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笨拙(为Lotuselise打赏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容钰絮絮叨叨的,这一刻的他在某种程度上,与容娴的说教癖一样,逮着人就唠叨个不停。

    容钰瘪瘪嘴,好像委屈的孩子一样在信任的人面前大吐苦水:“他们一张嘴说的倒是好听,好像不打倒魔门就不足以平民心,不打倒魔门就不足以安天下,不打倒魔门就不飞升了一样,谁惯他们的臭毛病啊,必须得好好治他们。”

    容钰唾沫四溅,颇有种指点江山的昂扬:“所以城主便城里的魔修全都拉出去溜了溜,那些正道修士一个个吓得尾巴都缩了起来,真是好笑,哈哈哈……嘎,不好笑?”

    容钰有点小尴尬,怎么身边的人都木着一张脸呢。

    曲浪忍不住捂脸,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少主这么不靠谱。

    姒文宁: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碎了,对哦,是她对魔门所有的幻想。

    “说谎。”姒臻似笑非笑的瞥了容钰一眼,无声的吐出了两个字。

    当然,这里的人都知道他在说谎,只是懒得拆穿他。

    不是他们了解内情,而是这位所谓的‘少主’说起谎来简直惨不忍睹,那夸张可笑的姿态实在让人当不了真。

    见容钰笑脸一僵,姒臻便愉快的不搭理他了,转而一直留心着自己宝贝女儿。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这位神叨叨的少主对他女儿的态度有些古怪。

    像是忌惮又不像,说是亲昵又透着疏离,偶尔带着点小崇拜也让人费解。

    没人搭理容钰了,容钰轻步挪到容娴身边,像是开启了什么机关一样,一直没有管住自己的嘴。

    他捡了些能说的话,罗里吧嗦的道:“寒溪尊者带来的那些属下前些时日被相叔给杀了一批,相叔说那些人都是背叛者,如今魔门上下都很乖巧,唯恐被相叔给祭刀了。”

    “还有些人整日叫喊着相叔在排除异己,等寒溪尊者回来,一定会杀了他为死去的人报仇。”容钰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平淡,好似左护法杀得那些人里没有跟他一起长大的某些人一样。

    也因此,姒臻与姒文宁不管容钰表现的多么无害,都不敢放松警惕心。

    容娴听到他的话,脚步停顿了下,才轻描淡写道:“寒溪尊者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个人决绝的将一切抛下,连自己的灵魂都震碎了,她是真的不想再继续活着了。

    容钰脚步一顿,脸上的神色一滞,刚才还像个邻家大孩子的青年眼底隐隐浮现出一层哀伤和悲痛,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一样,让人一看心里便揪着疼。

    那层悲痛只是一点点的,不重,却让人钝钝生疼。

    容钰听懂了师尊的意思,寒溪尊者她不再了,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容钰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在寒溪尊者无时无刻不想着杀了他时,他便知道那个疯女人会有这么一天。

    可真到了这一天,在那人真的死了,再也不能威胁到他的生命时,他的心里空洞一片,像是破了一个漏风的大洞,怎么都补不上。

    那是他亲娘,是他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却也是最恨他的人。

    他从前真恨那人,既然一直想要杀死他,为何一定要生下他。

    但自从师尊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了他后,他对那人便只剩下淡淡的怜惜和对自己的悲哀。

    不能怪那人,是他,他生而为罪。

    可他赎完了罪孽后,那人却再也看不到了。

    既然杀不掉他,那人便决绝的杀掉自己,那么狠,那么不留情意。

    容钰侧头看着侧脸冷淡的没有任何表情的容娴,忽然跪在了地上,扑上去将容娴抱住,眼里的泪水再也按耐不住的流了下来,浸湿了容娴的衣服。

    曲浪在容钰刚有所动作的时候,身形如同闪电一样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少主的笑话可不是那么好看的,他并不想以后被小心眼儿的少主报复回来。

    牛砚和孙天佑脸上一阵尴尬,也连忙退开两步,随手将小蛇扔在地上后,招呼都不打便朝着外门长老所在的地方而去。

    他们竟然看到少主哭了,会不会因为知道太多而被灭口?现在说自己眼瞎还来不来得及?!

    懵逼的小蛇:谁、谁将它扔在了地上。

    它看了看周围,身形猛地一窜,熟门熟路的窝进了容钰头顶。

    容娴摸摸它的小脑袋,又轻轻拍着容钰的背。

    姒文宁挑眉,左看看容娴,右看看容钰,直觉告诉她,这二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绝对不是容钰说的什么只教音律的师徒关系。

    姒臻脸色狰狞,又是野男人跟他抢女儿。

    之前那个沈久留还罢了,手都没牵,现在这个啰嗦唠叨的少主竟然大胆的直接扑了上去。

    他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见被抱住的容娴身体微微一僵后便放松了下来。

    容娴微微弯腰,抬起手来,极为不熟练地,却又努力温柔的拍着容钰的背。

    姒臻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这会儿的女儿真温柔啊,跟以前的容大夫一样。

    容钰趴在容娴怀里,尽情的发泄着自己的痛苦和委屈,这是他在这个世上仅剩的亲人了,他的——姨母和师尊。

    容娴的声音从上空传来,带着不真切的温柔,道:“……我教你一首曲子吧。”

    这孩子从小便喜欢听她吹笛子,她教了这孩子许多东西,唯一没教会的便是吹笛子。

    现在教他吹笛子应该能高兴起来……吧。

    容娴有些苦恼,小孩子真难养。

    容钰本来还在难过,听到师尊生硬的话后,又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人假装温柔的时候熟练的谁都看不透,属于她真正的温柔却笨拙的可爱。

    若非是他,其他人谁能看透这是安慰。

    他闷声应道:“好。”

    容娴拍拍他的肩,将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容钰红着眼睛有些不好意思,他朝着姒臻和姒文宁道:“是在下失态了。”

    他还记得师尊曾经说过,最高明的谎话便是说真话。

    于是他神色无比沉痛道:“我娘她……出事了,我一时间接受不了,让二位看笑话了。”

    也只有在那女人离世后,他才能毫无芥蒂的叫出那一声藏在心底多年的‘娘’。

    姒文宁摇摇头,神色也肃然了下来:“节哀,还请多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