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腹诽
    ,精彩小说免费!

    姒臻虽然没有再追根究底,但心中还是有许多疑问。

    他第一次见到容娴这样的人,一眼看上去她很简单,相处以后你会发现她更简单,可偶尔在不经意间你才知道,看似越简单的人却越深沉。

    他转而问起一个最让他不解的问题:“三年前是谁伤了你?传言中说是魔修杀了你,你跟魔修不是很熟吗?你与魔修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者说,那只是一个圈套?”

    容娴朝着他微微一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确实是被魔修杀了,不过没死成罢了。”

    姒臻神色凝重了起来,他目光幽深的看着容娴,显然是在等容娴的解释。

    容娴语气放轻,语调丝滑,一字一句就像踩在姒臻心尖般跳跃,蛊惑的诱导十分明显:“先生,每个势力之间都会有龌龊的。”

    她多余的话一句没说,这句话根本就不是为姒臻解决疑问,但听到的人却会不由自主的按照她想要的方向去理解。

    姒臻将那句话琢磨了下,便以为是魔修之间内讧,所以容娴才会被重创。

    但他却不知道他的猜测与实际情况完全不搭边,更不知道,只要有容娴的存在,所谓的内讧不过是一个笑话,一个让容娴打发时间的乐子。

    容娴扫过姒臻的神色,嘴角的笑意加深,语气柔柔道:“先生还有疑惑?”

    姒臻咬了咬牙,终于还是问道:“息心尊主?”

    容娴垂眸,睫毛颤了颤,掩去了眼底的流光:“已经死了。”

    她的声音带着莫名的哀伤,像是一段满是血腥的历史被封禁了一般,让人遗憾惋惜间充满悲哀。

    姒臻神色一喜,但意识到容娴与息心尊主关系好似很亲近,他立刻将那抹喜色掩去,故作哀叹道:“真是可惜了。”

    容娴丝毫没有拆穿他的意思,反而笑着说:“人死不能复生,也许死亡是另一个新的开始呢,先生不用悲伤,哀思过度会伤身的。”

    姒臻脸颊一抽,谁会为那个老女人哀思过度的,听到那人死了他恨不得放鞭炮庆祝。

    他脸上扬起一抹假笑,反击道:“我当然不会悲伤,毕竟人都有生老病死,那个女人不过是重回天道的怀抱罢了,这是自然的法则。”

    #每句话都会黑息心尊主#

    所以不怪容娴不喜欢搭理他,实在是他太作,总在心里黑容娴。

    容娴懒得理会姒臻嘴里自动消音的那个字眼儿是什么,她朝着姒臻露出一个春暖花开的笑容,假模假样道:“先生一向都是这么口是心非的。”

    对于容娴的胡说八道,姒臻眼皮子跳了跳,憋了半天都没憋出一句话来。

    他深刻的意识到,跟容娴斗嘴是怎么都赢不了的。

    容娴就这么将天给聊死了,这是可喜可贺。

    到最后,姒臻只能扔下一句‘我去带你堂姑过来’便可怜巴巴的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容娴神色漠然的看着姒臻远去,朝着牛砚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自说自话,又自作多情呢。”

    牛砚不太明白,他疑惑的问:“堂主既然不喜欢他,为何还要勉强自己与他共处呢?”

    容娴想了想,回道:“大概是因为我不得不忍受他,不过不会太久的。”

    孙天佑紧张的问:“是那人威胁了您吗?”

    容娴摇摇头,意外的坦诚道:“是因为我欠了那人一个因果。”

    她轻轻摩擦着下巴,露出一个稍显苦恼的神色,慢吞吞道:“看来我需要‘找机会’还掉这个因果了。”

    孙天佑和牛砚二人没有再出声了,他们即便听不大明白,也能从容娴的语气中领悟到这所谓的‘找机会’定然不是好词了。

    容娴拂袖将地上的小蛇抓在了手里,朝着孙天佑道:“收拾东西,我们立刻离开。”

    她一点儿都不想见到那个所谓的堂姑,也不想多几个长辈。

    孙天佑也没有多问,挥手间将帐篷内的东西全部收走,牛砚上前快速将帐篷拆好收了起来。

    容娴虽然心中十分焦急,但颇具内涵的教养深入骨髓,那种即便急的火烧眉毛,依旧优雅从容的态度让人完全看不出她有多急切。

    当然,若说她喜怒不形于色也许更合适一些…?

    见到两名属下收拾完毕,容娴微微提高声音道:“我们走。”

    原玉霄门驻地,正道众人看了看玉霄门幸存下的弟子,再看看那明晃晃摆在那里的深坑,一个个默不作声的离开了。

    他们没一人敢开口收留那些弟子,若一不小心引来一尊杀神,那也太冤了。

    直到那些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清华和陆老祖来到了安阳几人前。

    “玄华山有二位一席之地,不知二位可愿来玄华山?”清华语气诚恳的邀请道。

    阳明也忍不住道:“安师弟,陆师弟,你们若愿意来,玄华山上下定会一视同仁。”

    陆老祖翻了个白眼,连他陆家的后辈都想收,玄华山的人还真敢想。

    随即,他紧随其后朝着安阳道:“你与远儿都是同门,陆家的大门也永远为你敞开。”

    安阳将师父离世的情绪压在心底深处,红着眼眶朝着自己唯一幸存下来的师弟道:“陆师弟,虽然玉霄门没了……”

    他声音哽咽了下,见到面瘫着脸的师弟偷偷抹眼泪,不由得郁气凝结于心,一口血便喷了出来。

    “大师兄!”陆远立刻扑了上来将人扶住。

    师父不在了,大师兄就是他的主心骨,大师兄若倒了,他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难道真就任由玉霄门就此消失吗?

    慢了一步的阳明与沈久留对视一眼,站在一旁不插手了。

    安阳扶住陆远的胳膊,伸手将嘴边的血抹去,说:“我没事,这口血吐出来倒是舒服多了。”

    他站稳了身子后,松开陆远的手,声音沙哑的对他说:“以后再也不会有玉霄门了,你愿意去玄华山的,便跟着清华真人。若想回家,便也去吧。我相信不管你如何选择,二位前辈定然会照看你。”

    “大师兄,那你呢?”陆远的眼睛紧紧盯着安阳问。

    他一直都知道大师兄与师父情同父子,他怕大师兄想不开做什么傻事。

    ps:其实在上个月稿费出来的时候,作者已经没动力写文了,毕竟几百块连房租都付不起(捂脸),但是见到许多小天使一如既往的支持,作者真的很感动,谢谢你们,因为你们作者愿意继续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