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阵法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抬手指向归土城,嘴角动了动,声音轻若蚊闻,似有些不好意思:“那边。先生,小心。”

    姒臻心里一暖,尽管女儿对他很生疏,但依旧关心他,遇到问题也先想到让他帮忙呢。

    他却完全没发现,容娴只是在毫不客气的指挥着他跑腿。

    姒臻神情荡漾的离开了,那表情看的姒文宁眼皮子抖了抖。

    姒臻离开后,容娴脸上的所有不安忐忑全都消失,她淡漠的扫了眼姒文宁,周身的气势有些危险,似笑非笑道:“姒姑娘不跟上去吗?”

    姒文宁对上那双淡漠傲然的眸子,一个激灵,下意识高声喊道:“你想作甚?别以为我堂哥不在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容娴此时将堂哥支开,难不成真要动手宰了她,以报复这一路上她频频找茬?

    姒文宁欲哭无泪,左看看右看看,身边只有一个明显是敌方的容钰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出家人,连那个所谓的魔门门主都消失不见了。

    “容、容娴,你有话好说。”姒文宁结结巴巴道。

    容娴诧异极了,她歪歪脑袋似乎十分不解,她假惺惺的担忧道:“姒姑娘这是怎么了?”

    沉吟片刻,她一脸恍然道:“难道你不敢跟着先生去对付那些人吗?不敢去便不去了吧,先生回来以后,我会为你说情的。”

    说你个鬼啊!

    姒文宁脸色一青,被容娴给气到了。

    也不知是生气容娴说她胆小,还是生气自己真的胆小,竟然被自个儿的脑补给吓到了。

    不过她现在可以肯定了,容娴是真没有要对她出手的意思。

    她心里悄悄的松了口气,不由自主的去偷瞄容娴时,恰好对上那双明亮干净的仿佛能洞彻人心的眸子。

    姒文宁:!!

    容娴只是瞥了姒文宁一眼,没有再理会这人惊吓过度的模样,她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恶意吓唬姒文宁的。

    容氏族地被人闯入,她心情不好,迁怒一个看不顺眼的人也很正常吧。

    她一直以为小千界已经没有能超出她掌控的事情,却没想到意外突如其来。

    别看容娴面上神情自若,心底的杀意那是半点不少。

    任何闯入者,都要付出代价。

    现在姒臻已经先行离开了,如果他与那伙闯入的人碰到了,在族地内大打出手,将里面给破坏掉了,不管是她还是无我,都接受不了。

    容娴想了想,朝着无我吩咐道:“左护法,劳烦你走一趟了。”

    她很想知道,究竟是谁竟然这么大胆的闯进了容氏族地,连黑鸦和白松他们都拦不住。

    无我神色微微一恍惚,左护法便出来了,他朝着容娴微微颔首,身化黑雾,快速的消失在几人面前。

    左护法离开后,容娴皱了皱眉,道:“钰儿,姒姑娘,我们必须过去瞧瞧了。”

    姒文宁:这会儿怎么不叫姑姑了!

    但姒文宁不敢将这话说出口,她承认自己这个当姑的很怂,这也不能怪她。

    若容娴是当初那个善良的跟个包子一样的容大夫,那她怼天怼地都敢。

    但现如今这位将披在身上的伪装除去后,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的人,让她说句话都害怕被捏死。

    三人身形转换间,速度飞快的朝着归土城而去。

    此时归土城内,地下宫殿中。

    叶文纯一掌将飞来的干尸打碎,皱眉问道:“小姑娘,这里看上去有些古怪啊,你知道是何处吗?”

    粉荷环顾了四周,一条条四通八达的青石铺路,一座座房屋坐落其中,似乎拱卫着正中央。

    他们刚进来时,耳中除了他们的呼吸心跳外,四周死寂空荡,好似他们被整个世界遗弃到阴暗一角,铺天盖地都是寂寞孤单。

    踏进入口后,好似开启了什么机关,一幕幕诡异的场景都出现了。

    粉荷咽了咽唾沫,说:“这应该是容氏的地下墓地了,传闻息心尊主便是出身这里,我们现在是闯进人家家族的墓穴了。”

    苏玄握着大刀的手一顿,盯着那一座座房屋内安静摆放的棺材,问:“叶相,要退出去吗?”

    他们是来找皇太女的,闯进人家墓地像什么话。

    叶文纯皱眉想了想,将陛下交给他的影像细细又看了一遍,眼睛一亮道:“不,我们继续往前走,少主定然在里面。”

    脑中的景象是皇太女躺在一口棺材里,虽然不知太女为何要睡棺材,但显然能被陛下感应到,皇太女应该好好活着,而不是一具尸体。

    这里是墓穴,棺材已经很多的,他们应该没走错的。

    苏玄没有任何异议,这一路的主导权都在叶丞相手中,他只负责打打杀杀便可。

    粉荷也没有说多余的话,她只负责将人给带到归土城,后来一直跟随也是怕这二人有别的目的。

    现在已经进来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了。

    这时,身后一道厉风袭来,粉荷就地一滚,身后的东西撞到了不远处的大柱子上,她回头才发现那竟然是一具棺材,一具会动的棺材。

    再抬头去看刚经过的那间房子,里面的棺材果然不见踪影了。

    粉荷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个地方也太诡异了。

    “小姑娘躲开些。”叶文纯轻笑着说道。

    粉荷下意识一躲,叶文纯随手掷出一枚棺材碎片,这还是刚才飞溅过来被他接住的碎片。

    碎片从叶文纯手中飞出,携带着惊天的威力,狠狠地击打在宫殿中最大的那根石雕柱子上。

    顿时,整个墓地的动静戛然而止。

    “走吧。”叶文纯拍拍受到惊吓的粉荷,语气温和道。

    粉荷连忙跟上,她好奇的朝四周看看,发现晃动的棺材、诡异的干尸都消失了,而地上那具破碎的棺材竟也恢复了原状。

    似乎看出粉荷的惊讶,叶文纯笑笑解释道:“这是阵法,阵法没了,一切当然会恢复原状的。”

    粉荷受教的点头,目光略过石柱上深深镶嵌的棺木碎屑,嗓音干哑的问:“前辈找到阵眼了?”

    叶文纯摇摇头:“并无,我只是让阵法暂时停住运转。这里的阵法很奇特,环环相扣,阵眼却不在这里。若要找阵眼,还得阵法启动以后,想要继续走下去便只能强行破开阵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