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夸奖
    ,精彩小说免费!

    “怪不得皇太女在这里,想来这里应该是容氏的一个分支。”叶文纯想到容氏王朝几经磨难后,曾有一次将族中年轻人送出中千界,以防容氏血脉断绝。

    后来容氏王朝在陛下继位时挺过来了,但送走的血脉却在别处继续活了下去。

    该说这是缘分吗?兜兜转转,还是他们容朝的继承人怎么都躲不掉。

    “看来这里也曾发生过什么事,才让这支族人一夕之间尽数死去。”苏玄看着一旁刻着的死者逝去的时刻,那一模一样的时间刺得人眼睛生疼。

    “是一千六百年前那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啊。”叶文纯轻轻摸了摸灵牌,黯然的说。

    他突然收回手,将指尖放在面前一看,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尘土。

    “整个归土城有一个巨大的除尘阵法,看来布阵者很在意这座城。”苏玄知道他在想什么,开口解释道。

    粉荷想了想,说:“应该是息心尊主做的,传闻息心尊主的家族被人屠杀后,她才入魔的,也唯有她一人活了下来。”

    “息心尊主现在在何处?”苏玄问道。

    粉荷没有隐瞒道:“她在十六年前已经死了。”

    苏玄脚步一顿,那双眼睛莫名有些黯然:“到最后,这支分支也没有一人活下来啊。”

    叶文纯叹了口气,似乎想到了他们的帝王,他握了握拳头说:“中千界的容氏一族,也只剩下陛下和宗正了。”

    陛下危在旦夕,宗正大限将至,而下界的容氏分支也毁之殆尽,天要亡容家吗?

    “这位息心尊主若是活着,跟着皇太女一起前往中千界好歹也是个照应。”叶文纯玩笑了一句想要缓解下气氛。

    苏玄抱着大刀淡淡道:“我只从别人口中便能知晓息心尊主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她若是活着,谁知道皇太女的大权会不会旁落。我想叶相也不愿意看到容国出现一个摄政王一般的人物。”

    叶丞相讪讪一笑:“我只是随口一说。”

    他与苏玄走出这墓室,朝着最里面的墓室走去。

    他们有预感,他们此行的目的,就在最后那墓室中。

    此时,已经来到归土城的姒臻一眼便看到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黑鸦等人。

    他咒骂一声,随手扯起黑鸦喊道:“人呢?”

    黑鸦晕乎乎的道:“什么人?”

    “揍你的人!”姒臻冷声说道。

    一边的白松先清醒了过来,张口便道:“你、你谁啊。”

    姒臻脸一沉,随手将人扔在了地上,闭上双眼,庞大的神识倾巢而出。

    倏尔,他睁开了眼,神色无比凝重。

    这股气息,是中千界的人!

    中千界的人怎么会来这里?难不成是当年追杀他的那伙人?!

    姒臻在这里脑洞大开,迟迟不动,迟来一步的左护法却赶了上来。

    他看着地上的四人目光一沉,冷声呵道:“怎么回事?”

    白松几人一个激灵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个个狼狈不已,气息翻涌不稳。

    “左护法,有人闯入,那些人实在太强了,我等四人都抵不了人家随意一招。”陈岩委屈的说道。

    其他人连忙附和,只觉得这么多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他们进入禁地后,你们都不曾想到传信吗?”左护法了厉声道。

    黑鸦四人面面相觑,他们沉浸在多年活在狗身上的事实,一时间将这茬给忘了。

    不用他们开口,左护法便猜出他们是怎么回事,直接扔下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转而快速飞向了禁地中。

    姒臻迟疑了下,也跟了上去。

    他似乎没必要担心不是么,若是当年那伙人,直接来找他便是,不可能闯进这里。

    想通这一层后,姒臻的速度也加快了很多。

    而此时,走在半路上的容娴脸色却变了:“他们快要接近我的棺材了。”

    ‘噗通’容钰脚一软又摔了下去。

    师尊,您难道就没觉得这话有哪儿不对吗?!

    窝在小魔头头顶被闪了两次腰的小蛇嘶嘶吐了吐芯子:小魔头,你纵欲过度啦?

    容.小魔头.钰颤巍巍的爬起来,一句话都不敢说。

    这种时候唯一要做的便是团吧团吧缩成一团别碍了师尊的眼,可姒臻宁这个笨蛋居然还上去挑衅,真是胆大包天啊。

    姒文宁敏锐的抓住了重点,像个勇士一样迎难而上:“这么说,你是在棺材里躺着疗伤?”

    这是什么毛病?谁家疗伤还跑到棺材里,不嫌晦气吗?

    容娴凉凉地看了她一眼,毫不客气的怼了过去:“姒姑娘若是喜欢,我会让属下也给你打造一副更漂亮的棺材。”

    姒文宁嘴角一抽,她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好吗?

    “容娴,你中邪了?怎么忽然这么暴躁?”姒文宁不解的问。

    一直以来,容娴擅长的都是给人捅软刀子,像刚才那么犀利风格的,还真有些奇怪。

    容娴整了整衣袖,漫不经心道:“姒姑娘的眼神真好,我真喜欢。”

    这是一句夸奖……吧?

    没等姒文宁琢磨透彻,便见容娴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意,语气轻柔如风道:“让我喜欢的忍不住想要将它挖出来收藏起来,我想放在我手心的眼珠子肯定会比晶石更漂亮,姒姑娘觉得呢?”

    姒文宁下意识抬头对上了容娴那双不含任何笑意的眼睛,她是认真的!

    意识到这件事后,姒文宁立刻就怂了。

    她蹦到容钰身后,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了。

    容娴见她安分了下来,也没有再开口了。

    教训姒文宁多的是时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归土。

    容娴满心都是疑惑,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这么快的闯过了地下宫殿的阵法,还目光明确的朝着她而去。

    容娴垂眸想了想,依旧一无所获。

    她刚想继续前行,身体却骤然一僵:“糟了。”

    错估了那些人的实力,他们竟然这么快便触碰到了青铜棺。

    容娴眼里金光一闪,顿时化为一道气运金龙,猛地窜进了归土城。

    容钰和姒文宁二人面面相觑许久,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容钰摸摸鼻子,没好气道:“看什么,老师已经走了,没人会挖你眼睛的。”

    姒文宁龇了龇牙:“那也得看你有那个本事没有。”

    容钰懒得理她,快步朝着前方走去,边走边说:“姒姑娘,我们还是赶紧与相叔他们会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