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懊悔
    ,精彩小说免费!

    姒文宁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看了容娴一眼,朝着沈久留毫不客气道:“她假装不认识你,怕是不想你看到她这一面吧。”

    沈久留是容娴喜欢的人,没有人愿意在喜欢的人面前暴露出自己不堪的一面,包括容娴。

    容娴眨眨眼,意味深长的看向姒文宁。

    没想到这人不仅眼瞎还心瞎,她到底从哪里看出自己喜欢沈久留了?

    她就算想要喜欢一个人,那也是能与她并肩的人,而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娃娃,好吗?

    她清了清嗓子,眼里带着警告道:“姒姑娘别胡乱造谣,说错了话可是会出人命的。”

    姒文宁脊背一凉,悄悄朝着堂哥身后挪了挪,低下头不再出声了。

    不知怎地,这个明明比她年纪小,实力比她弱的侄女给她的压力竟然这么大。

    见姒文宁安分了下来,容娴这才移开了视线,周身的危险气息一闪而逝,再也感受不到。

    她朝着沈久留道:“你还有疑问吗?”

    沈久留沉默了片刻,看着容娴脚边的黑金小蛇,感受到她眼底偶尔一闪而逝的压迫感,那与以前判若两人的姿态让沈久留有些不安。

    他高声问道:“小娴,你与以前变化很大,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牛砚和孙天佑二人默默缩了缩头,像阿金一样装死。

    姒臻不悦道:“小子,你怎么说话呢,吓到我女儿怎么办?人都在成长,我女儿变化了一些不是很正常吗?哪有那么多理由。”

    虽然姒臻的维护让容娴很感动,但容娴依旧不留情面道:“先生,请不要随便认亲,好吗?”

    姒臻:这是他的宝贝女儿,再怎么熊也要养下去。

    容娴淡淡瞥了眼姒文宁,目光落在沈久留身上,嘴角笑容弯弯,是曾经沈久留最喜欢的温柔和煦。

    她凤眸流转间,从容优雅,眉宇间也并没有因为沈久留的质问而生成的不悦。

    她没有回应沈久留的质问,反而一脸疑惑的反问道:“久留,我将当年屠杀郁氏一族的人全都除掉,为你和郁清族长他们报仇了,你为何会不开心?”

    沈久留脑中轰然一声炸响,这一句话将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串联在了一起,一切似乎都清楚了。

    小娴做的这一切都是在报仇,她在为郁氏一族复仇!

    那本该是他的责任,是他该承担的东西,却全都被小娴做了,他被小娴保护的密不透风。

    就像三年前在郁族时小娴说过的话,她会一直保护好他……

    她本该如天空般澄澈干净,本该是行医救世的大夫,她干干净净不染尘埃,但恩怨纠葛让她的澄澈染上了瑕疵,所以她才变了。

    可一切都是因为他,因为他的无能让小娴扛起了一切。

    沈久留后退了两步,呼吸急促的大喊道:“谁让你多管闲事,谁让你插手我的事情,谁让你自作主张……”

    容娴歪歪脑袋,一脸迷茫的看着沈久留,懵懂的好似稚子,完全不明白他为何会这般痛苦。

    沈久留恍惚间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嘴唇无法控制的微微颤抖,他勉强的一笑,低声说:“是我错了。”

    他感到一股股悔恨好似潮水般涌来,让他怎么都逃不出去,然后无力的被这股力量淹没吞噬。

    “我一直没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即便知道死去的都是我的亲人,却因为忘记了所有,听起来好似是别人的故事别人的悲伤,一直都那么不上心,得过且过不曾下力追查。”

    沈久留轻轻呢喃:“后来看到你死在我面前,我便什么都不想了,只想着将天下所有魔修铲除为你报仇,那时候的我,依旧没有将郁族的事放在心上。”

    他苦涩的一笑:“如今,我再也不用放在心上了,你都替我解决了。”

    容娴没有说话,她清楚自己的话会造成什么影响。

    嘛,她不用再多说一句,沈久留和其他人所有的不解和疑惑都会按照她所想表达的意思朝着那个方向去想,然后将她真正的目的完全掩盖,为她找到合理的解释,不用她再多费唇舌,也不会让她再暴露了什么。

    容娴垂眸,眼角微微上挑,这世间本就没又不透风的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做了的事情总会漏出行迹来,而容大夫那般可爱完美的人在这个世界怎么可能存在,那不过是虚构出来的人物罢了。

    所以,还不如一开始便由她自己挑明,也让其他人更容易接受些。

    至于别人是不是更容易接受,看看沈久留痛不欲生的模样便知道。

    容娴抿了抿唇,耿直的询问道:“久留是在不开心我没有叫上你一起报仇吗?”

    姒臻嘴角抽了抽,暗道一声,这熊孩子,便连忙凑上前低声道:“……你别说话。”

    没看沈久留脸上都没表情了都,将人气出个好歹怎么办?!

    沈久留叹了口气,所有的情绪尽数消失在那清冷的眉眼中。

    他语气冷冽道:“小娴,我希望你答应我,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跟我说一声。”

    我不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你替我承担了所有。

    不想自己傻乎乎的活得一无所知,而你在阴暗的一角痛苦挣扎。

    容娴神色认真的应道:“好。”

    “看来内部问题是解决了。”姒文宁悄悄瞥了眼容娴道。

    她之前那么毫不留情的拆穿容娴,也不是抱着让这二人分开的想法,而是不想二人之间有心结。

    有什么事情当面解释清楚,这样的感情才能长长久久。

    姒臻百无聊赖的站在一边,看着沈久留的眼神十分不友好,心里的警铃一个劲儿的作响。

    他刚认回来的女儿似乎要被野男人叼走了!

    沈久留大半问题都解决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他目光深沉的看着容娴,不容她有半点躲闪:“你与魔修是怎么回事?”

    容娴垂眸,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掩去了眼底复杂的情绪。

    她清了清嗓子,云淡风轻的避重就轻道:“魔修大概都听我的。”

    沈久留:??

    沈久留:!!

    沈久留脑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不可置信道:“那条金龙是你?”

    他本以为小娴与那条金龙是合作关系,万万没有想到,那会是同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