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骗子
    ,精彩小说免费!

    十六年这个敏感的时间限制,让冷凝月心中咯噔一跳。

    这十六年来,她未曾出过圣山,且与容娴这个普通大夫没有半点交集,她为何会说出这种话来?

    冷凝月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失控,她色厉内荏道:“本座与你素不相识,何来十六年未见。容娴,你胡说八道好歹有个限度。”

    容娴挑眉,慢吞吞道:“本座?凝月,这个自称跟你很不搭的。”

    “别叫我凝月。”冷凝月高声喊道。

    即使她脸上没有表情,但眼里的恐惧和惊慌却十分明显,就像她这次的自称,是‘我’而不是‘本座’便可见一斑了。

    容娴没有半点被冒犯的意思,她弯弯眸子,笑容温暖和煦,没有半点攻击性。

    她说:“你在害怕。”

    冷凝月抖了一下,冷笑道:“笑话,我会怕你?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你。”

    容娴脸上的笑容敛起,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冷凝月,直看得冷凝月额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这才不紧不慢道:“我就站在这里不动,你来戳死我试试。”

    冷凝月咬了咬唇,握紧拳头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阿柒见冷凝月恐惧的姿态,直接将人挡在他身后,目光警惕的看着容娴:“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容娴当即就笑得天地为之变色,然后她柔声道:“别怕,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叙叙旧。”

    阿柒和冷凝月:“……”那你别吓人啊。

    并不是……

    阿柒审视的看向容娴,谨慎的说:“我并不觉得我们需要叙旧,十六年前你才七八岁,我们素不相识,郁族也不是我们灭的,你找错人了。”

    容娴:“……”

    容娴有些失望,总觉得这二人的眼睛被给糊住了,不然都到了这份儿上了,怎么还认不出她呢。

    容娴摸摸脸,难道她变化很大吗?

    好吧,都夺舍了,变化肯定大。

    但是——

    说好的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呢?

    骗子!

    容娴甩了甩衣袖,一脸控诉道:“我从来没见过像你们这么笨的人,你们的脑子呢,都被小金给吃掉了吗?”

    地上的小蛇:“……”请叫蛇阿金谢谢,还有蛇不吃脑子。

    容娴扫了眼将自己给扭成麻花的蛇,神色有些倦怠。

    她决定结束这个#大家一起来猜谜#的游戏,实在是对方死活猜不到谜底,让她的表现欲和恶趣味完全没办法发挥出来。

    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在唱着独角戏,即便再三提醒对方还是不开窍。

    这就有些尴尬了。

    容娴眯了眯眼,目光十分具有穿透性道:“莫非,你们在装疯卖傻?”

    阿柒紧紧握住冷凝月的手,他能感觉到冷凝月的手心都是冷汗,他神色一动,悄悄看了眼冷凝月。

    月儿有些太反常了,难不成她真的认识容娴?

    若真认识,是何事的事,又为何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夫能让月儿怕成这样。

    阿柒实在是想不通容娴身上究竟有何让人忌惮的地方。

    其实也不怪阿柒一直没有想到容娴就是息心尊主,实在是在城主府的那段时间,阿柒与清波二人可没少研究容娴,光是试探就不下十数次。

    而每次的试探结果都是容娴表里如一,她就是一副菩萨心肠,仁心仁术,至纯至善,烂好心的让人佩服。

    所以对于容娴的印象,阿柒算是根深蒂固了。

    与此相对的,息心尊主喜怒无常,冷厉狠辣的印象在阿柒那里也是根深蒂固的。

    这明显是两个极端!阿柒就是想破头也不会将二人联系在一起。

    但冷凝月不同,她没有见过容大夫,一切都是道听途说,所以她心底还带着怀疑。

    或者说,冷凝月在得知息心尊主还活着的消息时,整个人就成了惊弓之鸟,任何风吹草动都能掀起她内心的恐惧。

    而最让她恐惧的,便是息心尊主。

    容娴将阿柒那细微的动作收入眼底,笑吟吟道:“阿柒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她朝着冷凝月含笑问道:“凝月,你认为呢?”

    ——凝月,你认为呢?

    冷凝月脑中忽然蹦出当年圣山仙魔之战前,息心尊主与沈熙宗主对战前,就以这副漫不经心的姿态询问过她的态度,如此熟悉,如此让人心惊胆寒。

    她身体立时一僵,身上像是被冷水浇过一样,表情一片空白:“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她在东躲西藏间已经承受不住,如今容娴似是而非的一句话让她崩溃。

    阿柒迅速的来到冷凝月身后,掌心贴着冷凝月的背将灵气输入她体内,助她压下翻腾的心绪。

    见冷凝月这般失态,阿柒沉声呵道:“月儿别慌,她是容娴。你知道的,我跟你说过,她就是紫薇城主的师侄,那位拥有剑帝精血的大夫。”

    “大夫?”冷凝月努力平静了下来,神色带着些微脆弱看向阿柒,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一个肯定的毋庸置疑的答案让她安心,“她只是拥有剑帝精血的大夫而已,对吗?”

    “对,所以……”

    容娴低声一笑,让本就战战兢兢的冷凝月差点没跳起来。

    容娴朝着地上勾了勾手指,阿金狗腿的直接窜了上来,将自己的七寸以一种诡异而扭曲的弧度塞进了容娴的手里,这高难懂的动作让容娴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她动作娴熟的摸摸阿金的脑袋,抬眸看来,目色清明,眼底仿佛有深不可测的漩涡,轻微的傲然和冷意让她显得威严重重,高深莫测:“凝月,掌控了无心崖后,你怎么就学会了自欺欺人呢,莫非你觉得这样能让你过得更好一些?”

    她叹息道:“即便掌控了权柄又能如何,自身不够强大,你便没有任何资本去指挥别人。”

    这是仅属于息心尊主的姿态!

    不管是她的行为,还是语气,不管是称呼还是阿金那狗腿的让人眼睛发疼的动作都让冷凝月和阿柒再也没有侥幸心理。

    阿柒这才回过神,他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能称呼阿金为小金的,从来都只有息心尊主和容钰二人,难怪他之前觉得那称呼耳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