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魅力
    ,精彩小说免费!

    三长老等人活了这么多年,从未碰到有人能像息心尊主那般轻而易举的便俘获周围人的心,掌控他们的思想,指挥他们的行为。

    这等可怕的感染力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得到周围人的认同和忠诚。

    没错,是感染力。

    曾经有一段时间昊天仙宗还专门研究了下息心尊主的这种能力,他们本来以为这是魔修控制人的秘法,后来经过查探才发现那其实只是人格魅力罢了,虽然出乎意料,却更加让人难以置信。

    而那种感染力在魔修的身上更加明显,昊天仙宗的人猜测那是因为狴犴魔狱带来的影响力。

    恐惧、敬畏、危险和强大。

    那是狴犴魔狱带给魔修的感触!

    当魔修们发现那种感触在一位统领他们的魔修身上之时,这种感触会不可避免的转化为狂热的信仰。

    而息心尊主镇压狴犴魔狱,显然将这一特点带了出来。

    当然,昊天仙宗的人一直都在庆幸息心尊主并没有故意利用这种特质而胡作非为,她连自己手下的叛徒都懒得去理会。

    如今,他们又碰到了第二个拥有那种特质的人。

    “难道狴犴魔狱在她身上?”三长老抬头望着虚空的金龙猜测道。

    大长老摇摇头道:“我们都能感应到的,狴犴魔狱已经消失了。”

    三长老讪讪一笑:“我知道,可看到魔修那等狂热的姿态,我总是忍不住这么去怀疑。”

    大长老无奈道:“我们现在该关心的是,没有了狴犴魔狱的这位魔修新统领也拥有息心尊主的那种特质,那么谁能保证她跟息心尊主一样看不上这种能力,或许我们该担心这人利用这种能力为非作歹,毕竟我们完全不了解她。”

    他目光深沉的看着金龙道:“而且,若是你没有忘记的话,三年前的风波和今日的乱象都是这位主搞出来的。”

    铃兰虽然听不明白,但她却意识到那人在爷爷口中究竟有多么危险了。

    她紧紧捏着衣角,不敢开口。

    姒文宁却没有这样的忌惮,她朝着姒臻道:“堂哥,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姒臻抿了抿唇,淡漠道:“那人虽然与息心尊主不同,但想来更加无害。”

    没错,虽然容娴下令将玉霄门抹除了,即便无辜的弟子也牵连了进去,活下来的只剩下俩人。

    但姒臻依旧坚定不移的认为容娴无害,毕竟容娴‘事出有因’啊。

    大长老和三长老立刻眼巴巴的看向姒臻,期待姒臻的解释,但姒臻却理都不理他们,将自己的目光完全的放在了金龙身上。

    他眼里满是探究,容娴与息心尊主的联系太深了。

    不管是如今掌控魔修的势力还是曾经因为神器而被人追着要息心尊主的线索,容娴都没有置身事外。

    偶尔他会怀疑女儿身体内如今的寄居的人便是息心,但这不可能。

    息心是什么样的人,只要稍稍打听便清楚了。

    先不说那是一个魔修,便是喜怒无常的性子也让人受不了,再加上她曾经杀戮那么多,身上该是缠满了业障之力才是。

    可容娴不一样,容娴性情柔顺,喜好医术,就算聪明狡猾,也改变不了她周身干干净净没有业障,反而多是功德之力的迹象。

    所以,她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而此时,虚空之上的金龙却没有理会他们的想法。

    金龙晃了晃脑袋,腮边的胡须颤了颤,让两边的人吓的退避数十里。

    它尾巴带动的厉风扫过重光死去的地方,盘旋在魔修头顶夸赞道:“做的不错。”

    听到尊主的肯定,众魔修眼睛一亮,从心底生出一股愉悦:“属下等愿为大人赴死。”

    金龙龙身一摆,游走在魔修头顶,声音威严果决:“好好修炼吧,会有你等为本座赴死那一天的。”

    “是。”魔修们齐声应道。

    金龙这时才将目光放在了安阳和陆远身上,用听不出喜怒的声音意味深长道:“希望本座不会在外再听到玉霄门的名字。”

    说罢,金龙也不等别人回应,长吟一声,飞入九重天消失不见。

    大长老却心中一跳,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那金龙消失前好似看了他一眼。

    场面顿时沉寂了下来,曲浪顶着众人灼灼的目光,木着张脸来到黑鸦面前,努力让自己有威严些。

    但只要对上黑鸦那嗜血的眼睛,他不由自主就软了下来。

    “大人有令。”曲浪干巴巴道。

    黑鸦脸一沉,白松三人似乎猜到了什么,差点笑出来。

    看来这是尊主的惩罚到了,该,谁让黑鸦只想着打架呢。

    被黑鸦的黑脸盯着,曲浪心里的小人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但想到尊主的命令,他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了。

    “大人让黑鸦、白松、陈岩和江锦四人立刻前往归土城守城。”黑鸦传完命令后,其他三人的脸也黑了下来。

    “大人说,谁让你们三没有拉住黑鸦。”曲浪说完最后一句,转身就带着属下跑。

    这气氛太古怪了,吓的他肝儿都颤了。

    在他跑走后,白松三人对视一眼,一拥而上扯着黑鸦就朝着隐秘的地方去了。

    至于其他魔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怪叫一声,追了过去。

    黑鸦大人肯定又被揍了,这等罕见事发生一次就值得围观一次啊。

    原玉霄门驻地,瞬间只剩下了正道修士。

    看到这里的姒臻眸色微动,心里暗道:再加一条,龇牙必报,这容娴果真该是她姒家的孩子啊。

    他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原地,姒文宁有些跳脚的喊道:“哥,堂哥,你要去哪儿啊……”你把妹妹掉在这里了qvq。

    百里外的帐篷内,点点金光聚集,容娴的身影突兀出现。

    她眼里金光闪烁了一瞬,又全部隐匿了下去。

    “小石头,天佑,外面雪停了吗?”容娴掀了掀唇角,将笑容定格在温暖的弧度上温声问道。

    听到帐篷内的声音,孙天佑和牛砚意识到容大夫已经醒来了,他们连忙钻了进来,七嘴八舌、手舞足蹈的向她叙说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

    少年人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双眸也亮晶晶的,充满了勃勃生机。

    容娴靠在软塌上认真听着他们一口一个‘神龙’,神色平和悠然,嘴角挂着优雅从容的笑,颇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然后,这只是一个错觉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