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归宿
    ,精彩小说免费!

    见粉荷还不是太明白的模样,苏玄冷淡道:“我们选择强制暂停阵法,也是为了避免破坏阵法,毕竟环环相扣的阵法想要解开唯有找到阵眼。”

    想要找到阵眼,不可避免的还是要破坏阵法,事情又回到了原地,所以叶丞相也只能选择用强力强行停止阵法运转。

    而且,已经闯进人家沉眠之处了,若再肆意毁坏,那就太不道德了。

    叶文纯好笑的看了眼这冰块,第一次发现这人内心还挺柔软,起码对死者很是敬重的。

    随即他笑容一敛,神色严肃道:“现在阵法只是暂时停止运转,我们的时间并不多,等找到少主,要第一时间出去,不然阵法再次启动,出去的路恐怕会变得更加麻烦。”

    苏玄和粉荷神色都郑重了起来,三人从大殿穿了过去,这才真正的走进了墓**。

    “这个地下墓穴很大啊。”粉荷惊叹道。

    看着这底下墓穴的布置,苏玄眼神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惊讶道:“这是将归土城全部搬了下来。”

    地面上全都种上了树,真正的城其实在地底下。

    这么巧夺天工又惊世骇俗的建筑,若非有魔门当障眼法,怕是早被人发现了。

    也难怪息心尊主会一直派人守在这里,那些魔修或许还有一个名字——守墓人。

    “这可真是大手笔了。”叶文纯也叹息道。

    将归土城全部沉入地下,这等修为可不容小觑啊,那位传说中的息心尊主太让人好奇了。

    他们快步走过一座座紧紧相连的房屋,那些房屋跟地面上的并无不同,唯一的区别便是房屋内摆放着棺材,有亡者在里面沉眠。

    死寂的街道上只有他们三人的脚步声,路两边都是栩栩如生的陶俑,它们或弯腰捡菜,或围成一团看杂耍,或背着剑站在擂台下看比赛……

    “若非它们都一动不动,我都有种它们都是活人的错觉。”粉荷惊讶的说道。

    苏玄听到这话,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一凛,伸出食指从身边抱着糖葫芦的老汉身上戳过去,一个小洞便出现了。

    他搓了搓指尖,细细分辨了片刻,这才松了口气道:“确实是陶俑人。”

    叶文纯心里也是一松,他们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大奸大恶之辈,若这里这些人都是活人制成的俑人,那就有些挑战底线了。

    “这里所有人的家里都没有火炕或软塌,连凳子都没有,只有或大或小的棺材。”粉荷惊悚的说道,“我们这是走到了死者的世界。这座城里全都是亡者,所以这才是真正的归土城吗?”

    苏玄仰头看着牌匾上的‘城主府’三个大字,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到了这座地下城的中心。

    苏玄沉默了片刻,终于了然归土城之名乃是何意:“众生必死,死必归土。这才是真正的归土城,是亡者的归宿。”

    粉荷和叶文纯不再出声了,只要想到皇太女也在里面,心里头总有种不得劲儿。

    他们下一任帝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会在这座亡者之城呢。

    但再怎么不得劲,他们都得将人接到。

    叶文纯率先推来城主府的大门,跨步走了进去。

    城主府显然比外面更气派,但这种气派透着压抑的气息,好似有一个神秘存在在此处安眠,光是浅浅的呼吸便能让他们灵魂发出阵阵战栗。

    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等级压制,这股压制还拥有着有皇权威压极为相似的力量。

    叶文纯与苏玄对视一眼,都了然了对方在想什么。

    府内跟府外不同,外面是各种各样的陶俑,但城主府内除了零星仕女陶俑外,再无其他。

    粉荷四处看了看,觉得有些古怪:“不太可能啊,外面那么多俑人,城主府里却只有几个,这座城主府不可能连个主人都没有。”

    “或许……”叶文纯目光深沉的看向府邸深处,忽然说道:“它的主人不在这里。”

    他们穿过大门,一路来到会客大堂。

    大堂干净如昔,左右都有陶俑侍女静立,两边的座椅上都安放着茶杯,杯中还有冒着热气的茶水,不多不少,正好三杯。

    这种好似从一开始便被人看在眼里的感觉让粉荷咬咬唇,油然生出一种恐惧来。

    “别怕。”苏玄淡淡道:“这只是幻象而已。”

    粉荷一怔,努力平心静气下来,再抬头看去,一切好似从未出现过一样。

    他们站在大堂门口看了会儿,并没有走进去。

    这里不仅没有丁点儿灰尘,里面的桌椅壁画都没有任何被时间侵蚀的迹象,仿佛真的有人在这里生活,时时打扫,经常迎客,诡异惊悚到极点。

    三人绕过了前院来到后院,后院竟然与前院相隔了三里距离。

    这三里不是简简单单的距离,而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水泉。

    “不是水泉。”叶文纯忽然道。

    苏玄鼻尖微微一动,讶然道:“竟然是酒。”

    粉荷轻轻一嗅,那萦绕在空气中的酒香醇厚而诱人,确实是酒。

    三人快步靠近了酒泉,这周围没有一个陶俑,满满一泉的酒被结界罩住,在里面愈酿愈醇。

    叶文纯咽了咽口水,只觉得有些挪不动路了。

    苏玄轻咳一声,唤醒了叶文纯的理智。

    叶文纯神色凛然道:“这酒不对。”

    苏玄:编,继续编。

    粉荷偷偷一笑,这位前辈的表情可真有意思。

    叶文纯认真道:“这酒真不对,你往前凑凑便能感觉到了。”

    他很少饮酒,基本上都是府邸来了客人才会拿出两坛酒出来。他最喜欢的是喝茶,各种醇香的茶。

    在这里他忽然被酒给诱去了理智,这显然太过诡异。

    苏玄见他说的肯定,半信半疑的朝着酒泉走了两步,然后一股轻轻柔柔的酒香钻入鼻中。

    只是嗅着便给人一种极乐无忧的感觉,若是能喝一口,只是一小口,这滋味该有多好……

    “苏前辈。”粉荷清脆的声音让苏玄回过神来,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快要走进酒潭边上了。

    苏玄心里一沉:“这酒确实不对劲。”

    若修为低下或毫无防备之人,一旦被这股酒香诱惑,恐怕会醉死在这酒泉之中。

    这哪是什么酒泉啊,分明是夺人性命的黄泉。

    “是忘忧。”粉荷忽然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