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容娴
    ,精彩小说免费!

    孙天佑也目光灼灼的盯着容娴,他去魔门的目的跟牛砚一样,因而当日门主将他们两人单独提出来时,他们还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暴露了。

    没想到却峰回路转,反而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容娴沉思了片刻组织语言,然后用春秋笔法删删减减的说道:“我是死在魔门手上一次,醒过来后就成了魔门的人。”

    她多余的话半点没有,说她说谎吧她还真没有,说她说真话吧,让人听起来却总不是那么回事。

    光看牛砚与孙天佑两人的表情便知道了,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容大夫果然是被魔修威胁了,他们知道容大夫的价值不敢对她下杀手,也不敢对她不客气,但却用手段将容大夫控制在手里,想要她为魔门所用。

    两人心底涌出一个念头:真是卑鄙!

    他们义愤填膺,心中暗暗发誓一定会想尽办法让容大夫脱离魔门的,容大夫这么好的人怎么能被魔门所控呢。

    两位年轻人的脑补容娴也能猜得出七七八八,容娴毫不愧疚的甩锅给别人,这可不关她的事,她什么都没说,有人误会了肯定是他们想太多了。

    她就是有这样颠倒黑白、不动声色间蛊惑别人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走去,而她依旧温柔悠然,万劫不沾。

    忽然,容娴的脚步顿了顿,又若无其事的朝前走着。

    她目光若有似无的扫过身后某处,眼神一闪,居然是昊天仙宗的暗卫。

    看来这场动静还真是大啊,连圣山都忍不住插手了。

    那暗卫跟着她走了两日后终于离开,容娴也没有阻止,她现在自身难保,还是先顾着自己吧。

    她抬头看向山顶上站着的一男一女,垂眸掩去了眼底复杂的情绪。

    “藜芦堂主,怎么了?”牛砚敏锐的发现容娴情绪有些不对,周身的魔气涌出,浑身警惕了起来。

    孙天佑护卫在容娴身前,目光锐利的朝着四周看去,以防不测。

    容娴嘴角动了动,低声传音道:“你们记住了,我是藜芦,不是容大夫,也不知道什么容大夫。”

    孙天佑和牛砚不着痕迹的点点头,下一刻他们面前便突兀的出现一男一女。

    男的看上去三十来岁,儒雅而温和,让人极容易亲近,他有一双跟容娴十分相似的眼眸,从刚出现便一直盯着容娴,半点不放松。

    女的面容姣好,手腕上绑着一串炫目的铃铛,行走间手腕摩擦着衣摆,叮叮当当的十分悦耳。

    “容娴!”姒文宁出声叫道,她整个人像一团火一样,即便不笑都能给人一种能将人燃烧的热情。

    “你是何人,为何拦住我等去路?”牛砚沉着脸道。

    虽然他在容娴面前一直嘻嘻哈哈的模样,而孙天佑也腼腆害羞,但能在魔门待那么久,怎么可能没有半点变化呢,也只有容大夫一直当他们还是曾经不懂事的小孩子。

    “魔修。”这两个从姒臻口中轻飘飘而出,似乎包含着整个天地最大的恶意,让牛砚和孙天佑两人被无形的力量排斥,狠狠的摔了出去。

    “小石头,天佑?”容娴脸色微变,连忙跑到两人身前,二话不说先将伤药塞进两人的嘴里,这才静下心来查看他们的伤势。

    探到他们性命无碍时,容娴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姒臻,脸上的笑意全部消失。

    以前的容娴哪怕是在生气的时候,依旧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但现在的容娴却不同,当她敛去了笑容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却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这是掌控生杀予夺的龙气所带来的威严,但容娴没有半点改变的意思,因为她现在是藜芦,魔门的一个堂主。

    “你是谁,平白无故对我的属下出手,今日若不给我一个交代,便不要怪我不为他们讨个公道了。”容娴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番姿态完全与容大夫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同,她更显得有攻击性。

    她这一番话说出口,姒文宁像是见鬼了一样:“容娴,你吃错药了,这两二是魔修。你别忘了三年前可是他们这些魔修重伤了你,还将你抓走了。”

    容娴微微蹙眉,不是为了她话语中所谓三年前的事,而是——“这位姑娘,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什么容娴,我叫藜芦。”

    “不可能。”姒文宁脱口而出。

    这人明明就是容娴,温柔纯善,眸色干净,普天之下除了容娴这么一个人,没有别人能将干净纯澈诠释的这般明显。

    不过,这人的气息却不如容娴的温暖。

    不等她深思,容娴身形一动,不见怎么动作便已经挡在了两名属下前。

    她嘴边的笑是最温柔不过的,但她的意思也很明显:“姑娘,我不会连自己叫什么都不清楚。”

    姒臻温和的神色淡漠了下来,他轻步朝着容娴走来,看到她下意识的警惕起来,神色一苦。

    他们曾经那么熟悉,如今再次见面却成了敌我对立。

    但他依旧很庆幸,庆幸容娴还活着,而不是一个在别人口中连尸体都留不下的大夫。

    姒臻刚走了两步,脚下像是踩了什么东西,抬脚看去,原来是一条黑金色的小蛇。

    躺在地上的牛砚和孙天佑嘴角一抽,阿金那小家伙不会以为自己趴着就能将人绊到吗?

    这可是强者!

    姒臻抬脚跨过小蛇,来到容娴面前沉声说道:“好,就算你叫藜芦,这两名魔修是你的属下?”

    容娴毫不迟疑的矢口否认:“不是。”

    牛砚和孙天佑脸一裂: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姒臻目光一凝:“那我杀了他们你也没必要阻止。”

    与此同时,容娴慢吞吞的接着自己的话继续道:“他们是我的朋友。”

    然后,陡然一阵尴尬。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牛砚和孙天佑忍不住高兴的笑了起来,却牵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容娴目光极不赞同的看向姒臻,说:“你怎么能将取一个人的性命说的这么轻而易举。”

    姒臻被她看得一僵,不自然的说:“他们是魔修。”

    “魔修也是人,魔修也有好有坏。”容娴谆谆教导道:“你这样偏听偏信,行为极端作风冷厉很不可取,长此下去,对你修行不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