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巧合(给小名233加更,节日快乐)
    ,精彩小说免费!

    姒臻下意识看向那毫无动静的深坑,眼神一闪,那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轰!”

    虚空一声大响,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之前还威风凛凛的魔修此刻像条死狗一样被揍的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众人震撼不已,这玉霄门掌门似乎强悍的过分啊。

    不过——重光人呢??

    “在那里。”有人喊道。

    所有人回头看去,可不是重光吗?

    重光收拾完魔修后,连气都不喘一下的跑到了那深坑前。

    他已经将弟子都救了出来,怎么还去那儿,难道还有什么重要东西没及时护住?

    在众人心中疑惑时,只见重光一掌狠狠地朝着坑里打去。

    尽管那一掌还没落下,但所有人都能感应到,这掌可比之前魔修那威势强太多了。

    众修士手里撑起灵气罩,唯恐被散发出来的威压伤了自己。

    清华低头看向不远处的徒弟,焦急的朝着陆老祖道:“前辈,可否护下那些孩子?”

    陆老祖十分好说话,随手扔了个灵气罩将沈久留等人全都护住了。

    阳明抬头朝着清华这边看了一眼,心里一暖道:“是师父。”

    陆远看向那个方向,刚好便对上老祖宗瞪过来的眼神,他连忙缩到了师兄身后,假装自己是透明的。

    攻击砸下,顿时一阵地动山摇。

    令君从扶住站不稳的燕菲,神色凝重道:“似乎有两股气息。”

    云游风细细分辨了下,脸色有些苍白道:“确实是两股气息。”

    两股攻击的余波消散后,众人立刻朝着深坑前看去,却见重光的身前不远处站着一名青年。

    很明显,第二股气息来源于这名青年。

    青年拨动着手里的佛珠,神色平和圣洁,他紧紧护住身后的几道身影,轻喃道:“阿弥陀佛,施主何必要下杀手,在下不过是救几个人罢了。”

    不远处,沈久留看到青年身后的几人,猛地瞪大了眼睛。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朝着重光看去。

    “他们是一伙的,他们是一伙的。”沈久留低声喃喃,满脸不可思议。

    清波竟然一直在玉霄门呆着,他还记得小娴曾逼问过清波同党的消息,后来三长老也说清波被强者救走了。

    这么些年来,他一直派十剑在外寻找,可谁曾想到,这些人竟然一直藏在玉霄门。

    沈久留脸色一冷,迅速与陆远和安阳拉开了距离。

    安阳和陆远一头雾水,对沈久留和云游风的突然戒备满是不解,隐隐还有些委屈。

    大家不是并肩作战、出生入死的好伙伴吗?

    怎么突然说翻脸就翻脸呢。

    令君从看了看分成两个阵营的人马,想都不想便拉着燕菲走到了沈久留身后。

    阳明脸色一沉:“清波师叔。”

    他可没忘记这位师叔一直与小师妹不对付,听师父曾说过,这人还给小师妹下过毒。

    阳明黑着脸扯过一脸迷茫的思心也走到了沈久留身边,清波师叔既然与重光掌门关系密切,说不得其中有什么隐秘呢。

    云游风此时目光死死盯着清波和他身旁的青一几人,青二竟然没有在里面,他不是一直跟清波在一起吗?现在怎么就不见人影了。

    “久留,现在怎么办?”云游风低声问道。

    沈久留语气森然道:“等,我想确定魔修寻找清波的目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一切都明朗了起来。

    魔修为了清波不惜将整个玉霄门毁掉,可巧了,他也想要清波。

    后方云端,铃兰诧异道:“怎么是他们。”

    大长老撤去护住孙女的灵力罩,忙问:“怎么,你认识?”

    铃兰皱眉道:“当然认识了,还挺熟。”

    三长老点点头,语气满是厌恶道:“他是前紫薇城城主,也是少宗主的灭族仇人。”

    大长老:“……那他倒是会藏。”

    姒文宁听到他们说的话,讶然的看了眼清波,一脸佩服的说:“清波可真能拉仇恨,这作天作地的本事也没谁了。”

    沈久留可以代表他们昊天仙宗,如今无心崖的魔修目的也在他,这人等于说是将整个圣山给得罪了。

    姒臻突然道:“这人有何特殊之处能吸引到无心崖?”

    三长老摇摇头,肯定的说:“并无,他只是很普通的一位修士罢了。”

    顿了顿,他又道:“若说特殊,便是他屠杀了我们少宗主的全族。”

    想了想,他有些不确定的说:“他是玄华山清华真人的师弟。”

    “怎么都与容娴有关系?”铃兰嘟囔道。

    姒臻心中一跳,脑中好似划过什么灵光,问:“你刚说什么?”

    铃兰被他吓了一跳,大长老心疼的安慰道:“兰儿别怕,将你刚才说的话给这位前辈重复一遍。”

    铃兰咽了咽唾沫,道:“我说,怎么都跟容娴有关系,容娴不是郁氏族人吗?她不仅跟师弟是同族,还是玄华山掌门的小徒弟。”

    “就是这句,就是这句。”姒臻喃喃自语:“是啊,都跟容娴有关系,这太巧了,太巧了。”

    处处都是容娴的身影,不是他非要往容娴身上扯,而是跟清波有仇的人不少,但能跟多方牵扯到的,只有容娴一人。

    别忘了,容娴现在还活着,身份更是成了魔门的人。

    而现在进攻玉霄门的,便是魔门。

    若真的是她……

    姒臻的心一路沉了下去。

    “怎么了,你想到了什么?”三长老问道。

    他也听到了容娴的名字,但那个让人心疼的丫头不是已经死了吗?

    大长老也很是不解,他回身朝着身后的孙女小声问道:“那个什么容娴,就是你的情敌?”

    铃兰:“……爷爷,她已经死了,久留师弟以后会喜欢我的。”

    大长老骂了一声:“没出息。”

    铃兰哼了一声不理他,继续将目光落在下方的沈久留身上。

    远处,容娴轻笑一声:“真是好久不见师叔了,他看起来颇为狼狈啊。”

    牛砚疑惑的问:“大人的师叔是哪位?”

    孙天佑实力不行,看向玉霄门的方向有些吃力,但好歹也看清楚了。

    他扫了眼头发散乱的清波说:“应该是门主他们刚救出来的那人吧。”

    容娴嘴角翘了翘,夸奖道:“还是天佑聪明。”

    孙天佑嘿嘿一笑,有些脸红。

    牛砚嫉妒的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得意什么,容大夫也夸过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