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死战
    ,精彩小说免费!

    安阳此时气度沉稳镇定,没有了往日富家公子的作态,俨然是一名合格的掌门大弟子。

    “今日决战生死,我玉霄门死战不退,誓与宗门共存亡。”安阳高声说道,语气斩钉截铁。

    陆远扬声附和道:“死战不退,誓与宗门共存亡。”

    在他身后,所有弟子都站在一起,不管曾经同门之间有没有龌龊,这一刻他们都是一个整体。

    “死战不退,誓与宗门共存亡!”声音震撼人心,这种死不畏战的勇气也让人热血沸腾。

    阳明双手飞快的结印,手中的剑飞上半空,幻影成千。

    他心神一动,所有剑影直直朝着下方刺来,每一剑都将一名魔修穿透。

    思心一直待在阳明的保护范围之内,她虽然也杀了些许魔修,但都是阳明筛选过没有威胁的。

    她有些害怕的咬咬唇,师父怎么还不来,这里这么多魔修,她和师兄支撑不了多久。

    云游风砍翻一名魔修,哈哈大笑道:“痛快,真是痛快。”

    沈久留身形飘动间,剑光华丽冰冷,如流星划过,绝美璀璨,清冷迅捷,每一道剑光都带走好几条人命。

    他周身煞气逼人,清冷仙人瞬间成为森然修罗,让人不敢逼人。

    令君从一掌将面前的魔修击飞出去,飞出去的魔修一连撞上好几位魔修,却都被令君从的暗劲打碎了心脏。

    ‘啪!’一声清脆的鞭声响起,身侧的魔修直接被抽飞了。

    令君从侧头朝着燕菲一笑,便继续朝着前方杀去。

    天际之上层层黑云压下,轰隆隆好似雷声响起,一团团黑雾从天际砸下,每一团黑雾都裹挟着厚重的冰层砸向玉霄门弟子。

    冰块经由魔修之手变得坚不可摧,每一次砸下都让好几位玉霄门弟子丧生。

    鲜血染红了玉霄门,杀声震天,两方一时间胶在一起。

    即便玉霄门没有魔修强大,但他们不畏死活,敢凭自爆也要拉着魔修陪葬。

    肢体碰撞,寸寸鲜血,漫山遍野都是残肢断臂。

    可即便如此,玉霄门也无一人退后,他们都清楚的记得大师兄的话,死战不退,与宗门共存亡。

    安阳与陆远背靠背,身上全都是伤,脸上也溅上了血迹。

    “大师兄,看来今日你我兄弟要共赴九泉了。”陆远放声一笑,豪迈的说道,此时的他没有平日里半点沉默寡言的样子。

    安阳顺手救下一位师弟,一剑将魔修穿透,嘴角勾起一个倜傥的弧度,玩笑道:“跟着师弟你这个木头一起死,看来黄泉路上我肯定要闷死。”

    站在云端之上的黑鸦看着下方愚蠢的抵抗,嗤笑一声,一掌翻下,巨大的手印瞬间在半空中凝成。

    手掌遮天蔽日,给所有人一种从灵魂上升起的绝望,那种仿佛星河倒挂、洪水迎头卷来的恐惧让人隐隐颤抖,人类即便再怎么厉害,面前神奇而拥有无穷力量的自然时,总会显得渺小。

    就在众人心神动荡之时,整个天地便是‘嗡’的一声响,顿时玉霄门方圆千里之内猛地一颤,仿佛地龙翻身,大陆碰撞,无尽狂暴的气流直接凑地面席卷而上,与虚空中漫天的乱石撞在一起。

    轰隆声响个不停,地动山摇间,众人再抬头去看时,全都倒吸一口凉气,满脸都是震惊不敢置信。

    眼前哪里还有什么玉霄门,入目所在,是一个囊括玉霄门千里的深渊巨坑,周围狂暴的魔气还在肆虐。

    这是魔修的力量!

    不可战胜,提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就连站在一边被灰尘糊了一脸的曲浪都忍不住颤抖,眼珠子转动着自语道:“早知道无心崖的前辈们很强,没想到强到了这份儿上,这是要翻天了啊。”

    他抱头呻吟一声:“这人都这么强了,那尊主究竟有多厉害啊。天道在上,这可真是太恐怖了。”

    所有人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感慨:无知才是福。

    以前不知道这世界还有人能强到这种地步,他们只当自己是坐井观天的青蛙,每天看着那方寸大点的地方便够了。

    今日却被迫从井里走出来,看到天有多大,地又多厚。

    一瞬间,所有人都升华了,他们看向云端之上的魔修,就像是看神一样,眼神火热。

    如此强横的实力,给人带来的不仅是绝望,还有野望。

    未来某天他们也能达到这个程度,想想便热血沸腾。

    时间回到魔门开始进攻之时,清华正与一众正道宗门在一处。

    他身边的正是发须皆白却精神矍铄的老者,老者此时满是担忧的看着对面,气得胡子翘起:“这个混小子,早说了别来,偏偏跟我老人家对着干。”

    他有些忌惮的看了眼对面的魔修,嘟嘟囔囔道:“只希望这小家伙别折在里面啊。”

    这可是他们陆家最有前途的天骄了,若就这么没了,他老人家真就要吐血了。

    清华听到陆老祖的声音,将自己的担忧也放下了,反而安慰陆老祖道:“陆前辈放心,小辈们会保护好自己的。有我们在这里看着,及时止损便可,就当时对他们的一次历练了。”

    陆老祖翻了个白眼,还及时止损只当一次历练?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敢说。

    他指着不远处那黑漆抹黑的黑云道:“看到了吗小子,那是魔修,是拥有在上界活得风生水起力量的魔修。”

    清华点点头,那里给他的感觉很不好,让他浑身寒毛直竖。

    黑云中,江锦坐在云椅之上,面前有一张云雾凝结的棋盘。

    在他对面,白松随意扫了眼陆老祖,将手中灵气凝聚的白子落下,笑道:“陆老头倒是有趣,能伸能屈比魔修还有本事。”

    “所以他活得久。”江锦淡淡道。

    “可惜伪君子不在,不然这种场面,他肯定又要掉书袋了。”白松提起那个明明芯子都是黑的,偏偏不要脸假装自己只是个从不动手的读书人,也不知是谁一言不合就灭门来着。

    江锦皱眉道:“伪君子眼里只有尊主,掉书袋膈应的却是我们。”

    忽的,他目光扫向玉霄门上空满脸不耐烦的黑鸦,玩味的说:“黑鸦要出手了。”

    白松一听,手中的灵力散去,扭头专心的看向黑鸦,随后应道:“伪君子被尊主派出去办事了,放心,我们会见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