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法修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说青二细思恐极将容娴给魔鬼化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所有的猜测都是错的。

    青二猜测错的也只有两点,对于郁族的事情,容娴不是从一开始就在算计,而是从见到云游风以后,确定了云游风的身份时开始算计的。

    对于容族的事情,容娴是从一开始就在算计。

    自从一千年前,她入魔被上任魔主季书强行带走时,她便清楚仇人并没有铲除干净。

    可季书没羽化前她不能出圣山,季书羽化后有狴犴魔狱和昊天仙宗的牵制,她依旧不能出圣山。

    即便出了圣山,也只有一个时辰的自由时间。

    仙魔大战之时她对沈熙说尽快结束战争,她忙着回去闭关。

    可好笑的是,她的修为和神魂尽皆用来镇压狴犴魔狱了,千年来根本没有半点寸劲。

    修炼不修炼已经没有区别了,所以她所谓的闭关不过是在寻找剑帝精血的方位和想办法和狴犴魔狱说拜拜。

    冷凝月的小动作她真的没有看见吗?

    即便她没注意到,难道左护法和寒溪尊者都没有注意到吗?

    容娴不过是从一开始就在放任罢了,她想知道冷凝月能做到哪一步。

    怎么说呢,她那时隐隐觉得冷凝月的背叛许是一个契机,一个开端,

    当然,她完全猜对了。

    虽然也有出乎意料的事情,比如她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自爆。

    容氏血脉是她所剩下的最后的东西,她怎么可能会轻易舍弃。

    但冷凝月等人却连沈熙都算计了进去,让她直接被沈熙重创。

    而在她被沈熙重创的一刹那,她便已经知道,她的身体已经救不过来了,能安全无虞的唯有神魂。

    所以她必须要做出抉择,而做出这个抉择的时间她用了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

    接着她考虑的便是这次意外能不能被利用。

    比如能不能死遁脱身,她受够了被禁锢的日子;比如能不能脱离狴犴魔狱,她一点儿都不想给天道打工了;比如她的仇人在外面逍遥法外那么久,她该清算了……

    所以后来才有了她的自爆、夺舍、得到剑帝精血以及……复仇。

    不管中间有多少意外,计划的大方向依旧朝着容娴推动的方向前进着,而十六年前冷凝月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这盘棋局的一个开端。

    至于郁族,容娴的所有在意都不过是她为了掩盖真实目的的障眼法罢了,你瞧,都到了现在了也无人能猜到她的主要目的,也无人知道她的目的除了复仇外,其他都已经完成了。

    可千万别说她卑鄙,因为她的仇人实在不是正人君子,对付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手段,她可清楚的很呢。

    所以三年前还一头雾水便送了命的家族也不能怪她出其不意,没有提前给出半点预示。

    嘛,不择手段的事情她干多了,大家都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互怼啊,杠啊,来啊,输了也要有骨气点。

    只是想到那干脆了结了自己的阿妹,容娴的神色顿了下,又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容娴澄澈的眼里干净的分明,仍旧给人一种如天空般充满震撼人心的包容力。

    可谁又能知道,天空虽包容万物,可对万物都是冷漠的。

    “容娴,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那些魔修没道理会听你的。”青二忽然意识到重点,忍不住发问道。

    她嘴角轻轻扬起,似乎很是愉悦,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青二这一刻展现出来的敏锐聪慧。

    她语气带着两分长辈特有的欣慰,略显浮夸的夸赞道:“青二是第一个问到这个问题的人呢,你还真聪明!”

    青二虽然被夸奖了,但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意思,他神色甚至隐隐有些恐惧。

    在他这样的拆穿下,容娴的气息没有半点改变,那双眼睛太过干净,没有翻云覆雨的野心,没有即将复仇的痛快,没有被揭露的恼怒难堪,也没有对知情的他的杀意。

    这不该是从小生活在仇恨中长出,又算尽一切熬心熬力的人会有的眼神。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嘴角微翘,笑容依旧。

    青二第一次发现了那笑里的意味,不带任何意义的,自然而然的疏离的微笑,没有倨傲,不算温柔,没有卑微,不算冷清,仿佛天地万物在她眼里都是一样的。

    “容娴,你真是可怕。”青二喃喃道。

    他紧紧盯着容娴,又一次重复道:“容娴,你真是可怕。”

    容娴挑眉一笑,周身的冷意凌厉瞬间消散。但那嘴边的笑意却不是温暖柔和,反而带着一种神对苦苦挣扎的愚钝众生那不可教化的讥讽。

    她声调带着明显的戏谑:“青二,你明明很聪明,怎么胆子这么小呢。”

    青二眼睛猛地瞪大,一脸茫然的看着容娴。

    他不明白容娴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不懂容娴的气质怎么说变就变,连喘口气的功夫都不给他适应。

    容娴轻轻蹲下身来与青二平视,白皙的指尖抵在自己唇边,声调轻柔缥缈的带着蛊惑:“要保密哦,不可以将我的事情说出去,不然会糟天谴的。”

    青二:“……”

    给青二身上加上一个禁制后,容娴云淡风轻的站起身,对着没回过神来的青二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法修是什么人了。”

    青二苦笑,此时他竟完全不敢忤逆容娴:“是重光真人,当年是他带着一群法修与城主合作的。在城主府,也是他救了我们。”

    “他想要什么?”容娴随口问道。

    她的神色很平静,没有半点惊讶,整个玉霄门也就重光修为最高,别人想做什么事情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但石桥涧一事却被瞒地密不透风,想来也只有重光有那个本事了。

    这就是正道修士啊。

    容娴忽然很想见见重光真人,那个与他师父齐名的人物。

    “他想要神器。”青二如是回道。

    容娴眸色一沉,神器,又是神器,所有想要神器的人都该死。

    ‘轰’铺天盖地的威压失控地在帐篷内肆虐,青二本就受了重伤,再被这股威压一激,立刻只剩下半口气了。

    好在容娴的失控只是瞬间,她微微瞌目,将不小心泄露的力量收敛干净后,这才低头去看半死不活的青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