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齐攀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从软榻上走下来,语气带着些微不解:“既然他是齐家的人,当年眼睁睁看着齐家被清波全族献祭却没出现,他与齐家不合吗?”

    若非如此,她实在是想不到齐攀为何会放任清波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来抹除石桥涧的禁制。

    “当时齐攀并不知情。”左护法说:“他将您的消息透漏出去后便闭关了。”

    “所以后来他又知道了?”容娴眼里闪过一丝趣味。

    容娴嘴角扬起一抹恶劣的笑意,真不知道齐攀在知道这消息后会是什么模样,想来表情定然很精彩。

    容娴隐隐有些遗憾,可惜了她没有看到那副有趣的场景。

    左护法回道:“齐攀知道了。这几年他也一直在暗处寻找清波等人的消息,且……”

    左护法迟疑了下,有些不确定的说:“他好像连郁族那位少族长都恨上了。”

    容娴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可真是天理循环啊,天道在上,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容娴笑完后,心里已经有了决断:“将齐攀的事放下,过些时日我要回南州一趟,南州作为息心尊主的故乡,一向都被昊天仙宗重点监察,留着齐攀也能吸引昊天仙宗的视线,让我行事更为方便。”

    左护法犹豫的问:“那位大长老对沈久留不安好心,需要属下……”

    “不要做多余的动作。”容娴目光一冷,斜睨他道:“那是昊天仙宗自己的事,沈久留是死是活自有他师尊操心,你又操的哪门子心。”

    左护法郁闷,这不是看你跟那小子卿卿我我关系好的黏糊我才这么问一句吗?

    容娴似乎听到了左护法的心声,她轻轻踱了两步来到左护法面前,凤眸里的凌厉消失,澄澈而干净,却又显得过于冷漠了:“无相,我以为你懂的。”

    不管她与沈久留多亲近,她都不可能会喜欢上沈久留。

    先不说他们的年纪阅历摆在那里,便是她自己也不可能去触碰感情这东西。

    左护法嘴角一直挂着的戏谑笑意消失,幽暗的眸子也清明了起来,这一刻的他看上去竟然显得格外纯良,与无我圣僧有些相似。

    他幽幽道:“我是心魔,是本体解不开的结,是执念。我不懂你,也不知道你是否懂我。但我知道,爱是不由人控制的。”

    此时的他没有魔修的轻浮,也没有身为心魔的执念,反而与本体合为一体,带着通透豁达的洞彻:“不要因为害怕失去,便不去接触。不要因为害怕不受掌控,而避之不及。小娴,其实你一直没有长大,依旧是那个胆小的孩子。”

    容娴没有被他的话影响半分,她看着左护法,露出一个不知是讥诮多一些还是悲哀多一些的笑。

    “我虽没有奋不顾身去爱一个人,但这么多年来我也见识了不少。”她眉眼处的杀伐果决消散,透出那双澄澈温柔的眸子。

    这时你才发现,即便她再怎么厉害,也跟二十岁出头的女子没什么不同,脸庞的轮廓依旧稍显青涩,看上去十分稚嫩。

    她兴趣缺缺道:“我没有经历过那种刻骨铭心的爱,也不懂那不值一提的情爱缘何会让人生让人死,让人一瞬白头。”

    她抿唇微笑,带着高高在上的漠然与冷酷:“但我知道,所谓爱,即是将杀死自己的刀锋,无怨无悔的交付对方手中,任由对方掌控自己的喜怒乃至生命。我做不到将自己全身心的托付某人,也做不到全心全意去依赖某个人。”

    容娴深深地看着无我,语气斩钉截铁,令人侧目:“不受掌控的东西,我会扼杀它的成长,摧毁它的根基。”

    这就是容娴,她自我、固执,理智又残忍。

    无我拨动着佛珠的手一顿,微微一笑,像是高高在上的佛陀拈花一笑,慈悲而又莫测:“阿弥陀佛,施主不懂。”

    “我不需要懂,终此一生也不会懂。”容娴的声音听不出多余的感情,无喜无悲,那是只有她身上特有的冷淡。

    无我沉吟片刻,微微一笑,眼里闪过一丝了悟,无人知道他这一刻悟了什么。

    “玉霄门那儿已经布置好了?”容娴问道。

    无我隐退了下去,心魔无相左护法掌控了身体,他细细思考了一下,肯定的说:“已经布置好了,黑鸦和白松、陈岩和江锦四人封锁了四方,不会有任何人跑出去。”

    “很好。”容娴兴味的问道:“齐攀是否也来了?”

    “他已经到了,如今与姒臻他们在一起。”左护法对这些事情了如指掌。

    容娴听到‘姒臻’这个名字,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罢了,你去吧。”

    无我离开后,容娴站在原地沉默良久,终是嗤笑一声,重新坐回了软上之上。

    帐篷周围的禁制无声息的又消失,孙天佑至始至终也不曾知晓有人来过又离开了。

    深夜,软塌上已经入定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稍稍等待了片刻,一道人影便突兀的落在了帐篷内,动作轻的孙天佑根本没有察觉到丁点儿动静。

    孙天佑头顶的一根头发丝翘了翘,发出细微的嘶嘶声,待感应到来人的实力对大魔头造不成威胁后,又重新贴了下去。

    阿金:饲主的护卫真是太不称职了,连这点儿异常都发现不了。

    帐篷内,来人见到容娴的面容时,声音里满是惊诧:“容娴,是你?”

    外面,孙天佑听到声音猛地站起身,帐篷内有外人进入,他满脸懊恼和自责,自己竟然没有发现。

    他站在帐篷前,浑身肌肉紧绷,警惕到了极致,口中却平静的问:“藜芦堂主,需要属下添些茶水吗?”

    容娴看着来客目光没有半点移动,她的声音依旧从容:“不用了,守在外面便可。”

    听出容娴话里的潜意思,孙天佑放松了下来,看来来人并没有恶意。

    “你就是藜芦?”青年面无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容娴八方不动,凤眸微眯,十分直接道:“我就是藜芦,阁下不是想见我吗?现在已经见到了,该说正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