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阿金
    ,精彩小说免费!

    阿柒脸色沉重道:“我们进不去。”

    冷凝月紧紧握着拳头,深吸一口气说:“想让我冷凝月等死,绝不可能。走,我们先回山洞休息。”

    就算没有筹码在身又如何,她绝不会坐以待毙。

    她捏了捏手腕上小蛇的身体,说:“阿金,以前你不听话便罢了,如今到了生死关头,你若再不服管教,我就将你剥了皮炖汤。”

    阿金打了个哆嗦,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懂。

    冷凝月冷哼一声:“阿柒,走。”

    二人相互扶持,快步朝着之前的山洞而去。

    第二天天刚亮,容娴便起身走到了窗前。

    目光透过窗户看向外面,风雪依旧在肆虐,没有半点停下的迹象。

    这么大雪,也难为某些人能不停的搞事了。

    容娴转身走出房间,看到对面火炕边趴着的李婶和蜷缩着的风衍,指尖轻轻弹出一道灵气,已经灭掉的柴火又烧了起来。

    屋子里温度渐渐升高,李婶和风衍紧蹙的眉也舒展开了。

    她扫了眼李叔,低声道:“借宿一夜,换一条人命,两清。”

    至于保护村中村民的性命不受冷凝月威胁,那也是因她忽然布下的禁制而起,算不得恩惠。

    她的目光落在风衍身上,她能感到与风衍之间还有因果,未来定会再次相见,她身形一晃便消失在房间里。

    等容娴再出现时,人已经来到了雪山上。

    雪花轻轻飘落,但每当落在容娴身上时便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

    她身上白色的狐裘似与雪地融为一体,让她仿佛晶莹雪花所化。

    忽而,容娴扬唇一笑,脚步朝前一跨,人已经出现在了另一头。

    她手里掐着一条黑金小蛇,无视它的挣扎,笑眯眯道:“小金,好久不见了。”

    黑金小蛇一僵,这个调调怎么这么熟悉。

    容娴在它的七寸轻轻一掐,凤眸划过一道危险:“怎么?才几年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

    息、息心大魔头!!

    黑金小蛇摆了摆尾巴直接装死,心里把它的饲主骂了千万遍,不是说大魔头已经死了吗?它现在见到的难道是鬼吗?

    如今找个饲主都一个个不靠谱,净给它添乱。

    容娴不知道小蛇心里已经将冷凝月从头嫌弃到脚了,她将小蛇认真的打量了一遍,嘴角噙着一抹戏谑的笑:“没想到你现在混的这么惨,还吃上人肉了,昨天那人也可怜了啊,硬邦邦的身体一副营养不良的姿态,你竟然都能下得去嘴。”

    停顿了下,容娴神色微妙道:“最近失踪的那些人被你吃掉了是吗?你什么时候吃东西不挑食了?嗯?”

    上扬的尾音带着无限的危险,阿金吐了吐芯子,可怜巴巴的蹭了蹭容娴的指头,唯恐自己被大魔头给弄死。

    阿金:被冷凝月放养以后,它再也没有吃顿好吃的,自给自足不说,还要给冷凝月吃的,到底谁养谁,到底谁是饲主谁是宠物。

    阿金一点都不想打猎,打猎使蛇消瘦,它只想吃吃喝喝卖卖萌,但冷凝月那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主,迟早药丸!

    它得未雨绸缪,给自己重新找一个饲主。

    阿金绿豆般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尾巴甩了甩,谄媚的朝着容娴手腕上缠去。

    容娴皱了皱眉,掐着阿金的手微微用力,阿金立刻又开始装死了。

    容娴微微垂目,嫌弃之情溢于言表:“你之前在地上爬来爬去,还吃人肉,脏兮兮的别往我身上爬。”

    阿金:大魔头你这么作是会失去我的你造吗?!

    ——显然容娴从来都没在乎过它,不然也不会再见到它第一面时就将它扔给冷凝月玩儿了。

    她随手将阿金扔在地上,冷冷道:“我要见冷凝月,前面带路。”

    阿金嘶嘶叫了两声没动,容娴垂眸看着它,直看得它心虚不已,这才开口说道:“别嚎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前面带路便可,不许讲条件。”

    阿金:不是说听不懂吗?听不懂怎么知道我在讲条件。

    它身上黑光一闪,瞬间变大了许多,老老实实的在前面为容娴领路。

    似乎它的识趣愉悦了容娴,容娴这才好心的解释道:“我听不懂你说的话,但你实在太蠢,看一眼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阿金:呵呵!

    它报复似的动作飞快,力求将大魔头扔在身后,但显然它失败了,每次它回头的时候大魔头都一脸轻松的好似前来踏春,漫不经心地便追上了它。

    一人一蛇眨眼间便到了冷凝月和阿柒的栖息之所,说来冷凝月这么多年在无心崖也是白呆了。

    她的荣耀地位全都来源于容娴,当容娴死后,狴犴魔狱消失,魔修们无一人听她的,她一手训练的月卫也是为她人做嫁衣裳,被人追杀了这么多年,连一位心腹和朋友都没有,到头来留在身边的只是那个陪她出生入死的夫君。

    容娴远远地看到那山洞,唇边噙着温柔的笑,轻声道:“找到你了,我的小宠物。”

    她慢条斯理的朝着里面走去,毫不在意里面的人感应到她会怎么样。

    山洞内,冷凝月第一时间察觉到有人接近,不过呼吸间,阿柒也感应到了。

    二人对视一眼,阿柒会意朝着山洞外走去。

    当容娴刚刚踏进洞内,阿柒出其不意地一掌朝着容娴打去。

    容娴姿态随意地微微侧身,伸手轻轻掸着狐裘上并不存在的雪花,漫不经心间挡去了阿柒的攻击。

    等容娴转过身来,阿柒才看到来人的面容,他失声叫道:“容娴?怎么是你?”

    这三年来外面都传遍了,说容娴已经死了,尸体被魔修抢走,玄华山也因为此事和魔修已经不死不休了。

    可现在容娴却突然出现了,还出现在他面前,饶是以阿柒的心智都不免震惊。

    冷凝月本以为来人能瞬息毙于阿柒掌下,没想到人没死不说,这人还是阿柒的熟人,不过容娴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

    容娴眉眼柔和的看着他,然后浅浅的展开一抹笑,就好像雪中初绽的寒梅,淡的如同雪片,又纯净的让人心动:“阿柒,好久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