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幼稚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容娴同意,沈久留脸上扬起一抹笑意。

    “小石头,天佑,我们走。”容娴招呼了两名属下,身形微微一晃,人已经出现在十里之外。

    牛砚和孙天佑脸一苦,拼了老命的朝前追去。

    即便现在没有阿金的威胁,他们也不敢有半点放松,若被容大夫抛下了,她真的不会再等他们啊啊啊啊。

    沈久留看到容娴的身法,眼神一动。

    小娴的修为比他高了不止一筹,刚才打向他的那一掌却轻飘飘的不含丁点儿力道,没有伤到他分毫。

    沈久留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化为一道剑影飞向容娴。

    在他们刚刚离开几个呼吸间,天际两道光束落了下来。

    姒臻扫了眼四周,眼里满是趣味和笑意:“小丫头倒是跑得快啊,文宁,我们继续追。”

    姒文宁:“!!”

    姒文宁扶了扶自己有些歪的发髻,嘴都险些气歪了。

    堂兄跟小侄女在这里玩儿你追我赶的游戏,何必拉上她呢,这一路她可是连口水都没喝上。

    但显然,姒臻正沉迷游戏不可自拔,他已经喜欢上这种跟女儿玩你躲我藏的小游戏,完全是乐在其中,连辛辛苦苦来找他的堂妹都顾不得了。

    不等堂妹开口抱怨,他身形一晃已经消失了。

    姒文宁:良心呢。

    她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然后跟在他后面跑。

    双方你追我赶,终究还是容娴这方输了,谁让她有两个,不、有三个拖油瓶呢。

    牛砚抹了把脸上的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觉得心脏都快跳了出来。

    孙天佑上气不接下气道:“藜、藜芦堂主为、为何这般着急?”

    牛砚喘着气白了他一眼,道:“你好好想想堂主是何时开始急着赶路的。”

    孙天佑用他那缺氧的脑子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他?!”

    “就是他!”牛砚咬牙说道。

    若不是那人,他们怎么会这么辛苦的跑呢,就像之前朝着玉霄门赶一样慢悠悠的多自在。

    忽然,孙天佑的步伐停住了,牛砚一个没刹住车直接撞了上去。

    “作死啊,你停下干甚?”牛砚捂着鼻梁骂道。

    孙天佑弯着腰喘了喘,说:“是藜芦堂主停了。”

    牛砚连忙抬头看去,果然不知何时,藜芦堂主竟然停在了那里。

    一道白影落下,轻飘飘的依旧纤尘不染,微扬的发丝带起轻微凌乱的喘息,比牛砚二人强多了。

    他皱眉看向容娴,隐隐觉得有些奇怪,不是着急赶路吗?怎么又停了下来。

    容娴为何会停下的原因很简单,她被人追上了。

    她轻轻摸着手腕上的小蛇,目光凌厉的看向右前方,冷声道:“出来。”

    沈久留一怔,他在小娴身上从未看到过这种强势的气度。

    小娴一直都温柔似水,即便生气也温柔平和,脆弱无害。

    不是藜芦这般,强势凌厉,充满了攻击性。

    暗处的人还没有出现,似乎在考验着容娴的眼力,想让她找出他来。

    这种微妙的感觉让容娴低声道:“幼稚。”

    她手腕微微一抖,道:“小金,交给你了。”

    小蛇像条闪电一样嗖的冒了出来,它在半空中直接变大,目标明确的朝着右前方狠狠撞去。

    “这是……”那条在玉霄门吞了清波的大蛇。

    沈久留猛地看向容娴,却见容娴双手拢在袖中,正神色平静的看着那条大蛇。

    “那蛇是你养的?”沈久留嗓音干哑的问。

    他现在脑子特别乱,他从未想过容娴会碰这些危险的东西。在他心中,小娴一直都是温柔善良的,像阳光一样温暖人心,而不是挥手间便千里焦土,千万浮尸。

    沈久留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容娴会变得再也不是容娴,就像他从未想过,他喜欢的人是不是真的表里如一。

    容娴斩钉截铁道:“不是。”

    阿金是冷凝月养的,冷凝月被她处理了以后,阿金一直都是小石头和天佑养着的,她是不可能养一条丑蛇的。

    沈久留神色一顿,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答:“清波他们、是你让这大蛇吞的?”

    容娴坦诚的点点头:“是我。”

    她虽然没有承认自己容娴的身份,但她也没有掩饰不是吗?

    在者,现在所有暗处的涌流已经全部被她铲除,她也即将离开小千界,有些事情已经没必要掩饰了,能值得她用心掩饰的人还没有出现。

    怎么说呢,大概是因为‘在我眼里你不重要,所以也不愿意多费心思’吧。

    “为什么?”沈久留不解的问。

    何必为了那些人脏了你的手呢,你从不杀人的,一直那么干干净净不好吗?

    容娴的目光这时才从大蛇身上移开,落在了沈久留身上。

    柔和的目光对上那清冷的眉眼,容娴没有回答,只是轻轻一笑,依旧温暖柔和。

    可沈久留却觉得自己好似在雾里观花,怎么都看不清楚了。

    就在这时,‘轰’一声大响,结界破碎。

    高山之上,大蛇身前,一男一女二人并肩站着。

    姒臻有些不高兴的说:“娴儿,你耍诈,你不是自己动手打碎我的结界,而是让这条蠢蛇撞开的。”

    姒文宁嘴角一抽,懒得理会他。

    她身形轻轻一飘,便来到了沈久留面前,眼神亮晶晶的说:“久留,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问候完后她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她堂侄女的男人,她直接上去就撩,好像有些不太合适。

    姒文宁轻咳一声,掩饰般的看向容娴道:“藜芦,我们又见面了。”

    姒臻将她拍开,没好气的说:“什么藜芦,她是容娴。”

    拆台来的猝不及防,让容娴一点儿都没反应过来。

    她现在冲上去堵住姒臻的嘴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果然,是欠了他的。

    虽然她并不在意身份的问题,但就这么简单粗暴的被拆穿实在是没意思的紧。

    容娴重重的叹了口气,朝着姒臻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姒臻笑容慈爱的朝着容娴道:“娴儿,爹爹这几日一直陪你玩儿,你开心不开心?”

    累死累活的牛砚和孙天佑:呵呵,原来在人家眼里他们只是在玩儿!!

    容娴挑眉:“先生还真是童心未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