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信任
    ,精彩小说免费!

    魔气包围的中央,容娴脸上闪过一丝讶异,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了,阿柒居然没有半点长进。

    她跟他都聊了那么久,阿柒居然还没发现她有何不对。

    先不说诡异的出现在他的藏身之处吧,便是外露的修为也足够让他警惕起来了,可阿柒这模样,分明还将她当成曾经脆弱无害的大夫。

    一时间,容娴也有些无语了。

    而且,到底是谁给阿柒的自信,让他能将那句‘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话说出口的。

    他们明明往日有冤近日有仇!

    好吧,容娴承认她就是故意刺激冷凝月的,谁让她一见冷凝月就觉得碍眼的厉害呢。

    见阿柒全身心的都在冷凝月身上,容娴体贴的表示愿意勉为其难的配合阿柒,站在这粗糙的禁制圈内假装自己真被困住了。

    只是想让她乖乖配合怎么能不付出代价呢。

    容娴微笑脸:“阿柒,你怎么不问我为何知道你们在这里呢?”

    阿柒一个激灵,这时才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他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神色凝重道:“你如何知道这里的?”

    容娴乖宝宝般有问必答道:“是小金带我来的。”

    小金?

    这个称呼似乎有些耳熟啊。

    阿柒顺着容娴的目光低头看去,只见被冷凝月放出去把风的小蛇正一扭一扭的朝着容娴爬去。

    阿柒:“……”原来是这条蛇的锅吗?

    阿柒脸上的了悟太过明显,让容娴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阿柒只知道是这条蛇带她来的,怎么不想想她是如何知道这条蛇的名字,又为何知道跟着这条蛇能找到他们,找到他们又想干什么,这条蛇又为何会带着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来……

    阿柒心大成这样,容娴神色有些微妙了。

    她就指望阿柒能多问几句,这样她才好揭穿身份吓吓阿柒他们。

    结果阿柒这个猪脑子完全不深想,让她的恶趣味都没办法维持下去。

    罢了,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

    容娴想了想,道:“阿柒,你这样是叫不醒凝月的。”

    “那该怎么办?”阿柒立刻问道。

    阿柒这是关心则乱了,他心忧冷凝月,只记起了容娴是位医术高超的大夫,却忽略了最要命的问题。

    那就是容娴刚才唤冷凝月的称呼——凝月!

    或者说,是容娴的态度实在是太过自然,让阿柒完全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对。

    于情于理,容大夫都不该知道冷凝月是谁的,即便曾经听过那个名字,也不该这般肯定将名字与人对上,因为她们压根就没有碰过面。

    但容娴就是那么自来熟的唤名字了,还唤的这般亲切。

    容娴隐隐带着小期待的看向阿柒,正好对上阿柒那双殷勤希冀的眼神,阿柒还很甜很甜的指望着容娴帮他治冷凝月的心魔呢。

    容娴:“……”这么大破绽,你这个蠢货居然发现不了,这几百年的饭都白吃了吗?

    哦,她忘了,阿柒早就辟谷了。

    容娴抿了抿唇不太开心,带着点小情绪说:“你关着我还想要我帮你救人,你以为我很大度吗?”

    阿柒:“……”在他的印象中,容大夫确实是个以德报怨、大度的不能再大度的人啊。

    何况现在情况未明,他不能将容娴这个隐患放出来,毕竟这人下毒的功夫实在太神秘莫测了。

    看出阿柒的不情愿,容娴也没有再强求,她撑了撑脑袋,笑眯眯道:“也许你可以试试闯入凝月的识海中,将她给拉出来。”

    “也许?”阿柒对于这个不确定的词语满是怀疑。

    容娴整了整衣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怎么?难道你还想让我给你个确切的法子?你是不是忘了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夫,你才是修士?”

    她在‘普通’和‘修士’这两个词上加重了声音,就指望着阿柒发现她如今强大的气场和修为,谁知阿柒就是个睁眼瞎的!!

    阿柒得到方法后,直接转身与冷凝月额头挨着额头,一股玄妙的力量围着二人波动了起来。

    阿柒这旁若无人的姿态顿时将容娴给气到了,为何想要被人拆穿个身份这么难,是她伪装的太成功了所以让看到她的人都自带过滤吗?

    一个个睁眼瞎的!

    罢了,起码还有冷凝月。

    容娴顿时将所有情绪收敛了起来,百无聊赖的等着冷凝月醒来的第一时间能被她给吓到。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二人之间的力量波动慢慢削弱,最后猛地一收。

    冷凝月醒过来了。

    容娴顿时抬眸看向冷凝月,然而冷凝月并没有看她,反而给阿柒甩了一巴掌:“说,你跟容娴是什么关系?”

    容娴:“……”

    阿柒委委屈屈的捂着脸:“月儿,我与她并无关系,对她特别那也是因为她身上的剑帝精血,你不是都知道吗?”

    冷凝月迟疑了下:“你没骗我?”

    阿柒神色认真道:“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月儿,你要相信我。”

    冷凝月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下来,眼里的红血色也退了下去。

    容娴站在那里实在是看腻歪了这二人的卿卿我我,她双手抄进袖中,慢条斯理道:“凝月,你终于醒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的心智倒是越来越脆弱了,承受能力怎地这般差?”

    冷凝月脸色一沉,转头便看向阿柒:“你将我的名字告诉她了?”

    阿柒举手发誓:“不是我,我没有,月儿你信我。”

    “那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说出这样的话,好像我们很熟似的,而我与容娴唯一有联系的纽带便是你。”冷凝月脸色铁青道。

    阿柒:“……”好大一口锅迎面飞来,他却不知怎么解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容娴是怎么知道的!

    见到这二人又因为信任而内讧了,容娴故作惋惜的感慨道:“看来你们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恩爱啊。”

    停顿了下,她笑吟吟道:“看到你们不好,我便好了。毕竟——”

    她拉长了音节,看向冷凝月,眉眼弯弯道:“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

    冷凝月恼怒道:“放肆!真以为本座落魄了谁都可以上来踩两脚?别忘了你只是个蝼蚁罢了。”

    容娴将‘本座’二字在嘴边绕了一圈后,意味深长道:“十六年未见,凝月你已经眼拙到这种地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