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解释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左一句先生又一句先生的称呼,让姒臻有些火大。

    “叫什么先生呢。”姒臻将脑袋凑过去,得寸进尺的要求道:“叫爹爹。”

    容娴不置可否,她扬声叫道:“小金。”

    游走在周围致力于在大魔头面前刷存在感的大蛇听到大魔头的声音,瞬间变回了筷子大小,窜到了容娴手上。

    容娴熟练的将蛇扔到了地上,看着它又在装死,轻嗤了一声。

    阿金:打架使蛇消瘦,它只想吃吃喝喝卖卖萌。

    沈久留看着了眼他们,再看看姒臻,朝着姒文宁道:“姒姑娘,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为何……”

    他皱了皱眉,道:“为何他要让藜、藜芦叫他爹?”

    容娴不等姒文宁回答,周身一层金色的光芒闪过,一道结界瞬间出现,将孙天佑和牛砚隔绝在外。

    并非不把他们当心腹,而是知道太多对他们没有好处。

    姒文宁见到她的作态嗤笑一声,没有任何顾忌的直接说道:“因为容娴就是他女儿。”

    “她真的是容娴!”沈久留只抓住了这一个重点。

    姒文宁不怀好意的看了眼容娴,没有任何顾忌的直接拆穿道:“当然,她肯定是容娴,虽然不知道她为何不愿意认我们,也不承认自己是容娴。”

    容娴听到他们的交谈,侧过头来,淡淡道:“我都听到了。”

    她神色淡漠从容,似乎姒文宁猝不及防的揭穿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姒文宁一见她这番姿态,不知怎地就忍不住冒火,她一点都不怕事大的说:“听到了又如何,那你倒是说啊,你为何不承认自己是容娴,也不认我们?”

    容娴沉默了片刻,似乎在组织语言,然后,她云淡风轻的说:“因为容娴在三年前已经死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不是么。”

    “可你没死。”沈久留语气强硬道,他还是第一次用这种不客气的口吻跟容娴说话。

    “既然你没死,为何不来见我,为何不给熟悉的人报个平安,你可知道这三年我们都在为你难过。”沈久留终于还是将心里的抱怨说出了口。

    “清华掌门,阳明师兄,游风、君从、安阳……”他将这些熟悉的名字一个个点过去,一字一顿道:“他们都为了你而伤心,我也是,可你呢?你将所有人都不放在心上吗?”

    沈久留隐隐有些委屈,还有些生气。

    只要想到当时小娴死在他面前的场景,他便夜不能寐,那种揪心的疼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

    还好,还好小娴还活着,还跟他同处于同一片天空之下。

    但他依旧委屈,委屈的是小娴既然活着,为何不告诉他,难道小娴不知道失去她的痛苦让他难以承受吗?

    他也很生气,气自己这三年来一直待在昊天仙宗而没有出来寻找小娴,若他早点来寻,是不是能更早的见到小娴?

    沈久留在气恼!容娴脑中忽然有这样一个意识。

    此时的沈久留不再是昊天仙宗那清冷谪仙般的少宗主,而是郁族那个嬉笑怒骂形于色的少族长。

    容娴眼里闪过一丝怀念,神色也温和了下来,但她眉宇间有些踌躇,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容娴在容氏族地修养了三年,也是最近才醒过来的,醒来以后又将叛徒处置,实施计划找出十六年前屠杀郁氏一族的所有人。

    在这些计划中,身怀剑帝精血的容大夫根本不能出现。

    她若真的以‘容大夫’的身份出现了,又会将所有人的视线引到自己身上,等于三年的沉寂做了无用功。

    好吧,这些不过是借口,容娴其实还真没将那些人放在心上,只要想想她所办的事儿便明白了。

    不管是她的计划还是未来,都没有他人参与其中,但这些话却不能说出来的。

    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事儿,不管怎么冷漠,若将这份冷漠表现出来,无疑是站在了人性的对立面。

    容娴即便很强,却没必要站在所有人对面。

    “说啊,怎么不说?”沈久留眼里满是怒气,生动而耀眼,生气十足,“你既然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我问你说。”

    容娴弯弯眉眼,带着一种宽和的包容,好声好气道:“好,你问。”

    “这三年中,你为何不给我们报平安?”沈久留语气僵硬的问道。

    容娴垂眸,声音莫名带着股黯然,半真半假道:“我近日才醒来,一直没有得空。”

    “什么意思?”沈久留疑惑的问。

    容娴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光洁的手腕晃入了沈久留的眼。

    她沉吟起来,耐心的重复道:“因为我从三年前起便一直昏睡不醒,近日才刚刚清醒过来。”

    姒臻皱了皱眉,想到之前容娴告诉他,她的本体重创,正在一处风水宝地养伤,便沉默了下去。

    沈久留见到容娴这般黯然伤神的姿态,神色一僵,心里一软,说出口的话也不那么冲了,反而带着别扭的关心问:“那你如今身体可还好?”

    容娴眨眨眼,笑道:“还好。”

    沈久留顿了顿,不自然的问:“你胳膊上的小石头怎么不见了?我记得你一直在手上带着。”

    他轻咳一声,不愿意让容娴觉得他啰嗦,便补充道:“我是说,若那小石头丢了,我送你一个新的。”

    容娴下意识摸摸手腕,摇头拒绝道:“不用了。”

    她目光温柔的看着沈久留,像是透过他看什么人,然后似模似样道:“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的,它没有丢。”

    沈久留不喜欢这种飘忽的感觉,好似小娴离他很远,让他怎么都抓不住。

    “那你醒过来后怎么见到我也假装不认识?”沈久留生硬的转移话题道。

    容娴还没有回答,姒文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这个我知道。”

    她不理会堂兄的眼色,谁让堂兄拉着她辛苦的跑了一路,到头来还落不到好呢。

    她致力于给容娴使坏道:“容娴可是很忙的,又要招呼魔修围攻玉霄门,又要将当初屠杀郁氏一族的凶手全都铲除。啧啧,这可不是分身乏术吗?脑中想得都是阴谋诡计,如何有时间给你传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