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等死
    ,精彩小说免费!

    姒臻没有察觉到容娴在骗他,他以为容娴是说真的。

    容娴真的不认识他,也真的以为自己就是藜芦。

    可他却十分肯定容娴就是容娴。

    这话听起来有点绕口,但就是这么个意思。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容娴就是容娴,那她为何不承认自己身份,反而很肯定的认为自己就是魔门的一个堂主呢?

    姒臻有很多猜测,他认为最有可能的一种便是魔门在容娴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而容娴在魔门的手上呆了三年,三年的时间足够他们做很多事情,包括各种手段秘法的控制,以及记忆的清洗和欺骗。

    所以姒臻带着自己堂妹目标明确的朝着玉霄门而去,谁让现在玉霄门的魔修最多呢。

    当然,这个猜测若让曲浪听到了,肯定会钦佩尊主她老人家的甩锅手段,然后哭丧着脸被迫接锅。

    当初容娴选定魔门藜芦堂主这个身份时,便说了失踪的这三年要有人帮她描补。

    曲浪已经意识到自己要背黑锅了,却不会想到这锅这么黑。

    因为姒臻不会是第一个这么想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这么想的人。

    只要是曾经认识容娴的人一一出现,而容娴任由这种情况发展,那么曲浪这个魔门门主便会被很多人惦记,这可真是可喜可贺了。

    咳,这就说的有些远了。

    回到现在,容娴目光担忧看向牛砚和孙天佑,慢吞吞的询问道:“你们怎么样,还能走吗?”

    牛砚逞能的拍拍自己胸口,结果拍的自己差点吐血,这卖蠢的行为让容娴给面子的笑了出来:“行了,知道你能走,我们继续赶路吧。”

    孙天佑嘿嘿一笑,好奇的问:“容、藜芦堂主,刚才那二人是谁?他们找你有事吗?”

    容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一旁的牛砚也悄悄竖起了耳朵,容娴无所谓道:“我们都是老相识了,也许我们……”还是亲人。

    剩下的话她没有说下去,牛砚二人也没有再问,他们一点都不想让容娴感到为难。

    容娴此时才注意到蹭过来的阿金,她脸黑了黑,将这条丑不拉几的蛇拎了起来甩了甩,语气温柔如春风:“小金,你刚才死哪儿去了?”

    阿金抖了抖身子,嘶嘶叫了两声。

    “都说了我听不懂不说话,别乱找理由,你这怕死的怂样几百年都改不掉。”容娴她就是有本事用优雅温柔的腔调说出这么不讨喜的话来。

    阿金:大魔头每次都说听不懂,但每次都知道它在说什么!

    “下次要是碰到危险……”容娴的话还没有说完,手里的小蛇就一僵,尾巴软趴趴的耷拉着,像是死了一样。

    牛砚和孙天佑看这熟悉的一幕微微侧目,他们嘴角抽了抽,这条怕死的蛇又装死了。

    阿金:蛇不要打架,打架使蛇消瘦,蛇只要吃吃喝喝卖卖萌就好。

    见它这幅德行,容娴也懒得多说,她随手将阿金扔到一边,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牛砚和孙天佑连忙跟上,只剩下一条蛇懵逼的躺在地上。

    阿金:饲主,你等等啊,大不了下次蛇迟点装死。

    容娴这一路走过去,魔门的藜芦之名算是让人有了丁点儿印象了。

    她也没做多余的事情,只是偶尔碰到病人,便顶着‘藜芦’的名‘容大夫’的人设去看病,她不在意自己是否会漏出行迹,让人猜到身怀剑帝精血的‘容大夫’死而复生了。

    只要她一日顶着‘藜芦’的名,那他人便一日没有办法,因为容大夫不知道自己是容大夫啊。

    嘛,容大夫不会有错,错的肯定是别人。

    当然,这个别人指的就是魔门了。

    藜芦堂主这个身份,不过是容娴随意选出来的罢了。

    而选择了魔门堂主身份,不过是因为魔门甩锅好甩一点,容大夫有任何不对劲,都是魔门祸害的。

    它除了让魔门可以顺利背锅外,便是要应付过这段时间。

    三年前在石桥涧中,那个老妇人能为了寻找息心尊主的消息而找到了容娴的头上,容娴不敢保证还有没有想要神器的人在暗中窥伺着她。

    魔门堂主也不过是给某些人一点儿阻碍,让他们别那么着急找到她头上,有魔门在前面顶着,她才有空去料理清波等人,然后她空出手来再来处置觊觎神器之人。

    容娴以后不会用藜芦身份,所以她连多余的扫尾动作和收拾破绽的行为都没有。

    等玉霄门的事情解决,容大夫出不出现影响已经不大了。

    玉霄门,安阳虽然依旧一副贵公子的做派,但显然眉宇间的焦躁让他显得有些落魄。

    他看着坐在大殿上吃鸡的人,额角青筋蹦跶了一下:“师父,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吃。”

    重光真人嘴里嚼着鸡肉,嚷嚷道:“什么时候?中午了,这已经到了用饭时间了,我不吃还作甚?”

    安阳死死捏住扇柄,就怕自己控制不住手将扇子给砸了出去,他深呼吸一下,努力平复着怒气,担心的说:“魔修已经将我们包围了,您不想想办法啊?”

    重光真人头都不抬的说:“想什么办法,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走,等死吧。”

    ‘啪’的一声,安阳将手里的扇子给捏碎了,他死死盯着师父,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您-说-什-么,刚-才-风-太-大-我-没-听-清。”

    重光被徒弟阴森森的语气吓得鸡都不吃了,怂吧怂吧的将自己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安阳揉了揉太阳穴,这几天他真是操透了心,偏偏这师父是个不省心的。

    不过师父说的也对,他们现在真是半点法子也没有。

    外面堵门的魔修只许进不许出,恶意挑衅的人可都没了命的。

    他深吸一口气又轻轻吐出,喃喃自语道:“魔门的人怎么会突然进攻我们门派,到底是为了什么?”

    “师父。”安阳忽然唤道。

    重光连忙窜了过来,生怕把徒弟给气出个好歹来。

    “何事啊阳阳?”重光蹲在徒弟身前,像只大狗狗一样晃着无形的尾巴想要取悦主人。

    但‘主人’完全没被取悦到,反而青着脸道:“您的礼仪呢,师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