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关系
    ,精彩小说免费!

    阿柒神色探究的看着容娴:“你不是死了吗?”

    为何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还是在他等待幕后之人的紧要关头?

    容娴无视他的怀疑,她假惺惺的扯着袖子挡住脸,悲痛欲绝的模样好似被深深伤害了一样,她故作心痛道:“阿柒,枉我们曾经住在一起那么久,你居然盼着我死,我真是看错你了。”

    感受到身后冷凝月刺来的冷锐目光,阿柒一脑门的冷汗,他强做镇定道:“别说的这么容易惹人误会好么,你我不过是在城主府借宿了一段时间罢了。”

    说罢,他也不搭理容娴,忙转身朝着冷凝月慌乱的解释道:“月儿别听她胡说八道,我住在紫薇城的那段时间你也是知道的,他跟我不过是正巧正在城主府罢了,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容娴眼里闪过一丝趣味,神色微微黯然,语气也带着哀怨道:“阿柒就这么不想跟我沾上关系吗?”

    阿柒沉着脸斩钉截铁道:“我们本就没有关系。”

    他心里只有冷凝月,至死不渝。

    容娴眼底带着一抹浅淡的笑意,仿佛看到心爱的男人一般的浅笑着,声音柔软而娇憨,硬生生将那毫无情绪波动的话染上了几分小女儿的娇羞:“我们怎么会没有关系,若没有关系,阿柒为何苦苦追着我不放?若没有关系,在城主府时,阿柒为何待我明显跟别人不同。若没关系,阿柒为何见到我死而复生这般欢喜?”

    容娴眨巴了下眼睛,再说话时语气中多了不易察觉的雀跃,认真的好似得出了天底下最有理有据的结论:“所以阿柒定是心悦我的。”

    阿柒:“……”

    阿柒脸色顿时黑如锅底,他根本就没喜欢过容娴,好吗?

    他苦追着容娴不放那是因为容娴背后的沈久留,对容娴态度有所不同那也是因为沈久留,当时他以为剑帝精血在沈久留身上,而沈久留偏生跟容娴比较亲近,所以他才死死抓住容娴不放的。

    后来他得到剑帝精血在容娴身上,可惜没等他有所行动,容娴已经死了。

    刚才见到容娴心生欣喜,也是因为容娴若是活着,剑帝精血不是手到擒来吗?

    有了剑帝精血,他与月儿便再也不用这般躲躲藏藏了。

    他们完全可以借助剑帝精血的力量,杀回无心崖,重掌无心崖权势。

    但这些事他心知肚明,容娴一个普通的大夫却不会知道。

    所以容娴误会了,也很正常……吧?

    并不是……

    阿柒下意识转头,便对上冷凝月满是红血丝的眼睛,顿时就一个哆嗦,恨不得扑上去将容娴的嘴给缝上。

    但这会儿他什么动作都不敢有了,唯恐刺激到冷凝月。

    阿柒结结巴巴解释道:“月儿,你知道内情的,我跟容娴真没什么。”

    冷凝月阴沉沉的看着他,森森道:“那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相信阿柒会背叛她,可容娴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气质也比她好。

    更重的是,容娴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大夫,她心地善良柔软,完全不像她这样狠辣绝情。

    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她心里还没数吗?

    一时间,冷凝月只觉得外界的风雪好像直吹到了她脸上,钻进了她的衣服里,让她的身体蔓延着能将人冻僵的冷意,那种冰冷所带来的绝望,让她无处可逃。

    冷凝月眼神有些迷茫,到最后连一直陪伴她的阿柒都要放弃她吗?

    挣扎着活了几百年,到头来她依旧一无所有,什么都留不住。

    “月儿,月儿?”阿柒见冷凝月面色不对,连忙唤道。

    但连唤了几声都唤不醒,他心知刚才容娴的一番话让冷凝月一时陷入了魔障。

    这三年来,冷凝月一直被人追杀,身边的心腹一个个都背叛了她,这对于天之骄女的冷凝月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

    而如今,容娴的话就是一个引子,将冷凝月心底所有的不安和恐慌引了出来,让她钻了牛角尖醒不过来。

    阿柒朝着容娴恨恨道:“容娴,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为何要如此害我们?”

    容娴眨了眨眼,一脸纯良道:“阿柒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我何时害过你们?”

    她的目光落在快要崩溃的冷凝月身上,神色微妙道:“她心智不坚,你如何能怪得了我?而且我见到你后,一没动手,二没通风报信,只说了几句话罢了,也算不得害你啊。”

    容娴幽幽叹了口气,道:“你这空口白牙的就冤枉人,一点都不像境界高深的修士呢。”

    “我是不是境界高深的修士,轮不到你来评判。”阿柒冷冷道:“你现在该想的是,你能否活着离开这个山洞。”

    容娴听罢这话,不由得扬高眉道:“阿柒真是没良心,这么大的雪,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却这样回报我。”

    阿柒目光森冷的看着容娴,一掌朝着容娴挥去,一团黑雾化为一道无影无形的屏障将容娴给关在了里面。

    他嗤笑一声道:“你自己送上门来,也怪不得别人。”

    他小心翼翼搂住冷凝月,说:“在月儿清醒之前,容大夫还是好好呆在里面吧。”

    阿柒从怀里拿出清心丹喂给了冷凝月,耐心的唤着冷凝月的名字,想要将冷凝月的心魔压下去,让冷凝月苏醒过来。

    魔气中央,容娴温柔的脸上闪过一丝讶异,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了,阿柒居然没有半点长进。

    她跟他都聊了那么久,阿柒居然还没发现她有何不对。

    先不说诡异的出现在他的藏身之处吧,便是外露的修为也足够让他警惕起来了,可阿柒这模样,分明还将她当成曾经脆弱无害的大夫。

    一时间,容娴也有些无语了。

    她勉为其难的配合阿柒,站在这圈内不动了,只是让她怪怪的配合怎么能不付出代价呢。

    容娴想了想,道:“阿柒,你这样是叫不醒凝月的。”

    “那该怎么办?”阿柒立刻问道。

    阿柒这是关心则乱了,他记起了容娴是位医术高超的大夫,却忽略了最要命的问题。

    那就是容娴刚才唤冷凝月的称呼——凝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