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老师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姒臻的回应,牛砚和孙天佑脸皮抽了抽,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感应到过这股波动,也没有看到过那种标志,他们一定是假的魔修!

    似乎看出了二人心底的失落,容娴沉吟片刻,柔声安慰道:“你们是魔修没错,没有感应到过这股能量只是因为你们修为太低,等你们以后修为高了,自然便能感应到了。”

    牛砚二人这回额角的青筋都蹦跶了出来,这种扎心的安慰还不如不安慰呢。

    “小石头,距离归土城还有多远?”姒文宁不耐烦的问。

    她已经厌倦了这种像凡人一样徒步赶路的方式,明明他们都已经是修士了,不管是腾云还是御剑不都很快能到吗?为何要一步步走呢,太浪费时间了。

    牛砚看向姒文宁,十分认真的说:“等过了魔门便可以不用走路了,魔门范围之内,不允许腾空的。”

    在哪个地方,便要遵守哪个地方的潜规则,即便如姒文宁和姒臻这种在中千界呼风唤雨的人物都不能幸免。

    所以,等众人站在一处城门前,看着城门上威风凛凛的两个大字时,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这就是魔、魔门?”姒文宁的声音都有些走调了。

    在外界人口中凶残血腥,阴暗恐怖的魔门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摆在这里,简直像是做梦一样。

    姒臻别过头轻咳一声,隐下了唇边的笑意,他忽然想到中千界某个王朝,直接给他们的都城取名‘王都’一样,都是这么有风格。

    容娴看着城门上那张扬霸气的‘魔门’二字,眼里闪过一丝怀念,这字是阿妹亲手提的,但阿妹却不在了。

    站在门口这会儿的功夫,城门内快速的走出来一名青年,青年棱角稍显稚嫩,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阳光大男孩儿的感觉。

    在他身后恭敬跟着的,赫然便是魔门门主,曲浪。

    牛砚和孙天佑对视一眼,齐齐低下头以示恭敬。

    这位大人竟然亲自来了,看来容大夫在魔门的位置不低啊。

    虽然魔门有门主和圣女,但这位主的地位一直都在魔门的最顶端。

    虽然不懂门主为何称呼他为少主,但他们这些做属下的并没什么可置喙地方,也跟着喊少主了。

    青年一身锦袍玉带,脸上带着惊喜的笑意,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世家公子。

    他快步来到容娴面前,下意识的恭敬了起来,这恭敬中又带着亲昵:“师、是老师回来了,快进来吧,相叔也等您许久了。”

    曲浪脸上也扬起一抹殷勤的笑意:“藜芦回来了,少主已经等候许久了。”

    容娴朝着他微微颔首后,看向容钰,她弯弯眸子,声音里的温度提升了些:“钰儿时机算的刚刚好,我才到魔门,你便亲自相迎了。”

    容钰轻咳一声,想要黏上去,但看了看师尊身后的人,只能忍住了。

    他朝着姒臻几人拱拱手道:“见过几位道友,道友能来魔门也是缘分,便让在下一尽地主之谊吧。”

    姒臻与姒文宁有些无语,他们一路简单的走过来便是有缘,那跟魔门有缘的人也太多了吧。

    他们却没有发现,南州除了他们外,很少有外人来,这次若非容娴,他们根本走不到南州来。

    “那我等便打扰了。”姒臻客套的应道。

    容钰腼腆一笑,一点也没有在魔修面前的不可一世,他带着见到生人的羞怯,忙道:“不打扰,不打扰。”

    曲浪见到他这副姿态,眼皮子跳了跳。

    这位少主与他师尊一模一样,装模作样起来简直让人无可奈何。

    容钰的目光看向牛砚和孙天佑,周身无害的气度瞬间一变,有些深沉的吩咐道:“牛砚,天佑,你们二人一会儿去外事长老那儿报备一声,便回去吧。”

    牛砚和孙天佑连忙应道:“是,少主。”

    姒臻没有理会那两名小小的魔修,他深深地看了眼容钰,忍不住询问道:“你乃魔修少主,为何要唤容娴老师?”

    他能感觉到,这位少主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

    而且隐隐意识到,这似乎与容娴有某种利害相关的关系。

    曲浪心里一紧,下意识回应道:“因为藜芦对少主有教导之恩。”

    容钰扫了他一眼,神情自若,不露半点破绽道:“老师教我音律。”

    姒臻立刻侧头去看容娴,这么长时间了,他竟然都不知道女儿懂音律。

    容娴极不走心的敷衍道:“不过打发时间而已。”

    没错,容娴当然会音律了,她会吹笛子。

    容娴一句话便直接将姒臻给怼了回去,即便姒臻知道这理由不可信,却想到更容易接受的理由。

    几人一路不紧不慢的朝着魔门内走去,姒文宁看着周围的风景,神情有些恍惚。

    今天她算是长见识了,在正道修士口中穷凶极恶、恨不得将老巢修建在地底下的魔门,其实并非是一个宗门教派的名字。

    魔门只是一座很大的城,而这个城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就是魔门。

    “这座城里全都是魔修吗?”姒文宁好奇的问。

    孙天佑看了眼笑容可亲却完全没有开口意思的门主和少主,只得接过话题解释道:“不是,这里也有正道修士,还有普通人,只是魔修相对多一些罢了。”

    姒臻诧异的看了容钰一眼,又看了看曲浪,忍不住问道:“门主也是这里的城主?”

    牛砚点头道:“确实如此。”

    曲浪笑眯眯的像个无害的农夫:“准确的说,我只是城主,门主的称呼不过是外界的人送的。”

    “既然不是什么魔道组织,为何你们会跟正道修士你死我亡?”姒臻十分不解。

    这话才刚来魔门三两年的牛砚与孙天佑不好答,曲浪也假装完全没有听到,唯恐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得体了,被尊主她老人家给惦记上。

    容钰看了看好似什么都没听到的容娴,笑容阳光坦荡,爽快的好似没有半点心机一样,嘟嘟囔囔的抱怨道:“还不是因为外界的那些修士,有事没事便将打倒魔门挂在嘴上,城主能忍受一次两次倒是可以,次数多了谁受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