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闯入
    ,精彩小说免费!

    那个老,是老什么?

    容娴总觉得那不是好话,也没想着追根究底,反正反击姒臻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过,在姒臻三句话不离息心尊主的时候,容娴有些奇怪了。

    姒臻为何总是跟息心尊主过不去,他们以前并未见过不是吗?

    难不成他还真将一切算到了息心的头上?

    容娴脸上的笑意不在,她淡淡瞥了姒臻一眼,眉目沉沉如鸦羽:“我并非是在想她,只是觉得有些不安,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

    突然,容娴猛地瞪大了眼睛,快步走出门,目光直直地朝着南方刺去。

    “娴儿,发生了何事?”姒臻急忙问道,他还是第一次在女儿身上见识到这股席卷一切的怒气,像是海啸爆发,火山喷发一样。

    简直跟他们那位皇帝陛下发火时一模一样,那是伏尸百万,流血漂橹的怒火啊。

    姒文宁虽然一直喜欢跟这个堂侄女抬杠,但这种紧要关头,她完全不敢吭声,敏感的直觉告诉她,若在这种要命的时候胡闹,容娴真有可能要了她的命。

    甭管容娴手上有没有能摧毁一切的势力,单单容娴看着她的眼神,那是完全没什么亲情,冷漠的好似没有生命的东西,也只有她那眼睛被屎糊住的堂兄才觉得这人温柔。

    容钰是见识过师尊的怒火的,在很久之前,有人闯进归土城去找神器,那时候师尊的怒火便像如今一样,一直收敛在身体深处的血腥觉醒,像是一头被惊扰的荒古凶兽,影子都是张牙舞爪,狰狞的双眼里只剩下血腥屠杀,凡是面前挡道的,全都撕碎。

    是真.撕碎!

    容钰有些哆嗦,他至今都忘不了师尊徒手将人撕得碎碎的那个场景,尽管已经过去了近百年了。

    他咽了咽唾沫,像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小声唤道:“师尊。”

    你再不收敛点,就包不住身份啦。

    容娴回过神来,周身的气势一敛,只剩下满脸怒火。

    虽然依旧让人一看便知道她在发怒,但与之前相比,显然危险程度降低了不止一星半点。

    “娴儿!”姒臻有些恼火的说:“发生了何事,说。”

    他第一次在容娴面前拿起了当爹的威严,这孩子有事儿都往心里憋,隐藏的秘密不止一星半点,他不强硬点,止不住就被糊弄过去了。

    姒臻这态度将容钰吓了一跳,天道在上,这世界竟然还有人敢对着师尊后,他佩服这人是条真汉子。

    无我仔细感应了下归土城的方向,什么都没有感应到,风平浪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眼睛一闪,风平浪静才是最大的古怪。

    那座城里有黑鸦等人,即便他们能克制住不互殴,但那溢散的魔气不可能半点泄露不出来。

    无我很肯定的得出了一个结论:有强者将整个归土城封锁了起来。

    他看了看容娴,想来容娴已经猜测到了,他便没有多嘴。

    姒臻不知道身边还有一个知情人,他只盯着容娴,周身不容拒绝的威压让姒文宁噤若寒蝉。

    容娴敛目垂眸,安静沉默的姿态让她看上去显得有些委屈。

    嘛,她装起可怜来没人能拒绝得了。

    姒臻顿时就心疼了,立马将气势收回,讨饶道:“娴儿我错了,我不该吼你,但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何事,不能总是瞒着我啊,我可是你爹。”

    ‘噗通’一声,容钰脚一软直接趴在了地上。

    他的表情跟雷劈了一样,所、所以,师尊能一直容忍这人大呼小叫,是因为这人是她爹!!

    “你咋了?”姒文宁见容钰的表情有些古怪,忍不住凑过去询问。

    姒臻和容娴听到动静也看了过来,容钰顿感压力,噌的一下蹦起来,连忙说道:“没事没事,我真的没事。”

    不管有没有事,此时必须没事啊。

    他这时才想起来,师尊当初已经自爆了,如今的这副身体是夺舍来的。

    所以这男人其实是这具身体的爹了。

    想到这里,容钰再去看姒臻时,神色隐隐有些复杂。

    之前他可是一直在胡说八道糊弄这个男人啊,不过师尊不在意,他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因为师尊,存在的东西才有存在价值。

    倘若师尊不在意,无论是谁,可能连具尸体的价值都比不上。

    无我轻咳一声,道:“少主,您没事吧?”

    容钰阴阳怪气道:“没事。”

    他可不愿意师尊多个爹,也不愿意自己多个长辈。

    见他怪模怪样的,姒臻也没有计较太多,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容娴,不容许她有半点逃避。

    容娴利用与本体的联系,悄悄感应了下逼近本体的人的实力,发现他们很强,起码如今的她绝对不是对手。

    当然,能迅速解决许多无心崖魔修的人实力当然强大,容娴想要做到也得回到本体内,借助神器才能做到。

    所以如今,以他们几人的实力,能迅速赶过去的唯有姒臻了。

    容娴似乎见躲不过去,眼里飞快划过一丝莫测的亮光,这光比流星还快,没有人能捕捉到流星的光,姒臻也不行。

    “先生。”容娴的口气一如既往的毫无波澜,神色也带着仿佛春风般的温柔,她澄净的眸子里带着点点忐忑,再出口的话也染上了几分不安:“有人闯进了我闭关之所。”

    顿了顿,她慢吞吞补充道:“是之前我告诉您的,我在疗伤的地方。”

    姒臻当然记得了,他这倒霉的熊孩子现在的身体还只是一具身外化身,上次说本体在一处风水宝地养伤,没想到这风水宝地竟然就在南州,怪不得她一直朝着南州赶来呢。

    并不是……

    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姒臻有些炸毛:“你是说有人闯进去了?”

    容娴点点头,神色也多了几分勉强,似真似假道:“嗯,我能感应到,他们闯进去了。那些人的实力很强,很快便能到达我本体所在的位置,我有危险了。”

    “哪个方向?”姒臻神色阴沉的问。

    竟然有人敢打他女儿的主意,真当他好脾气不成,一个个的都嫌命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