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玉霄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那施恩般的语气让冷凝月怒吼出声:“你只是存了看笑话的心里,你想折磨我,你想要我生不如死。息心,别给自己找那么多借口,也别说的那么高尚。”

    听到冷凝月毫不留情的戳穿她,容娴连眉都没有皱一下,她笑哼道:“人人都以为自己看到的想到的便是真相,可笑的从来不相信别人。”

    “说的跟真的一样,息心,你敢发誓自己没有存心想要折腾我,想要我生不如死?”冷凝月颤抖着声音越来越大,仿佛这样能让面对容娴的恐惧减轻一样。

    “我不敢。”容娴十分干脆利落的承认。

    她这么干脆的怂起来让冷凝月和阿柒给噎了一下,连表情都差点没维持住。

    容娴眉眼弯弯,依旧一副柔弱无害的模样说:“我不杀人是真,想看你生不如死也是真的,随你怎么说,你能想出几条能让你更难受的理由便说几条,我都承认。”

    她好心好意道:“除了让你死,其它的惩罚方式我都配合你。”

    冷凝月瞪大了眼睛,令她恐惧的从来不是容娴的修为,而是那强大的不可捉摸的心智,你永远都不知道容娴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下一刻想要做什么。

    就像现在,在她百般激怒下,容娴的表情都没有改变,看似坦荡磊落,你却完全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多可悲。

    冷凝月躺在地上不再言语,她输的一干二净。

    仇人还好好活着,她自己没有报仇不说,连阿柒也搭了进去。

    冷凝月苦笑,她这一生到底算怎么回事,活了一辈子,什么都没得到,最终错过的是阿柒的爱,是阿柒的默默陪伴。

    “息心,你告诉我,千年前和如今,你为何要灭我令家满门?”冷凝月浑浊的目光死死盯着容娴,想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娴双手拢于袖中,垂眸看向她,面无表情道:“你早已经知道了,只是你从来不相信,你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冷凝月听罢,哈哈大笑,笑声里满是悲哀和嘲讽:“你为了报仇,我也是为了报仇,上天果真会玩弄人啊。”

    她不再开口也不再动弹,除了有呼吸外,像是死人一样。

    阿柒吃力的挪动着身体紧紧靠在冷凝月身上,语气温柔的说:“月儿睡吧,睡吧,梦里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也不会有人欺骗你,我会一直陪着你,永远陪着你。”

    容娴沉默的看了二人一眼,也不再浪费口舌,她转身朝着山洞外走去,背影毫不留恋。

    停在洞口处,她忽然开口吩咐道:“每天扔一些食物在这里,他们吃不吃都无所谓,若死了就埋在一起吧。”

    “若他们吃了呢?”曲浪脑袋一抽,忽然问道。

    容娴掀了掀眼皮,眼底泄露出一丝凉薄之意:“吃便吃吧,这冰天雪地的,他们没做成饿死鬼也做了冻死鬼。”

    曲浪听出这话里的危险,连忙缩着脑袋问:“若、若他们跑出来呢?”

    容娴语气森然道:“他们生死都只能在这山洞的方寸之间,若他们出来了,你就进去吧。”

    曲浪哆嗦了一下,连忙拍着胸口保证道:“尊主放心,属下明白了。”

    容娴朝着他侧了侧身,凉凉地问:“无心崖的尊主在十六年前都已经死了,这里哪来的尊主,你又叫哪个尊主?”

    曲浪嘴角抽了抽,很是识时务的唤道:“藜芦堂主。”

    容娴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既然阿妹要让她与黑暗割舍,那无心崖尊主的身份还是再也不要出现为好。

    阿妹没了,冷凝月也活不了多久,狴犴魔狱消失了,无心崖也不需要掌控者了。

    既然如此,息心尊主也该随着这一切一起埋进历史中。

    不管曾经多少坎坷磨难,不过经历了多少风雨血腥,一切都该随着时间而风化成灰。

    “清波的位置。”容娴忽然开口道。

    曲浪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上已经下意识将灵石递了上去。

    容娴也没有接,她神识一扫,皱眉道:“玉霄门,他们怎么会藏在玉霄门。”

    曲浪死死垂着头半点不敢插嘴,他看得明白,尊主并不需要他应声。

    万一胡乱插嘴,戳中了尊主哪里,惹得尊主发怒,那可就太冤枉了。

    “消息来源?”容娴有些好奇的问。

    清波他们藏的那么严实,曲浪能在一夜间寻到他们的踪迹,没有人告密那是绝不可能的。

    曲浪轻轻吐出一个人名来,容娴听罢,眼波一闪,问:“他可有要求?”

    曲浪眼里闪过一丝佩服,尊主总是这么料事如神:“他想见见能驱使动属下的是何人。”

    容娴玩味的一笑,斩钉截铁道:“答应他。”

    “是。”曲浪回道。

    容娴朝着走了两步,回头下令道:“立刻派人去围住玉霄门,许进不许出。”

    她说话果决干练,颇有种雷厉风行的味道。

    曲浪眼角一抽,看着尊主这张年轻的脸皮,恍惚觉得看到了上蹿下跳搞事的熊孩子。

    那玉霄门是你说围就围别的吗?正道宗门又不是摆设。

    再加上三年前石桥涧和外界的一场屠杀,魔门早就上了所有正道人士的黑名单,只要露面那是分分钟被人砍死。

    现在尊主竟然让他们去围攻玉霄门,他想都不用想便知道,不到一刻钟这条消息就传遍整个天下,不到一天天下正道全都会兴冲冲的来抢他们魔修人头。

    他不怕正道伪君子,可送人头的事还是不想干啊。

    但这么怂的话曲浪实在不敢说出口,只能拐弯抹角小心翼翼的问:“大人,若有人突围,杀、杀吗?”

    他可没忘记尊主在山洞内说了什么,不杀人啊,这辈子都没杀过一个人啊。

    莫名觉得尊主的形象高大了很多。

    曲浪不得不承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是最开心的——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小命不保了。

    容娴斜睨了他一眼,嫌弃的说:“拿出你人人恐惧的魔门门主气势来,可怜巴巴的像什么样子。”

    曲浪心里哀嚎,他倒是想摆出来啊,可尊主您老一瞪眼,他就不由自主的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