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联系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认出了重光,他是便是三年前在石桥涧时,她被老妇人逼问‘息心尊主’下落遇到的那个男人了。

    当时为了清场,她还给了这人一巴掌呢。

    “我就说过,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容娴笑容温暖,不含半分阴霾。

    容娴其实也是没想到当年一面之缘的人会是她今日要杀的目标,当时只觉得那人修为不错,小千界就这么大,他们总会再相遇的。

    没想到再相遇却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这人藏得还真够深的。

    而且重光既是觊觎神器要被他铲除的敌人,也是郁族灭族的凶手之一。

    嘛,无论如何这人都得死的,也是赶巧了。

    云端上,重光与黑鸦的对峙还在继续。

    重光身上气冲凌霄,以实际行动告诉魔修,他并不畏战,要战便奉陪到底。

    黑鸦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了起来,眸色里血红一片,盯上谁时便仿佛一只嗜血凶兽,随时能扑上来将人咬死。

    “很久没有人敢这么挑衅我了。”他脸上带着病态的潮红,声音出口的瞬间,给整个天地带来刺鼻的血腥。

    下一刻,黑鸦已经消失不见。

    众人定睛看去,连重光都失踪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人呢?”所有人都在问着这个问题。

    而白松等人与姒臻、大长老和陆老祖等人的目光却看向了云层深处,那二人便在那里交手。

    下一刻,有人喊道:“快看天上。”

    众人听到声音,尽皆抬头望去。

    一方是血红的魔气,一方是堂皇的正气,各占了半边天。

    两方互相胶着,互相厮杀吞噬。

    “看来短时间内是分不出胜负来了。”姒臻十分肯定的下着结论。

    大长老和三长老也赞同的点头,他们二人看了眼左侧的陆老祖,便转过头继续看着这场难得的大战。

    距离玉霄门百里之外,站在帐篷外的容娴微微阖目,浩瀚如海的神识如潮水般涌出,无声无息的将一切探知,在探测到深坑下方一处隐蔽的所在时,她神色一动,隐晦的能量波动以一种诡秘的方式传递了出去。

    正在观看大战的曲浪身体一僵,似乎收到了什么消息,他拿出令符,手中灵力涌出,令符唰的一声飞向头顶的层层黑云中。

    “嗯?有尊主的命令。”陈岩轻咦道。

    江锦笑着伸手准备结果令符,口中道:“这次换我……”去。

    话音未落,令符已经被一只挂着佛珠的白皙手掌捏了过去。

    江锦立刻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左护法亲自出马,没他什么事儿了。

    下一刻,曲浪面前便站着一位一身圣洁,手腕上还带着一串佛珠的青年。

    青年将令符递过来,眉眼间皆是悲天悯人:“施主,你的东西。”

    曲浪有些懵,他下意识接过令符,干巴巴的问:“你、你谁呀?”

    这气势一下子就弱了,好吗?

    他明明召唤的是魔修啊,怎么出来了一个很像出家人的修士呢,难不成他一个用力过猛,将令符砸在了这人头上?

    似乎看出他在想什么,青年圣洁的面庞扬起一抹笑意,好似佛祖捏花一笑,充满了禅意。

    然后他说:“施主有何吩咐,贫僧这就去办。”

    曲浪:这句话有点熟悉啊。

    #每个被他唤来的魔修都会说这句话#

    他现在确定了,面前这位很像出家人的修士真的是魔修,他有些纠结的指着深坑说:“右下方有一条通道,你将里面的人带出来便可。”

    青年干净的眸光微微一动,圣洁的气息变得诡谲莫测,嘴角悲悯的笑容也变得戏谑。

    看了眼曲浪,他啧啧道:“你倒是有趣,怪不得…一直不换人呢。”

    他没敢提容娴的名字,看着曲浪傻眼的模样,心情愉悦的跳进了坑里。

    曲浪:这人的神志是不是不对劲?

    曲浪这边的动作并不隐秘,大长老等人全都看到了。

    大长老惊叫一声:“是他?!”

    “你说谁?”姒文宁好奇的问。

    三长老将他的胡子都快捋秃了:“刚才魔门门主叫出来的魔修是无心崖的左护法,无相。”

    无相?

    姒文宁念了两声这个名字,疑惑的说:“听起来像个出家人。”

    “他就是个出家人。”大长老补充道,虽然不知道左护法在哪儿出的家,但那种出家人才有的气息绝不会错的。

    铃兰眼里划过一抹惊艳:“他可以点不像个出家人啊。”

    哪有出家人长得这么俊,气势还很强。

    大长老白了孙女一眼,说:“他不仅是个出家人,还是个魔修。”

    “他去作甚?”姒臻随口问道。

    大长老细细感应了下,无奈的摇头道:“那里魔修的残余力量还在肆虐,我的神识还没接近便被撕碎了。”

    姒臻试了试,最后也将神识撤了回来,他也拿那残暴血腥的力量没办法,为今之计,也只能等了。

    左护法跳进深坑刚有动作时,第一个得知的便是重光。

    正与黑鸦交手的重光瞳孔一缩,手上的动作越发的狠辣。

    有人动了他的结界,那人的修为不下于他。

    重光眼里满是恍然,此时终于弄明白了魔修的目的——是为了清波。

    或者说他一开始就知道,只是他不明白魔修这么兴师动众的难道真就为了一个清波?

    魔修们都与清波与恩怨?

    还是说魔修背后的那人与清波有恩怨?

    能指挥动这些魔修的,除了息心尊主,重光想不到还有谁了。

    但息心尊主与清波却没有什么联系。

    不不不,他们之间有联系,唯一的联系便是——容娴!

    重光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可即便他想到了也没用,他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不能让清波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当年沈久留和容娴这两个郁族余孽已经让清波声名狼藉,他若与清波有联系,玉霄门的名声以后可就没了。

    他神色一紧,用了十成十的功力回击向魔修。

    黑鸦被一掌打伤,脸上却没有半分恼怒,他哈哈大笑,完全不顾自身伤势,像个疯子一样冲向重光,大叫道:“痛快,再来。”

    如此凶悍不要命的打法,让大长老几人侧目。

    重光一时被缠住了,姒臻看着他紧了紧眉头,低声轻语:“重光着急了,但他又为什么着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