外人来,所以我便警惕了些,还望大夫勿怪。”

    他低头看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中年男人时,连忙说道:“麻烦大夫救救李叔,他被野兽咬伤了。”

    容娴从袖中摸了摸,没有银针。

    她挑了挑眉,来到中年男人身前蹲下,目光落在男人腿上的伤口上,眼里飞快的划过一道光。

    她嘴角翘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暗道:还是抓到你的尾巴了。

    为了防止她的猎物逃脱,容娴长袖下的手飞快掐动着几个法诀,不过瞬息间,一道禁制悄无声息的将整个山头笼罩。

    从此刻开始,除非得容娴允许,否则这座山许进不许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