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宠物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做完那些事后,不过是眨眼的时间。

    她低头看着昏迷的男人,掌中一团充满了生机的光团渗进男人的心脏,不过片刻功夫,男人的性命已经保住了。

    容娴这才抬起头来,她忽然发现皮肤有些黑的少年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手。

    容娴轻咳一声,稍显尴尬的说:“我刚才进山的时候好像将银针丢了,本来可以用银针止血的,不过天气这么冷,伤口已经冻住了,只能用灵力了。”

    她扬眉说道:“现在这位大叔已经无碍,回去喝些热汤,让村里懂医的人给他清洗了伤口,敷些伤药,再熬些驱寒的姜水便无事了。”

    见这些年轻小伙将她的话全部记住后,容娴这才站起身朝着几人笑了笑,转身似乎准备离开。

    “等等。”黑黑的少年突兀的开口,声音比之前多了些温度,他问:“你这会儿准备去哪儿?”

    容娴弯唇一笑,澄澈的眼里没有任何阴霾,也不为这铺天盖地的大雪困扰:“我这会儿去我本应该去的地方。”

    停顿了下,她站在漫天大雪中,却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温柔:“我四海为家,走到哪儿便是哪儿。”

    少年嘴角动了动,别别扭扭的说:“这会儿天色已晚,你可以在村子里借助一夜,明天就离开吧。”

    容娴惊讶的看着他,嘴角的笑意加深了许多,她声音温和的说:“好,多谢小兄弟了。”

    几个小伙将李叔抬着朝着家里而去,远处一个妇人慌忙奔来,她一眼便看到被人抬着着丈夫,身体一晃,差点没站住。

    “李婶,李叔没事了,你别担心,我们刚刚碰到了那位姑娘,她是大夫,已经救了李叔。”黑黑的少年连忙上前扶住妇人,语气快速的说道,唯恐晚了妇人将自己给吓昏过去。

    听完少年的话,妇人大喘了口气,这才缓过来了。

    她紧紧握住少年的手,声音还带着后怕的颤抖:“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她朝着李叔走去,似乎因为刚才吓得太过,这会儿腿都是软的,若非少年搀扶着他,恐怕会直接摔倒在地上。

    李婶朝着少年感激一笑,这才回头细细将丈夫打量了下,发现人虽然昏迷了过去,但呼吸平稳,看来性命无碍。

    她松了口气,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容娴,快步走过去感激的说:“大夫,多谢你救了我当家的,多谢。”

    容娴垂眸一笑,慢条斯理道:“婶子不用客气,我是大夫,行医救人乃是本分,当不得这谢。”

    “当得,当得。”李婶朝着黑黑的少年招手,看他走过来后才说:“风衍,你带大夫先去家里,一会儿婶子回去给你烧几个菜。”

    风衍乖巧的点头,对着容娴道:“大夫,我先带你去李婶家里。”

    容娴弯弯唇角,回道:“好。”

    她跟在风衍身后,刚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回头朝着抬着李叔的几个小伙说道:“大叔伤势刚刚稳定,你们手脚轻些,路滑走慢一些,若将人摔了就麻烦了。”

    几个小伙忙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李婶也认真的应道:“大夫放心,我会在旁边看着。”

    容娴眉宇一舒,似乎真的放下心来,跟着风衍率先离开。

    二人走在路上,雪小了很多,风衍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大夫,该怎么称呼您,还有您怎么大雪天的来到山里了?”

    容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道:“叫我藜芦便可。雪天出来也是迫不得已,我以前养了一只狐狸,前些时候不小心被它抓伤了,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将这只狐狸抓回去。”

    风衍挠了挠头,看着容娴穿着贵气,光那狐裘披风就够村子里的人吃上一年了,而且还有余力养着一只宠物,这样好像富贵人家的千金大小姐竟然会是一名大夫,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他说:“明天一早我帮藜芦大夫去找吧,下雪了山里的路不好走。”

    容娴嘴角的笑意加深,意味深长的说:“那只小狐狸太狡猾了,你抓不到的,我亲自去便好。”

    被容娴拒绝了风衍也没有再提,毕竟他之前可看见了,藜芦救人的时候手里会发光,她肯定是传说中的仙人,仙人养的狐狸他肯定抓不住的。

    风衍转而说起别的:“明天进山需要我帮忙带路吗?”

    容娴摇摇头,目光真挚,语气感激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她有些调皮的眨眨眼睛,说:“我一个人跨了一个州过来,你们这里也不过是一座雪山,当然不在话下了,别担心。”

    看到风衍还是皱着眉头,容娴无奈的笑了笑,安抚道:“好吧,若我明天一无所获,便不会再进山了,若第二次进山,定会找你陪同。”

    风衍这才松开眉,小少年一本正经的模样倒是挺逗。

    二人很快便来到了李婶家,小小的木屋虽然没有值钱的东西,但布置的很温馨,一看便让人心中一暖。

    风衍像个小主人一样推开门,领着容娴走了进去,他周身的气息因为来到了熟悉的地方而放松了许多。

    容娴澄澈的眼睛眨了眨,一层层深邃的漩涡直接对上了风衍的眼睛,她温柔的问道:“这是哪儿?”

    风衍在那一层层漩涡中失去了意识,有些不受控制的回道:“这便是李婶家了,当年我父亲进山打猎丧生后,母亲便郁郁而终,这些年也多亏有李叔李婶,我才能活着,我一直跟李叔李婶生活在一起。”

    听到这里,容娴眼底的漩涡瞬间消失,原来是小时候的生活所致,难怪戒心比较强呢。

    她神情自若,完全看不出刚刚对一个小年轻使了手段。

    她收回术法后,风衍才回过神来,他有些疑惑自己怎么突然就对着一个刚认识的外人唠叨家里事了,不过看着藜芦大夫那双温柔水润的眼睛,他心底恍然,也许是因为藜芦大夫太过温柔,总让人不知不觉放下戒心吧。

    容娴语气轻柔的说:“李婶他们是好人,你能碰到他们更是幸运,以后可要好好孝顺他们。”

    风衍郑重的点头:“我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