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认输
    ,精彩小说免费!

    南州魔门,容娴与姒臻等人已经进入到魔门内部。

    这里与所有人想象的并不同,没有阴暗潮湿见不得人,也没有刺鼻的血腥味,有的只是简单明亮的城主府,一座座屋子矗立,干净整洁,与其他的城镇并无不同。

    姒文宁:所以说,魔门还真就是一座城了。

    他们刚刚跨进城主府,便看见门口站着一位一身青袍,青丝垂腰,目光平和安宁,手上一刻不停拨动着佛珠的青年。

    “是他?!”姒文宁惊讶的叫出了声,“堂兄,我们见过他。”

    在玉霄门被围攻时,是这人从深坑中将清波等人给揪了出来。

    她还记得,当时圣山的大长老、三长老说过,这魔修是一个出家人。

    姒文宁十分好奇的看着这人,实在想不明白一个魔修怎么就成了出家人了,除了这一身出尘的气质外,这人可不曾有任何地方像个方外之人啊。

    姒臻饶有深意的瞥了眼容娴,围攻玉霄门可是他女儿的主意,说不得这假和尚当时也是受了他女儿的指示将清波那些人给抓了出来呢。

    容娴对身边的目光视若不见,她上前一步,澄澈的凤眸弯弯,像月牙一样漂亮,然后她脆生生的唤道:“无我大师。”

    无我目光平和的看着容娴:“阿弥陀佛,施主终于还是来了这里。”

    容娴挑眉:“无我大师不也来了这里吗?”

    姒文宁有些糊涂道:“等等,你们在说什么,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

    容钰不漏半点端倪的回道:“这里唯一的特别之处,大概是无我大师的故乡吧。”

    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也是我娘的故乡。”还有师尊的。

    姒臻和姒文宁讶然的看了眼容娴,姒臻咬咬牙还是问出口了:“那娴儿为何要来此处?”

    就算容娴跟息心尊主熟,也跟这里没有任何关系,好么。

    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不管是魔修少主对容娴的亲昵劲儿,还是容娴意志坚定的来到魔修大本营,这都让人想不通。

    眼见姒臻已经开始怀疑她了,容娴不加掩饰的眼神飞快的瞟了眼姒臻和无我,微微垂眸,用一种黯然神伤的语调悲叹道:“我只是想来拜访一下故人,生死相隔总是让人不痛快的。”

    姒臻显然没有忽略容娴刚才的眼神,他脑洞一开,顿时咬牙切齿,容娴要拜访的故人肯定是息心尊主。

    能被魔修少主喊娘的,还已经没了命的,他想不出还有谁了。

    没想到那个老女人抢走了他的孩子后,还抢走了孩子的心,明明她自己都有孩子的。

    死都死的不干脆,还要劳烦他女儿来祭拜。

    姒臻气个半死,偏偏什么都不能说。

    容娴跟息心尊主的关系明显很亲密,他现在可不敢傻兮兮的凑上前去说人家坏话,若容娴一个不开心不认他了,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容.老女人.娴完全不知道姒臻已经达成每天都在心里黑她的成就,反正她也没给过姒臻使脸色。

    她来归土城是祭拜故人的吗?

    是的,她就是来祭拜故人,而那所谓的故人绝对不是姒臻脑子里想的,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目的而已。

    最主要的是她的本体要先从地下宫殿中出来,然后再将容氏族地内关于容家的东西全部收走。

    但这些话就没必要说了,反正她也没说谎不是么,至于其他人联想到了什么,那就与她无关了。

    就在这时,容娴忽然抬头朝着南边看了一眼,心底隐隐有些疑惑。

    是她的错觉吗?总觉得那里好似有强者对战的气息,但也只是一闪而逝罢了。

    那个方向可是归土城啊,无心崖的属下都在那里,应该没人不长眼的跑去挑衅吧。

    容娴细细琢磨了下,黑鸦的实力虽然比不上重光,但与大长老齐攀却不相上下,若真有什么人闯入,应该也能很快解决的。

    想到这点,容娴心里松了口气,将刚才感应到的那股能量波动认为是黑鸦收拾了不长眼的闯入者而泄露出的微末气息。

    归土城外的场景却并非容娴想得那般,非是黑鸦将不长眼的闯入者收拾了,而是不长眼的闯入者将黑鸦收拾了。

    黑鸦背后,白松三人一看情况不对,准备先战略性撤退,谁曾想一直观战的叶文纯竟然不按常理出牌,抬手间就是一道禁制,将整个归土城都给包围了进去。

    这下别说是气息波动了,连求救信号都飞不出去。

    黑鸦被苏玄踩在脚底下,虽然姿态狼狈,但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舒爽的气息,这神经病一样的姿态让苏玄脸色有些难看。

    “痛快啊,痛快。”黑鸦哈哈大笑道,然后他又被苏玄一刀抽在了脸上

    白松三人:“……”这个疯子就不能消停点儿吗?没看到他们现在为人鱼肉啊。

    每次都被黑鸦连累,那货简直就是个扫把星。

    叶文纯轻步走了过来,一举一动间都是高高在上的威仪。

    他朝着三位魔修笑了笑,那一口白牙吓得三人一个哆嗦,就差没拔腿就跑了。

    “别怕,我只是问你们几个问题。”叶文纯笑容纯良的说。

    白松三人小腿肚子一抽一抽的:那你别吓我们啊。

    事实上,叶文纯还真就只问了几个问题。

    “你们不是无心崖的魔修吗?怎么会守在这里?”他问。

    苏玄脚下的黑鸦缓过神来后,大叫着吼道:“不能说,等你打赢了我们,我们才会告诉你。”

    苏玄又一刀拍了下去,看这人老实了,才淡淡道:“我已经打赢了。”

    黑鸦眉心一抽,抬头去看白松三人:“我的同伴们还没输。”

    这话立刻给白松三人拉足了仇恨值,让白松三人恨不得上去将黑鸦的嘴给缝上。

    苏玄幽幽的抬头朝着白松三人看去,周身的灵气蠢蠢欲动。

    白松连忙代表他的小团队认怂:“我们认输,认输。”

    笑话,黑鸦都打不过的人,他们上去能干嘛?找揍吗?!

    黑鸦气急败坏道:“怂蛋。”

    然后他就被苏玄用刀给抽了。

    黑鸦:“……”

    白松三人眼里隐隐有些幸灾乐祸,该,让你嘴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