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心跳
    ,精彩小说免费!

    苏玄和叶文纯立刻朝着粉荷看去,耐心的等待着粉荷继续说下去。

    这个地方太过诡异,任何细节都不能错过,若因为一些小细节没有注意到而失去了皇太女的消息,那他们万死难辞其咎了。

    粉荷仔细回想着在宗内记载的各种典籍,组织了下语言,说:“传闻中只有忘忧才有这种蛊惑人心的味道,宗内典籍上记载,这酒最早出现在一千六百年前,是一名高僧为自己心爱的姑娘酿制的。”

    她神色隐隐有些遗憾:“后来听说那姑娘被人所杀,那僧人悲痛之下,将忘忧全都倒进了附近的河里。当地饮用河水的人一觉睡醒后,全都忘记了所有烦恼,忘记了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人。”

    “此后,凡是想要忘记一切烦恼的人都会前往那条河去饮那忘忧水,自那条河流干涸后,这世间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忘忧了。”粉荷也有些疑惑,为何忘忧会出现在这里。

    叶文纯唏嘘道:“是一个很美却让人很遗憾的故事。”

    停顿了下,他的目光落在这汪酒泉上,疑惑的问:“那位高僧呢?”

    粉荷摇摇头道:“传说他带着心爱的人的尸体一起消失了,也许已经死了呢。”

    “这不可能。”苏玄沉声道:“若他死了,这一泉忘忧作何解释?”

    叶文纯想了想,问:“我听说,息心尊主的家族也是在一千六百年前被毁了?”

    粉荷点点头:“确实如此。”

    叶文纯看向苏玄,问:“苏大人,你能想到什么?”

    苏玄随手捡了颗石头弹了出去,石头被结界拦在了酒泉外面。

    他冷着一张冰块脸道:“那位高僧的心上人也是息心尊主的族人。”

    “那位高僧很可能为息心尊主所用,也许已经入了魔成了魔修呢,这也就能解释清楚为何已经不再世间出现的忘忧会出现在这里。”叶文纯神色肯定的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随即,他朝着粉荷询问道:“你们昊天仙宗与魔修敌对那么多年,有没有见到过很像出家人的魔修?”

    粉荷脸色一变:“左护法。”

    她满脸不敢置信,口中喃喃道:“竟然是左护法,左护法居然是传说中那位酿制出忘忧的高僧,为何没人想到呢,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苏玄有些不耐烦她的念叨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一位魔修,一位高僧,很少有人能将他们联系在一起,你们想不到也正常。”

    粉荷:“……”

    苏玄朝着叶文纯道:“叶相,这禁制交给你了。”

    叶文纯黑着脸道:“你难道忘了,刚才你手里的小石头轻轻一撞,结界便被启动了,这时候你让我去解?”

    苏玄耳边听着整齐有序的脚步声,淡定道:“这里只有你会解。”

    叶文纯冷哼一声,收下了这并不算恭维的恭维,这才抬头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

    结界启动后,会出现什么东西谁都说不准。

    不曾想映入眼中的,竟是上千的陶俑侍卫。

    这些守卫全都佩戴着兵器,穿着铠甲,目光凛然的望着前方,似乎只要有心怀歹意的不速之客闯入,他们会直接暴起将人杀死。

    苏玄与叶文纯对视一眼,十分惊奇。

    “这主墓室很重要啊,机关重重,各种布置阻挡我们的脚步,如今连守卫都出现了。”叶文纯看着俑人停在酒潭前,眼神一闪说道。

    话音刚落,他庞大的神识已经将这里的阵法全都铭记于心,瞬息之间便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他双手飞快的结印,一层层晦涩的能量波动以这酒潭为中心朝着四周蔓延而开。

    陶俑守卫攻击的姿态顿时停住,后退两步又回到了他们原来的岗位。

    “走,进去瞧瞧。”叶文纯道。

    苏玄和粉荷二人紧随其后,三人小心翼翼的越过那些侍卫,朝着他们衷心守护的地方而去。

    越过守卫,是一排排下人的墓室,这些墓室的装饰不仅一模一样,连棺木都一样,而每一具棺木上刻画的名字却不同。

    棺木前都守着一名陶俑仕女,似乎随时等待着棺木中的人走里面走出来。

    一股幽幽的冷风吹来,粉荷打了个寒颤,唇角发白道:“那、那棺材里的人不会走出来吧?”

    叶文纯温和的笑了笑,说:“死人是不会醒过来的,小姑娘别怕。”

    粉荷朝着叶文纯的方向挪了挪脚,这才放松似的松了口气。

    苏玄瞥了眼叶文纯,眼里有些惊奇。

    没想到叶相这个老不羞的居然还会吸引小姑娘。

    叶文纯显然从苏玄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他脸黑了黑,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穿过陪葬的墓室后,他们三人终于来到了主墓室,站在主墓室外,一股股威压让三人心中猛跳。

    “听。”叶文纯忽然说道。

    苏玄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去倾听。

    ‘咚哒。’一声细微的响声传进耳中,他瞳孔猛地一缩,“是心跳声。”

    虽然很轻微,半天才跳一下,但肯定是心跳没错了。

    粉荷脸色瞬间惨白,心、心跳声?

    这里除了他们三人外,整个一死城,如何会有心跳声。

    “我们进去。”叶文纯道。

    粉荷伸出手,还未来得及拉住叶文纯,叶文纯已经走了进去。

    粉荷神色又一瞬间的慌乱,她连忙朝着叶文纯追了过去,在这个诡异的让人头皮发麻的地方,唯有那位叶前辈能让她有些许安全感。

    在她身后,苏玄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也走了进去。

    叶文纯率先踏进了主墓室,入目便是数百口棺材。

    他喃喃叹息道:“这些应该是城主府的主人了。”

    这些棺材上都刻着一个个人名,摆放的整整齐齐,从墓室上空垂下来的白色丧幡轻轻晃动着,好似知道有人来了才轻摆着欢迎。

    “叶相,您看。”苏玄忽然叫道。

    似乎碰到了让他十分惊讶的事情,一时间连叶相的尊称也唤了出来。

    叶文纯连忙朝着他走过去,只见苏玄正站在棺材后面的一处墓室内,这墓室里摆满了灵牌,每一个牌位上都写着死者名讳。

    叶文纯脸色微变,因为那些令牌的开头第一个字,全都是容。

    那是他们的国姓,是皇室之姓,在这里竟然有数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