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猜测
    ,精彩小说免费!

    沈久留语气神色有些沉重:“师尊,弟子放不下,容娴是弟子挚爱之人,又是弟子在这世上最后一位族人,她死于非命,连具尸体都没有留下,这让弟子如何能放下。”

    沈熙更是无奈,三年前将徒弟带回来那一刻沈熙便知道那个叫容娴的大夫会是徒弟的心结,但没想到隔了三年后,这心结更重,更难解开。

    时间有时候会让人淡忘一切,有时候也会让某些东西像酒一样更刻骨铭心。

    他并没有阻止徒弟,只是叮嘱道:“这次为师可以允你出山,解决了玉霄门之事,你便回来吧,在接替昊天仙宗宗主之位前,不得再离开圣山半步。”

    “师尊?”沈久留没有在意不能离开圣山的要求。

    他担忧的看向师尊,师尊修为高深,也并无意外,如何会突然想要卸任宗主之位。

    看出他在想什么的沈熙笑了笑,解释道:“为师并非立刻就卸任,在教导好你之前会一直担任宗主之位。等你能独当一面之后,为师便挂名长老,在此静心潜修。”

    听到师尊这么一说,沈久留才松了口气。

    他真的很怕师尊也出什么意外,他承受不起在意的人永远离开他。

    看到这孩子发自肺腑的关切,沈熙心里一暖,开口说道:“魔门因何行事,为师也不甚清楚。但围住玉霄门的魔修里有许多无心崖的老朋友,他们可不是世俗凡尘的修士能应付的。”

    “无心崖?”沈久留惊讶道:“魔门门主怎么可能能指挥得了那些人?”

    狴犴魔狱消失后,无心崖的魔修像是放了风一样匆匆离开,跑到外界去兴风作浪。

    这几年宗门弟子经常外出除魔,一个个多多少少都赚了些功德回来。

    无心崖的魔修不仅修为高深,性情古怪,且不管实力还是年纪都比魔门门主强多了,所以沈久留听到魔门的动静中有无心崖的魔修时眼里满是诧异。

    他实在不敢相信,那个小小的门主能够指挥动一群魔头。

    沈熙初听到这消息时也十分讶然,在沈久留来之前他便一直在占卜,得到的信息却是天机紊乱。

    他皱了皱眉,有些担忧的说:“能指挥得了那些人的,唯有天位魔主,连尊者都不行。当初狴犴魔狱消失后,冷凝月私自继任魔主之位,未曾得到天道认可,无心崖的魔修便无一人听命于他。”

    “可魔主不是已经陨落了吗?”沈久留十分疑惑。

    沈熙神色凝重的说:“当年为师虽然杀了魔主,但她并没有死,息心尊主究竟在哪里谁都不清楚。天位魔主本就是与天道的一个交易,天道给予地位和实力,魔主负责镇压狴犴魔狱。所以当狴犴魔狱消失后,为师以为息心尊主已经死了。”

    曾经他也卜算过,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天机被蒙蔽,他什么都算不出来。

    “如今的状况,要么是那位息心尊主卷土重来,要么是新继任的魔主出世,要么……便是玉霄门有什么东西是所有魔修都想要的。”沈熙将自己的猜测轻轻吐出,脑中一片清明。

    前两个的可能性怎么看怎么低,唯有最后一个却让人不安啊。

    毕竟能让所有魔修行动的,不是那功德宝贝,就是——狴犴魔狱。

    他目光一闪,指尖飞出一道剑气窜出,不过眨眼的功夫,大长老、二长老和三长老、四长老便出现了。

    他们虽然来得急切,但形容整齐,看不出半分失态。

    “宗主唤我等前来,可是出了大事?”大长老当仁不让率先开口。

    他看都不看沈久留,自己宝贝孙女这些年一直吊在这小子的歪脖子树上,怎么劝说都没用,这小子偏偏还得了便宜还卖乖,理都不理他孙女。

    他孙女那么可爱孝顺,长得还漂亮,沈久留竟然敢不喜欢他孙女。

    哼,别以为沈久留是少宗主他便拿他没办法。

    沈久留对于大长老孩子气的行为有些无奈,但他也没有办法,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只能辜负铃兰的一脸心意了。

    沈熙对于身边几人的行为看在眼里,却没有过多干涉。

    但对于魔修这等大事来说,他完全不敢无事,不然一不小心石破天惊就是他失职了。

    “此番魔修围攻玉霄门的动作你们应该也收到了消息,本宗怀疑狴犴魔狱令或者其他功德法宝出现在玉霄门内,为了防止魔道势力过强,本宗需要你们中的二人离开圣山,前往玉霄门见机行事。”沈熙淡淡的诉说着自己的要求。

    魔道尊主为了镇压狴犴魔狱得天地赐下魔主业位,而为了平衡正邪两道,沈熙相对应的也拥有业位,而他的业位职责并非让他对魔道赶尽杀绝,而是平衡。

    所以沈熙绝对不愿看到正邪两方势力失衡,这一失衡,很可能就是一场颠覆性的大战,而小千界禁不起这样的大战。

    几千年来,也唯有息心魔主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作天作地,疯疯癫癫的一点儿都不怕把小千界给搞垮了然后被天道给弄死。

    最后那位魔主将自己给作死了,而沈熙却不想要这样的下场,只能捏着鼻子跟在后面跟着擦屁股了。

    四位长老对视一眼,二长老一直负责监控南州魔门大本营,四长老要负责宗门刑法,唯有大长老和三长老稍有空闲。

    大长老和三长老不约而同的走了出来,齐声说道:“愿为宗主解忧。”

    沈熙微微颔首,朝着沈久留道:“跟着二位长老,凡是不许自作主张。”

    沈久留连忙应道:“是,师尊。”

    二长老和四长老离开后,沈久留也随着大长老、三长老离开了。

    粉荷站在沈熙身后疑惑问道:“宗主既然不放心少宗主离开,为何……”

    沈熙淡淡一笑,说:“孩子长大了,总是要往外飞的。”

    他仰头看着头顶朵朵浮云,幽幽道:“且他心中尚有心事,此事不了,于修行有碍。”

    粉荷了然,宗主这是放少宗主出去了却心愿去了。

    沈久留离开圣山前,看到大长老一脸殷殷期盼看向远方的表情,心中咯噔一跳,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不过几个呼吸间一道粉色的身影便映入眼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