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进攻
    ,精彩小说免费!

    “啧,真是没用。”容娴有些嫌弃。

    青二气得一口血喷了出来,这哪是他没用,明明是容娴太强,强的太离谱了。

    只是微微泄露一丝威压,便让他一只脚踏进了黄泉路,他不敢想象容娴全部的力量究竟有多强。

    容娴不想看着青二死在自己地盘,更不愿意这人死在自己手里。

    她沉吟片刻,从袖中取出一个玉瓶,轻轻倒出一粒散发着丹云的丹药,指尖一弹,丹药化为一股纯净的能量钻进青二口中。

    不过几个呼吸间,青二的呼吸已然平稳,硬是将那只踏进黄泉的脚给拉了回来。

    “无碍了便起来。”容娴将玉瓶重新收了起来。

    好在她这段时日练了一些救命丹,不然青二还真有可能成为她这辈子杀的第一个人。

    青二躺在地上傻乎乎地摸摸自己胸膛,咦,不痛了!

    他一个激灵蹦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容娴,他怎么能忘了这人是当世公认的医术第一人呢。

    拥有能写出起死回生丹丹方的能力,他这点小伤当然不在话下了。

    “凶手我知道了,他的目的我也知道了,现在你可以说说要见我的目的了。”容娴打量着青二,想看看这人能说出什么有趣的事情。

    青二木着脸道:“我想带走曾水。”

    容娴愣了下,因为惊讶微微睁大了眼睛,继而她缓缓笑开了:“有趣,真是有趣。”

    她嘴角的笑容温暖而又迷惑人心,语气轻柔如风:“你可以带走她,在明日太阳升起来之前。若在那之前你们还没走,那边不用走了,跟着清波一起去为郁族人陪葬吧。”

    青木瞳孔猛地一缩,连告别都没有,立刻转身朝着玉霄门飞去。

    帐篷内,容娴看着徐徐落下的帘子,唏嘘一声:“这人可真是急性子啊。”

    这话说的好像这都不是她逼的一样。

    她心神一动,结界消失。

    “天佑,去休息吧,那人已经离开了。”容娴微微提高声音道。

    孙天佑舒了口气,放松的一笑,说:“好,堂主也早点休息。”

    容娴拿着医书的手一顿,扯过旁边的黑布扔到了夜明珠上,帐篷内顿时一片黑暗。

    孙天佑开心的笑了,他就知道容大夫的脾气是最软和不过的,连他干涉她的私事都不会计较,偶尔还会听他的。

    青二:那是你眼瞎!!

    第二日一大早,守在玉霄门山门前的曲浪便收到了牛砚传过来的令符,令符只有一行字:进攻玉霄门。

    曲浪身体蓦然腾空,单手举起,气势凛然的指向玉霄门,桀桀一笑,颇具魔修风范道:“杀。”

    早已等的不耐烦的魔修们顿时嗷嗷叫就扑了上去,站在魔修中的曲倩倩抬头看着她爹,眼里满是不解。

    之前围住也就罢了,现在怎么突然进攻了,这简直是与全天下为敌。

    曲倩倩心焦不已时,曲浪已经带着众魔修朝着玉霄门杀去。

    玉霄门的护山大阵早已开启,但无心崖魔修眼里满是不屑,这种程度的护山大阵在他们看来跟纸糊的一样。

    白松淡淡道:“不堪一击。”

    然后,徒手便将大阵给撕开了。

    撕、撕开了?!!

    一众正道修士心神一阵恍惚,连忙后退十里,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说什么上去砍魔修救同道,那都是放屁,自己能活着才是正理。

    明显魔修都强横的不是人了,他们上去也是送菜,还不如先战略性撤退,再想想办法才是。

    玉霄门内,气氛紧张肃穆,‘铛铛铛’的敌袭钟声响个不停。

    正在院中聊天的云游风几人对视一眼,急忙从院中走出来。

    看着拿着各种法器匆忙而过的弟子,云游风随手拦下一人,询问道:“发生了何事?”

    那人见是客院居住的贵客,忙回道:“魔修开始攻打宗门了,几位少侠若能离开,便尽快离开。若走不了便找个地方赶紧躲起来吧。”

    说完,那人快速朝着外门而去。

    令君从回头看向宗门外,天空黑压压一片,那种压抑强大的气息让人心惊肉跳。

    “走,先去找安阳师弟。”阳明肃然着一张脸道。

    思心此时也不敢出声,她也知道如今是关键时刻,这时候闹出什么来无疑会让师兄厌恶。

    紧跟着阳明的脚步,几人快步朝着大殿走去,正好便碰到了安阳和陆远。

    他们脸上的表情十分沉重,二人都拿着武器领着一队弟子准备前往外面抵御魔修。

    见到沈久留他们,安阳有些歉疚的说:“连累你们了。”

    “说什么傻话呢。”云游风痞痞一笑,没有任何大祸临头的慌乱。

    他拍了拍大刀,眼神锐利了下来:“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与魔修交手了。”

    沈久留握着剑没有说话,但周身萦绕的冰冷剑气让人寒毛直竖。

    阳明沉声说道:“我等都是自愿来此,身为同道,怎可因小小挫折而轻言退后。”

    思心脸色一青一白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勉强的说:“师兄说的对。”

    对上阳明,陆远绷紧了他那张面瘫脸,心里瑟瑟发抖,每次见到阳明师兄,总有种看到宗门执法长老的恐惧。

    燕菲将腰间的鞭子拿在手里,她含情脉脉的看了眼令君从,说:“我纵横胭脂城时,魔修无不退避三舍。如今看到魔修这般猖狂,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令君从微微一笑,眼里闪过一丝狠戾:“我与魔修有不共戴天之仇,趁此机会便一起解决了吧。”

    安阳将几人的表情一一看过之后,神色一暖,认真的说:“好,若此次能度过危机,我们喝他个三天三夜。”

    云游风哈哈大笑:“好,我可是最喜欢酒了。”

    不可避免的,他想到了那间落满了灰尘的酒肆,三娘她到底去了哪里。

    云游风心底叹息一声,与众人朝着山门前走去。

    山门外,护山大阵破碎,法修们用各种阵法、术法拦住闯入的魔修,拼死抵抗,徒留下一地碎尸鲜血。

    安阳看到这一幕,眼睛一红,执剑走到众弟子前方与魔修对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