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是你
    ,精彩小说免费!

    见来人一直不说话,容娴状似不悦的皱眉:“哑巴了?”

    青二怔了怔,仔细的打量着容娴,心底疑惑,这人好似真的不是容娴。

    容大夫她眉眼清澈,内心柔软,看着你微笑时只让你感觉到如沐春风的柔情。

    可藜芦不同,她眉目间尽显杀伐果断,眼神深邃不可及,看着你时总带着一股让人寒毛直竖的压迫感。

    这样的两个人除了面貌相同,并没有其他共同点。

    “阁下来我这里就是为了发呆吗?”她的语气似乎跟容娴没有区别,但青二却能清楚的看到那细微的区别。

    容娴说起话来温柔轻缓,即便板着脸也给人一种温暖亲切之感。

    而面前的这位藜芦堂主,说起话来虽然柔和,嘴边的一丝笑意即便一直存在,也总让人有种忽视不了的冷漠。

    “我是青二。”青年这般介绍自己,他死死盯着容娴,试图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容娴当然知道他是青二,而且还知道他就是之前曲浪口中提供清波等人消息的那位神秘人。

    而他今夜能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想要见见那位能够驱使动魔门门主的人。

    唔,原来青二便是她今夜要等待的人。

    容娴觉得有趣极了,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容娴脑中念头急转,神色半分未改,她假装自己完全没有听懂青二自我介绍的那句话里有何潜台词,反而装模作样的礼尚往来般道:“我叫藜芦。”

    青二并没有被这种礼尚往来愉悦到,他板着一张脸,目光深沉道:“清波就在玉霄门里,他也不知道从哪儿寻来了一张起死回生的丹方,着了魔似的在炼制起死回生丹。”

    他好奇的问道:“藜芦堂主听说过起死回生丹吗?”

    容娴似笑非笑的看着青二:“你到底想说什么?”

    青二神色一敛,试探道:“当年屠杀郁氏一族的人,除了我们,还有一拨人,是法修。”

    他将每一个字都咬的极重:“也是他,最后一把大火烧了郁族的。”

    容娴从软塌上走下来,目光冰凉的没有温度,她假装自己十分在意放了那一把火的人是谁。

    容娴当然在意,因为那把火可是差点将她给烧死了的。

    她拂袖挥去,一道无形的结界将整个帐篷笼罩,这才沉声问道:“说,是谁?”

    青二嘴角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戏谑道:“藜芦堂主为何这么在意这些隐秘?”

    他心中终于确定,这人就是容娴,她并没有过多掩饰自己的身份。

    但他的行为却惹恼了容娴,容娴冷哼一声,无形的力量重重击在青二身上,将青二打的倒飞出去,又被帐篷上的一层覆盖力量反弹回来。

    青二倒在地上吐了口血,苍白的脸上却泛起一层笑意:“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容娴。”

    天涯海角,调动无数魔修,围攻玉霄门,与整个天下为敌,一切只是为了一个清波。

    清波近年来的仇人并不多,能排的上号的也唯有郁族。

    除了沈久留,也只有容娴才会在意郁族。

    还有起死回生丹,也唯有写出这张丹方的人才会在听到这丹药时没有任何惊讶。

    容娴,果真容娴,也只有容娴。

    所有人没想到容娴还活着,正如他们都没想到这一场迫在眉睫的大战只是有人因为私怨才掀起来的,而幕后之人便是面前这个看上去纤纤柔弱的无害女子。

    哈,所有人都看错了她。

    包括他,包括游风。

    容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青二,眯起的凤眸凌厉无比:“放肆,是谁给了你胆子,让你敢这样跟我说话。”

    她刚才还稍平和的气息突兀变得如深海般难测,一贯柔和的语气也霸道强势:“别忘了,当年郁族的血债还有你一份,你倒是有勇气敢出现在我面前。”

    青二咳嗽了几声,看着容娴的眼神无比骇然,他脑中一转,将所有的事都串联了起来。

    当年他奉命追杀好友云游风,心怀不忍想要将人悄悄放了,但云游风中毒已深,很快就会没命。

    这时却恰恰好出现了一名大夫,便是容娴,这让他好似碰到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

    他在暗处看了好几天,直到云游风彻底转危为安才回了紫薇城复命。

    因为云游风,容娴这个大夫进入到他的视线中。

    后来也是他私心想见到好友,所以在城主四处寻找大夫为夫人看诊时,他便将容娴的名字说了出来。

    接下来的一切好似戏剧化一样,容娴来到了城主府,沈久留来到了紫薇城,圣山的人来到了紫薇城,城主当年做下的事也暴露了出来。

    但城主没死成,反而被当年的同盟所救。

    这时容娴身怀剑帝精血的消息传出,将所有人的视线引到了她的身上,让沈久留安然无恙的活着,就连城主都想要抓住容娴得到剑帝精血。

    可没等他有所行动,整个天下都乱了,容娴死在魔修手中,无数宗门家族也毁在魔修手中。

    魔修嗜血嗜杀,一时间天下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去触魔修的眉头。

    一场血腥的洗礼让暗潮彻底平息,也让剑帝精血和容娴的消息沉寂了下去。

    整整三年后,那一场血腥恰到好处的冷淡了下去,容娴又悄无声息的出现了。

    她甫一出现便令魔修围住了玉霄门,将城主和玉霄门的法修全都看得牢牢地,令正道投鼠忌器不敢动弹,让玉霄门谁都走不脱。

    青二脑中念头转的飞快,猜测到三年前容娴只是假死脱身,将自己从漩涡中摘出来。

    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都是面前这人的算计。

    花了整整十六年的时间慢慢的布局,护住了唯一的族人,将所有仇人一点点铲除,如此心智,如此韧性,当真是可怕到了极致。

    青二脸皮抽搐:“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你,从十六年前起你就在布局,为了报仇,你把天下人都当成傻瓜玩弄。容娴,你还真是心机深沉。”

    此时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青二的心里,那就是细思恐极。

    说白了,就是脑补太多将自己吓住的同时,将容娴魔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